ABO 被你填满🔞

Description

Alpha 啤酒味养子朴志晟 ✖️ Omega 草莓奶油味钟辰乐

Foreword

我小时候尤其调皮。

我经常趁爸妈不在的时候溜出门,玩个十几二十分钟再跑回家里装模作样的练琴。


没有哪个小孩不贪玩,我在五岁之前都这么想。


直到我爸妈拎回来个朴志晟。


就在朴志晟来我家的前一天晚上,我爸妈拉上我和我那不常回家的哥哥,召开了个家庭小会。


据他们回忆,朴志晟是他们在某个疑似事故现场的断桥边发现的,我妈看见他的第一眼的时候被吓坏了。血糊住了失去意识的小男孩的大半个身子,几乎是死在一片汽车残骸上。


好在我妈及时叫了救护车,这才让昏迷的小鸡仔捡回了一条命。


与此同时,警方那边的进展却不是很理想。朴志晟也很神奇的失忆了,只知道自己的姓名,对于事故现场一无所知。


当然一个四岁的孩子,能不留心理阴影就是万幸,更不指望他能说出个所以然来,于是这条线索所也被切断了。


办案人员能搜索到的资料寥寥无几。

朴志晟是福利院里的孤儿,刚被一对夫妻收养,然而手续也只是办理到一半,就再也联系不上了。


眼看朴志晟就要面临“退回”福利院的处境,我爸妈于心不忍,便主动请缨,收养朴志晟,也正好给我找个同龄人作伴。

 

我爸:“志晟,他的名字叫钟辰乐。年龄上也就比你大几个月。如果他敢欺负你的话,别怕,赶紧来告诉我们,我来替你收拾这臭小子。”


我妈:“乐乐,这个孩子就是朴志晟,你要是敢欺负人家,就给你再加个兴趣班。”

 

我撇撇嘴,怎么夫妻两个人胳膊肘都往外拐,一致默认为我会欺负人家,我还什么都没做呢。

动画片里的反派都没啥好下场,我又不傻。

更何况在这无聊的小区里能有个和你住在同一屋檐下的新玩伴。

我简直高兴的简直要飞上天,一夜无眠。


可惜朴志晟刚开始来我家那会还很腼腆,对除扮演角色意外的游戏也不感兴趣,只喜欢蹲在电视机前面看动画片。不论我跟他说点什么,他开口总要来句谢谢辰乐哥哥。

如果不是他特别黏着我,我都要怀疑他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成见。


我不乐意了,吓唬他如果再跟我说辰乐哥哥谢谢之类的客套话,我就不跟他玩。


他被我吓到了,很快就改了口。大半夜的窸窸窣窣地还爬到我床上,摇醒了我,哭唧唧地求我不要不理他。


小鸡崽非常感性,我也被他触动到,对天发誓以后再也不开这种玩笑。


感谢这一段小插曲,此后我两感情迅速升温,虽然两人性格天差地别,但意外的合得来。朴志晟也不睡他那张床,带着小枕头搬了家。

两双拖鞋停在了床边,熄灯后枕边的嬉笑打闹,编织了我和他的童年。


直到我上初三的那个暑假,我在饭桌上向我妈抱怨胸口处的异样,她听完后没像以前听我讲班级琐事那般敷衍,而是难得严肃了起来。

没等我下一个话题开始,她就神秘兮兮地拉我去了洗手间,褪去我的黑色短袖,不顾我的奇痒难耐的抗议,揉了好几下胸前的软肉后才帮我套上衣服。

“好了,出去吃饭吧,一会再说。”


我刚逃出了洗手间,她又把朴志晟叫了进去。两人过了好一会才出来。


朴志晟出来的时候,那张秀气的脸红的快滴血。不论我怎么软膜硬泡,他就只告诉我保密二字。后来我妈在饭桌上被我吵的实在受不了,又把我提溜了回去,小钟光荣二进宫。


在听完我妈科普的一串性知识后,我终于明白朴志晟为什么会脸红成这样,这威力,连自诩脸皮厚到能防弹的我也久久不能平静。

 

前几天抱怨胸口肿胀的我还脱了衣服使唤朴志晟按摩……恰好是我身上展现的一种分化成Omega的迹象。

这这这小鸡崽子!难怪当时眼睛都红了!我还以为他是不乐意帮忙想对我发火又怒不敢言,一句话不说,完事躲厕所偷偷哭了。

闷声占我便宜!💢


我洗了把脸才敢出卫生间的门,回到客厅时,朴志晟已经吃完了,看我回来了,贴心地帮我盛汤,是我很喜欢的笃三鲜。

于是两个人都很默契地没有提到那件事,还是以前和那样嘻嘻哈哈的。朴志晟当晚就搬回了多年未睡的那张床,那玩意早就扔在杂物室里积灰,还得收拾。

但这么多年的感情不是白处的,当晚我就无聊到失眠。

上一次失眠,还是在朴志晟来我家的前一晚。

第二天一早,我妈便帮我请了假,带我去市区购物。我第一次穿上棉背心,有种很特别的感觉。还买了我人生第一条裙子,鹅黄色的纱裙,带着泡泡袖,蓬蓬的,华丽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看了标签,我才知道应该它应该属于Lolita。

试衣镜里的我看上去有点滑稽,店员和我妈倒是很满意,没等我发表意见,又递过来一件蕾丝披肩,让我搭上试试整体效果。

店里的男生除了我以外都是两个极端,一种是抱着一堆裙子非常来劲的不断试穿自拍,另一种要死要活都不肯碰一下的火爆辣椒。

问我为什么那么平静?

面对自己不用掏零花钱买的漂亮衣服还有拒绝的理由吗?!

于是我大摇大摆的穿了回去,顺路敲诈了我妈几个小饰品,大包小包地满载而归。

到了小区,我妈把抑制剂放在我的挎包里,又在我面前演示了一遍用法,就开车去集团处理工作。

朴志晟也放学了,在门口刚要输密码,就被我的网纱手套糊了一脸。

“猜·猜·我·是·谁?志晟欧巴~”

小鸡仔倏地抖了抖,他小心翼翼地转过头,我便提着裙子不徐不疾地原地转了圈。

“怎么样?”我朝他有些做作的笑笑,还没等到那小子的彩虹屁,人就已经开门跑去厕所了,好久都没出来。

“哇?!有那么丑吗?还得跑到厕所去吐!”

那会单纯的我感觉被羞辱了,不论小鸡崽怎么道歉,我还是狠下心来,好长一段时间没理朴志晟。这件裙子也被我放在衣橱里,再也没有穿过。

谁知道这小子这么小就会做坏事了!

 

……


“啪!”

“呀!辰乐,你干嘛打我啊……”

“哼,怎么大学刚毕业,就知道把这件裙子拿出来了?”

“想看你穿嘛,再穿一次好不好。”

“那……你先闭上眼。”


……

 

“猜·猜·我·是·谁?志晟欧巴~”

钟辰乐坏心眼地把朴志晟推倒在床,理所当然地跨坐在他大腿上。

小O承认自己有点兴奋,草莓奶油味的信息素不受控地弥漫开来,关节处的粉色好像被晕染开来,渗透着每一寸肌肤。

赤裸裸的桃色暴力,钟辰乐发情了。

当然更糟糕的还属坏小子的分身,鼓了好大一包,连裤链都有被撑破的可能。啤酒味也不甘示弱的发散开,和草莓奶油交汇相融。

这小鸡崽子,和我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吃穿用度都一样,这分身怎么长得这般硕大。

钟辰乐盯着Alpha鼓鼓的裆部,咽了咽口水。

原本两人模糊的距离,在AO本性之间的吸引力的加持下,更是蒙上了层暧昧的面纱。

 

 

“老婆,怎么不继续了?”

“哼!得等后天才领证呢,还没到你改称呼的时候。”

钟辰乐拉开这可怜的金属链条,属于Alpha的巨物早已蓄势待发,几乎是弹了出来。

“但今天,就允许让你吃掉我吧。”

钟辰乐收起傲娇的小猫尾巴,低下头,轻轻地吻了吻朴志晟的唇。

甜甜的草莓奶油味。

朴志晟害羞的笑了笑,猛地坐起来往Omega脖颈那蹭蹭,手臂环住钟辰乐的腰,啤酒味的信息素像酒瓶被打碎了般浓烈起来,于是小猫又被压回身下。

Alpha的吻如春雨般,从脚尖开始,落在了钟辰乐的大腿,小臂,腹部……

裙子背后的拉链本就没有好好拉上,胸口处的布料很轻松地被他褪去,朴志晟温柔地揉着钟辰乐胸前的软肉,微微低下头,吸吮着粉色的乳粒。

“辰乐还胀吗?”朴志晟不怀好意地揶揄道。

“你!亏我妈还觉得你安分老实!还让我结婚后不要欺负你!”钟辰乐羞愤地大声抗议道。

什么纯情仓鼠,去他喵的朴志晟!

还没等钟辰乐的下句话说出口,嘴巴就又一次被堵住。

都怪朴志晟太会耍赖了。

偏偏他的眼眸,还是那般柔情似水。

哼,就会拿这副人畜无害的长相迷惑人。

钟辰乐被吻得七荤八素,迷迷糊糊。Alpha毫不留情地撬开身下人的齿关,凶狠地掠夺着钟辰乐的主权,两舌绵绵密密地交缠,猫咪的意识也渐渐涣散了。

朴志晟的唇舌还在忙活,另一边手又不安分。

骨节分明的大手不假思索地向钟辰乐的穴口处移动,激的小猫下意识地挺了腰闪躲,被Alpha讨好似的揉了揉肚子,这才放松下来。

钟辰乐的会阴处早已黏糊的发痒,不必把手指伸进去搅动,就知道里面肯定是泥泞不堪,完全没有扩张的必要。

朴志晟扶着硬物在泛红的穴口前顶了顶,慢慢探了进去。钟辰乐虽身为发情中的Omega,情潮汹涌,下半身足够湿润。但毕竟还是个未经人事的雏儿。Alpha这般硕大的性器,是不可能一次性就挺进来的。

“辰乐,再松一点。”

“呜……慢点……能……能先退……出去吗?”

“不行~”Alpha做无辜状,带上了些许撒娇的口吻,“辰乐的里面,真的和辰乐一样贪吃,咬的死死的。”

从硬物进入秘密花园的那刻起,饥渴难耐的穴肉一拥而上般围住了分身,像是有无数小嘴般,紧紧地贴着肉棒。

朴志晟本想扶着巨物往后退上些许距离,为给Omega留点时间适应这被胀大充斥穴道的异物感。

见到朝思暮想十几年的Omega在自己身下求欢的媚态,朴志晟的肉棒本身就胀得不行,在穴道里不受控地一跳一跳地,有力地勃动着。

也许性器的这般动作让辰乐大脑产生了错误的判断,误以为这无意识地跳动是肉柱离开的信号,带来快感的源头就要离开。

于是硕大的柱身好似被穴肉咬住般紧箍,Omega的下面更不肯放松了。

朴志晟的肉棒被钟辰乐的穴道用力地绞紧,爽得不行,情不自禁地喟叹了声。媚肉随着身下人的一呼一吸不断地吸吮着硕大,催促着他往前挺动,更进一步。

下一步的探索已被默许,事到如今也不用在意小o软飘飘的拳头了,朴志晟扶住钟辰乐被操到软下来的腰,咬咬牙,有力的胯间带着肉棒用力一顶。

不顾小猫空有架子的反抗,大开大合地抽插起来,“噗呲噗呲”地,也分不清究竟是铃口分泌的前列腺液还是Omega穴内的体液。

饱满健康的囊袋随着朴志晟胯间的律动拍打着钟辰乐白得透粉的肉臀。“唔哇……嗯……嗯啊……”钟辰乐感觉自己被快感控制了大脑,再也忍不了!于是小猫不再是咬着牙哼哼唧唧,而是露骨地大声呻吟了起来,听得朴志晟小腹发热,下面又胀了一圈,更加卖力地向前深入。

朴志晟靠感觉顶开了生殖腔的小口,Alpha的本能驱使着他顶了进去。倏地,入侵生殖腔的巨大快感汹涌而来,像是把两人的感官放大了千百倍般,钟辰乐情欲难耐,双眼迷离,眼泪不受控地漫出,他格外主动地索吻,仰起白皙的脖颈,示意着朴志晟烙下标记。

朴志晟也被这入骨的快感覆盖了他所有的理智,他热情地回应着猫咪的亲吻,生殖腔里的媚肉死死地裹住了肉棒,媚肉上的摩擦着Alpha的铃口,一阵酥麻。没等朴志晟在里面抽动几下,就被绞的缴械投降。

分量十足的精液争先恐后地涌进生殖腔成结,充盈后的腔口不断收缩,朴志晟的肉棒便顺着Omega淫水退了出去。真是个不知饕足的家伙,成了结还在穴道里一抽一抽地吐着浓精。钟辰乐爽的流了泪,穴道被暖流满满地充斥着,小腹都凸出了一块,下身实在黏腻地难受,于是小猫不满地摇了摇朴志晟的手臂,让他的硕大赶紧出来。

“漂亮哥哥,这条裙子太适合你了,明天在家里也这么穿吧。”朴志晟低头吻着钟辰乐的泪痕,在他耳边喃喃道。

“辰乐你才是,把我的一生都填满了。”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