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东】求婚大作战

Description

 

 

 

 

 

被黄仁俊抓壮丁去试礼服的这天,李楷灿正在气头上,黄仁俊的消息和李马克的消息一起进来,李马克的聊天窗口他都没打开,直接反手给黄仁俊回了个「好」,翻身起来套上个卫衣,随手抓了两把乱糟糟的头发就出了家门。

 

李楷灿带着气,推门的手劲也大得要命,玻璃门被他推的“咣当”一声响,吓得坐在沙发上的黄仁俊缩了缩脖子,他手里的纸盒柠檬茶被他应激的捏了一把,挤出来不少全撒在了身上,他黑着脸抬头看了一眼李楷灿的脸色之后,犹豫了一下还是机灵的没有出声。

 

李楷灿推开了门,把口罩又往上扯了扯,接着重新把手揣进卫衣口袋,往黄仁俊旁边一坐,也没打招呼,大厅里的体感温度都好像低了几分,黄仁俊默不作声地扯了两张纸巾,把身上的柠檬茶擦了擦,接着往沙发的另一边挪了挪,故作镇静地问,“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我好得很。”李楷灿翘起腿,大剌剌的往沙发背上靠住,翻了个白眼撅起嘴,看向另一边的一个落地花瓶。

 

黄仁俊没再问,“我都看花眼了,你帮我看看?”他把手里的礼服图册往李楷灿眼皮底下递,“先看我的,再看渽民的。”

 

李楷灿心不在焉地接过来,随手翻了翻,“反正你闲,那挨个试吧。”

 

黄仁俊出奇的没有恼,伸出食指点了点厚厚的图册,“两百多套,试到什么时候去?”

 

后者撇撇嘴没作声,翻了几页之后又没了耐心,抬头看看另一边合手站着的小姐姐,“哪个款卖得最好?”

 

“我不跟别人穿一样的。”没等李楷灿说下句,黄仁俊就反应过来他要说什么,嘴快的否定换来了对方一个白眼。

 

“就你事多。”

 

 

 

 

 

李楷灿虽然嘴上不饶人,但是多数时候还是靠谱的,他拿着小号的标签贴纸,把图册里设计独特好看的礼服一一标记,等着黄仁俊一件件试穿。

 

但是论起话多谁也比不上小李同学,这边小黄同学刚换上第一套,李楷灿就指着他粉西装的平整领口开始发难,“啧,图片上多好看,换成你这个肩……”说着比划了个窄的手势,“不太行。”

 

黄仁俊也并不意外,熟练的伸手摸向后肩,把调整版型的别针取了下来,向着李楷灿伸出了手,“夜生活不和谐拿我撒气?信不信老子把你戳成筛子?”

 

而这边的李楷灿似乎正是被黄仁俊踩到痛处,一张小脸胀的微红,抬着下巴一边回话一边嘴里还在喷唾沫星子,“你才不和谐!你全家都不和谐!”

 

眼见扳回一局,黄仁俊也重新笑弯了眼,双手举起作投降状,“天地良心,罗渽民是这个。”举起的两只手都竖起了大拇指。

 

“没有人好奇!”李楷灿瞟了一眼旁边偷笑的小姐姐,仰头躺在沙发上摆了摆手,“下一套!”

 

第二套换了一身薄荷绿的简单样式,黄仁俊说之所以选这个是因为罗渽民上大学的时候,有件“皮”颜色和这个一模一样。

 

李楷灿一边听一边翻白眼,“准新郎,我知道你现在大婚将至满心都是粉泡泡,但是能否请你不要伤及无辜?”

 

黄仁俊却像没听到似的,自顾自地看向镜子里撅着嘴的李楷灿,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个圈,问到,“你之前大一也只穿那一件棕了吧唧的卫衣,马克学长以为你家里困难帮你交学费你还记不记得?”

 

 

 

 

 

怎么会不记得,李楷灿不就是因为这个才喜欢上那傻得可爱的李马克的吗?

 

 

 

 

 

李楷灿考上的新闻学是学校里数一数二的可怕科系,见过有转专业转出去的,从没见过转进来的。原因莫过于管理制度,出奇的严。

 

不知是哪一届流传下来的传统,新闻学系大学四年都得早晚两次操,早上体操晚上夜跑,据说曾经有低血糖的大一新生,四年之后跑下来了全马,还得了名次。

 

据说是为了他们以后跑新闻锻炼体力。

 

放在李楷灿身上就是要死的味道,本来就不怎么运动的人跟不上强度,天天面无血色,衣服也懒得换,看在朋辈辅导员李马克眼里,就有点可怜兮兮了。

 

李马克不止一次目睹这位学弟去喝操场水龙头的水,虽然事实上只是因为李楷灿觉得走到小卖部太远。

 

李马克还见过他跟别人讨口饭吃,虽然只是因为李楷灿自己吃饱饭又看见别人点了自己喜欢的菜单。

 

还有那件棕色的卫衣,李马克几乎没见过他穿别的颜色的衣服,虽然李楷灿和罗渽民一样,只是单纯觉得穿着舒服而已。

 

于是虔诚的基督教徒李马克先生秉承着基督教爱的定义,向需要帮助的李楷灿伸出了援手,在他步入大二的那年,提前帮他交上了学费。

 

不过后来才知道真相的李马克差点咬断自己的舌头也是真的。

 

李楷灿被人莫名其妙的“援助”了一把,不喜欢欠人情的性子让他有点坐立难安。好在跟全世界都自来熟的人打听个人还是轻而易举的,于是他就在一周之后站到了李马克面前。

 

见到李楷灿的李马克也是坐立难安的,支支吾吾说不出个缘由,生怕伤了他的自尊心。而我们的小机灵鬼李楷灿也在他的闪烁其词里轻易的判断出了“乌龙”这样的结论。

 

对陌生人如此慷慨的李马克也就这么在他心里软软的着落。

 

 

 

 

 

黄仁俊问到第二遍“这个颜色真的不奇怪吗?”的时候李楷灿还是没回过神来,深知这人的气正迅速的消散,不易察觉的露出笑意朝他坐着的沙发走近,拿起茶几上的手机敲敲打打之后,又问了一遍,“奇怪吗?如果真的穿这种颜色?”

 

这时候李楷灿终于回了神,他上下重新打量了一眼黄仁俊,“新噶卡内……”

 

“OK,pass!”黄仁俊也认同的使劲点点头,回更衣室准备换上第三套礼服。

 

随着帘子重新被合上,李楷灿幽幽的叹了口气,他掏出口袋里被他按了静音的手机,李马克打来了两通电话,还有几条没有看的kakao。

 

其实已经没有刚才那么气了,而且全世界包括他自己都很清楚,他和李马克的吵闹,大多数时候都是他的无理取闹,李马克是懂事的讲道理的正直的,他在李马克身边更像是个不懂事的小朋友,骄纵而且浮躁。

 

前一天晚上他绘声绘色的讲述自己准备怎么在罗渽民和黄仁俊的婚礼上恶作剧,他要在戒指盒子里放虫子玩具,还要把黄仁俊喝醉酒穿女装跳lion heart的黑历史插到俩人的vcr里。

 

说完就被李马克教育了,他说两个人重要的日子不能玩笑的。

 

争吵就是这么发生的。

 

李楷灿在控诉为什么李马克什么都要管他,说自己是成年人了不要他管。对于他的控诉,李马克的反应从来都是不慌不忙的,丝毫不会被他的大小声影响,讲道理讲得不紧不慢。

 

“我不是管你,我只是希望你能更有分寸一点,我不希望别人不喜欢你。”

 

李楷灿说不过他也是常有的事,李马克向来是最有道理的那个,就算吵赢也是常是因为他的胡搅蛮缠。

 

而单方面的争吵,更像是他的恼羞成怒。

 

李马克发来的kakao在问他「你什么时候回家?看你没带钱包,要不要我开车去接你?」

 

 

 

 

 

和李马克在一起说不好是谁更加主动一些,正准确的说法似乎是“水到渠成”。因为交学费的乌龙,两个人走得近了些,李楷灿偶尔会问问李马克应该选哪些教授的课,李马克也会找李楷灿参加乐队演出,接着李楷灿开始好奇李马克的家乡和爱好,李马克偶尔会装作不经意的问李楷灿的态度。

 

后来在李马克回加拿大过圣诞节的假期,李楷灿的消息漂洋过海的也在李马克的心里软软着陆。

 

「啊…才几天没见,有点想你诶」

 

李马克回复说「我也很想你」

 

有点无趣死板,却又是无法拒绝的真挚。

 

李马克下飞机取了行李之后的脚步都变的着急了许多,他盘算着可以先去见见楷灿再回家,低头摆弄着手机出了关,界面上“要不要一起吃饭?”的问句还没有来得及按下发送,就听见熟悉的愉快声音。

 

李马克抬起头,就看见穿着厚厚羽绒服的可爱小熊,他跑过来的时候微卷的发丝在头顶不安分的晃了晃,翘起来的一缕都是让李马克心生欢喜的因素,他张着双手跑过来想要讨个抱抱,却又在到达李马克面前时迅速的收了手,闪躲着眼似乎是在害羞。

 

“李马克,安扭~”李楷灿尴尬地伸出左手挥了挥,“因为你说今天会到所以我就顺手看了一下航班然后我也是刚好来仁川找朋友所以……”

 

在把辨明说完之前李楷灿就被李马克抱住,冬天的拥抱带着点季节自有的厚重温暖,而李楷灿在这个拥抱里收获了真挚男友一位和枫糖一罐。

 

 

 

 

 

李楷灿入了神,没看到帘子又一次打开,黄仁俊摆弄着白色礼服的袖口问了两遍“是不是这个版型有点显得单薄了?”李楷灿都没有回答,于是提高了音调喊了一声,“你想什么呢?”

 

后者的回答是条件反射,“想李马克。”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又迅速地抬了头,“阿尼!没想他!”

 

黄仁俊抱着胳膊挑挑眉,“想他什么呢?”

 

“丑。”李楷灿言简意赅。

 

“啊?”而黄仁俊这次没有马上理解他的意思。

 

“你的礼服,”李楷灿说,“这件不行,太丑。”

 

 

 

 

 

李马克虽然是个时常因为不会讲话而让李楷灿心烦的男朋友,不过更多时候,也是笨拙的可爱的男朋友。

 

一起出去旅行的时候,本来李马克已经严密地写了攻略,结果因为夜里睡的晚了,所有攻略都没法实现也是常有的事。李楷灿窝在被子里抱怨,说你不是说要带我去这里那里吗?现在这算什么啊!李马克就抓着乱糟糟的头发低眉顺眼的说抱歉,下次会注意。

 

搬进小公寓的时候真挚地抓着李楷灿的双手念祈祷词,说我们在天上的父,感谢您让我们能有房舍居住,感谢您把楷灿送到我身边,我们会好好生活的,阿门。那天他眼里的真挚和欣喜让李楷灿突然有点想哭的冲动。

 

李楷灿加班排版校对的夜里,李马克从来不会自己先睡,他总是在编辑部楼下24小时的便利店吃个泡面或者喝个可乐,等时间长了会拿出书来看,或者掏出电脑写稿子,等李楷灿一出来就能隔着玻璃看见他,他会放下手里的东西挥手,不自觉地会笑。

 

还有上个周末,李楷灿哼哼唧唧的和李马克撒娇说自己工作好累,他笨拙的男朋友先是把他抱住,随后顺了顺他的后背,耳语似的小声问,“这么累啦?”李楷灿没说话,只是在他的肩膀上点了点头。李马克轻声地安慰,接着摸着他的头发说要带他出去转转。

 

他带着李楷灿去仁川看落日,并排坐在海岸边看着烧红的天发呆,李楷灿问为什么带他看落日,李马克就说,感觉看见开阔的风景你会舒服一些,说完要揉揉他的头发,脸颊贴着他的额头,轻声接着说,不要难过,你很棒。

 

他们在咸咸的海风里接吻,李楷灿暗自发誓要一辈子和他在一起。

 

 

 

 

 

李楷灿揉揉眼睛抬了头,正好看见黄仁俊换了一套礼服出来,淡粉色的西装版型没有过多的修饰,领子也并不厚重,看起来有点青春的俏皮,配着黄仁俊愉快的脸色,甚至有点对于婚礼期待的愉悦感了。

 

如果一辈子和爱的人在一起,是多幸福的事呢?

 

看李楷灿眼神的变化,黄仁俊似乎也觉得十分满意,“你也觉得这个好看对不对?”

 

“嗯,好看。”李楷灿点点头,又一次揉了揉眼睛,不易察觉的把水汽在T恤上蹭了蹭,“就这个吧。”

 

“嗯嗯,就这个了,”多年好友随后睿智的眯上眼睛,“话说你要不要顺便也试试?刚看见一件浅蓝的还挺适合你的。”

 

“跟我有什么关系?”李楷灿迅速地红了脸,摆着手转了个身,“快点来看看图册,该给罗渽民挑了。”

 

“试试怎么了?”黄仁俊三步并作两步走过来拉住了李楷灿的手腕,发动了中国神秘咒语,“来都来了。”

 

浅蓝色的西装和刚才想要一辈子的念头叠在一起,李楷灿鬼使神差地站起身来。

 

 

 

 

 

把西装套在身上之后李楷灿的气也消了个干净,如同往常一样,李马克总是笨拙的想要做正确的事情,可能有的时候会有点让他恼火,可是他的善良和正直总是不会错的。

 

捡到这么个宝是很幸运的事,李楷灿想。

 

李楷灿抚了抚西装的下摆,抬起头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似乎这个带着幸福笑意的表情和刚才的黄仁俊并没有任何不同。

 

要不晚上回家和李马克求婚好了,李楷灿突然想,他可以把礼服买下来,然后买一束花,他是狮子座,可以买向日葵给他,但是求婚的话还是玫瑰更好一些吗?还要买戒指的,卖场会不会关门?

 

想着想着就有些着急了,李楷灿手忙脚乱地拉开帘子,大呼小叫的喊黄仁俊,“诶!仁俊啊!我得走了!这个礼服……”话没有说完,就因为面前出现的人,而尴尬的停住了。

 

不远处站着满头是汗的李马克,他的头发看起来是出门之前随手抓的,额前的碎发没有处理好,几缕头发有些不听话的翘着,他身上的深蓝色西装是毕业演讲时穿的那套,是他们一起挑的,灰色浅纹的领带是自己去年给他的生日礼物,还有这双皮鞋,是他的第一次月薪。

 

显然并没有预计到李楷灿这么快的拉开帘子,李马克还张着嘴重重的喘着气,看他出来着急的瞪圆了眼睛转过头看了看身后的黄仁俊。

 

“你看我干什么呀!”黄仁俊着急的皱了皱鼻子,“说话呀!”

 

李马克被黄仁俊一说才赶忙又转了回来,他双手攥着拳,先是往前走了一步,试探地叫了他的名字,“东赫啊……”

 

“对不起,”李马克突然说,“不是故意要惹你生气的,我以后会注意我的方式。但是真的不能用别人的婚礼开玩笑。”

 

机智的小黄同学找到了话语里的华点,“你又要搞什么鬼!”

 

颜色快的李楷灿迅速地明白了即将发生什么,他显然不想被打断,皱着眉头把食指放在了唇边,“嘘!”

 

当事人黄某某称,他当时以为不闭嘴就会被李楷灿当场处决。

 

李马克的紧张并没有被他俩的扯皮而缓解,这会儿李楷灿又看回来之后,好像反而更紧张似的吞了口口水。

 

“我们在一起这么久,好像我老是会惹你生气,但是好在开心的时候是更多的。”说完又不自信的小声问,“是吧?”李楷灿认真的点点头,李马克又接着说,“你记得之前渽民仁俊订婚的时候,你喝醉的那次吗?那天渽民问我喜欢你什么。”

 

“你说你不知道。”李楷灿接上下一句。

 

李马克笑了,“你喜欢我什么?”

 

李楷灿跟着笑了,“我不知道。”

 

黄仁俊闹不懂他俩在搞什么名堂的时候,李马克接着说,“喜欢你睡觉不老实趴在我身上,喜欢一起刷牙,喜欢比赛煎鸡蛋,也喜欢输给你,喜欢连着吃一个星期的泡菜汤,喜欢接你下班,喜欢一起迟到,喜欢一起看夜场电影,也喜欢看你看着电影咬着爆米花睡着的样子。”

 

“要和我结婚吗?”李马克又问。

 

他说的很多,李楷灿一边想一边把眼里的水汽忍住,他想说的其实很简单,他们的想法可能很相似,说不清到底喜欢对方什么,可是他们很喜欢现在琐碎平凡的日常。

 

如果可以永远,何乐不为。

 

李楷灿点了头。

 

李马克轻声念了句,“thanks god……”手忙脚乱的把手伸到裤子口袋里掏出戒指盒子,又抬手擦了擦额角的汗,“天知道我有多怕你一气之下拒绝我……”

 

“那你怕的话,不会过两天再求啊?”李楷灿又气又笑,伸了手等着李马克走过来给他戴戒指。

 

“不行的呀,你今天过生日,一定要今天的。”李马克正色道。

 

而李楷灿似乎并不知道,“……嗯?”

 

“天呐,你忘了?”李马克好笑的摸摸他的头发,“可爱。”接着亲亲他的嘴角,“生日快乐东赫,惹你生气对不起,谢谢你愿意和我结婚。”

 

“不客气。”李楷灿扬起下巴,把手放到他眼前。

 

李马克会意的打开戒指盒子,但随着李马克一声尖叫,戒指盒子掉在了地上,叮叮当当的声音显然并不会带来什么好的下文。

 

两人低头看了看空空如也的戒指盒,随后绝望的看向了对方的脸。

 

“牛逼啊……”小黄同学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夹手了……”李马克委屈的说,“没拿稳对不起……”

 

 

 

 

 

两个人在礼服店里找到半夜都没找到戒指,最后店员小姐姐说一定会认真帮找,找到就寄回给他们。

 

李楷灿翻着白眼控诉李马克,说这是他见过最烂的求婚。

 

 

 

 

 

FIN_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