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t Daily

【珉奎x你】Wet daily

今天是期盼已久的周末,身体的生物钟习惯了平时工作早起的时间,不用闹钟叫醒,便从睡梦中醒来。朦胧中伸手往床头的方向掏摸手机,好确认时间是否足以让自己在难得的假期精心打扮一番。虽然和金珉奎在一起已经很久了,但每一次的约会都像初次相遇一般,每每意识到要展开一场约会,都会在心底里掀起一阵阵波澜,在无限的期待中荡漾开,又陷入更加令人期待的遐想中。

 

还未来得及睁眼,一声不曾预料到的低沉的雷鸣侵入耳膜,赶去了不少睡意。极不情愿地睁开双眼望向窗外,没有和煦的阳光透过飘窗,卧室依旧是一片昏沉。计划泡汤了。平时大家工作都很忙,他是艺人而我是产品研发师,和珉奎两个人好不容易腾出来的时间,一切幻想了数日的美好时光,都随着淅淅沥沥的雨声化为了泡影。

 

无奈中翻了个身,眼睛对上身边熟睡的男孩,厚实有力的手臂还缠在我的腰间,他的头发经过一夜的挣扎,蓬松地散落在枕头上,小麦肤色的脸,一双刀削的眉稍稍皱起,昏暗中那纤长的睫毛十分抢眼。高挺的鼻梁,微微的鹰钩鼻上藏了一颗小痣,尽管看不清也能精准定位。也只有我自己知道,那是接吻时的极乐开关之一,每当他的脸轻轻靠近,视线就会被那颗痣吸引,脑子里浮现的尽是他娇媚的神情。而那双薄薄却微张着的唇,在探索过千百遍之后也是再熟悉不过了。换做是一个大好的晴天,我定会感叹数百遍自己男朋友这张如雕刻出来般的脸,只可惜窗外的雨越下越大,兴致也随之扫去。

 

埋怨地踢了踢他,珉奎便从睡梦中醒来,脑袋瞬间弹起,手臂却下意识地把我搂的更紧,又从身下伸出另一只手摸了摸我的头。不肯睁眼,便拖着懒洋洋的音调问我怎么不多睡一会,是不是空调设太低了被冷醒了要不要再抱紧一点还是把温度设低一点,又或者是自己又打呼噜吵醒了我。嗯,不愧是rapper,即便是刚睁眼也能用他借来的嘴说出一连串让你需要再三理解的话,还好这张嘴不是真的借来的,不然亲了千百遍的我属实是亏大了。也不想去理解了,举起他的手指向窗外,他这才舍得睁开眼看,意识到天气未能如愿。

 

“快起床,去收衣服。”我顺势摇了摇他被我举起的手。

“呀,收什么衣服呀,继续睡吧。”

......

“哦哟,我们小孩好像很不开心呢。”

......

无言,雨天实在不想动怒。

“夏天是雨水很多的季节呢。”珉奎自喃道。

“那我去。”

 

我掀起被子从床上爬起来,便随手抓起挂在旁边架子上的t恤套上了身,空调送出来的风钻进宽大的衣筒,昂,是珉奎的衣服,毕竟同居这么久,早已不计较穿的究竟是谁的衣服了。尽管我的身高有172,在珉奎187身高和他爱穿宽松版型的面前,我穿起他的衣服还是显得很瘦小,是t恤下摆能完全盖过臀部的程度。

 

珉奎见我打算真打算出卧室收衣服,便说道:“昂,知道了,穿我的衣服,是要我陪着去呢。”于是走到我身边,随手拿起另一件衣服套上了。

“你确定要像我一样不穿裤子在家里晃来晃去吗?我穿起来起码是条裙子呢。”

“知道了,啰嗦鬼,多久了还害羞呢,又不是没见过我晃来晃去的样子ㅋㅋㅋㅋ裸着的都见过不少呢怒那”

 

.......只觉得两颊红的发烫,试问帅哥都是如此奔放的吗?

 

或许这就是白羊座的男孩吧,永远的傻白甜,揍也不舍得。

 

“卡夹卡夹!拜里拜里~”珉奎在我身后用两只手抵在我的背上推动我前行,家里不大,但有两个阳台,一个负责晾晒,另一个则是负责调节家里景观的,里面放了不少盆栽和挂着一些珉奎在空余时间完成的画作,我们珉奎还是个艺术家呢。那里还有我和珉奎刚谈恋爱的时候去花卉市场挑选的玫瑰,犹记得说玫瑰是最喜欢的花是他,说我照顾不好花谢了还能拿来泡茶的也是他。现在的花长出了很多新的花骨朵,只可惜今天的花同我一样,无法沐浴到清晨的阳光,在昏暗的房间里,自然也显得憔悴了。

 

穿过厨房便是洗衣房和晾晒阳台,阳台是全封闭的,其实根本用不着收衣服,把开着的透气的窗户关上足矣,不过是为了叫醒珉奎找的借口罢了,只可惜小心思一开始就被戳破了。尽管如此,他还是耐心地用晾衣杆收下衣服,拆下衣架挂在架子上,再将衣服递给我,两个人的衣服洗得也勤快,没多久衣服就已经全数被收下。

 

“呀!金珉奎!这还没干......”不想把坏心情迁怒于那位帅到和他吵架都想扇自己巴掌的男友,有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说罢便自己拿起晾衣杆重新撑了上去,原本盖过臀部的t恤被上举的动作往上带起,我赤裸的下身只有一条内裤做遮挡,两条白皙的腿如此和珉奎打了一个照面。

 

珉奎趁着我往上称衣服,便从背后将我揽进怀里,接过我手中的撑衣杆放好,“怒那别不开心了嘛,下雨了我们就呆在家里玩嘛!”

 

“玩什么呀,玩你还是玩我?”我没好气地说着,“饿了。”从他怀里挣脱出来,转身准备去弄吃的。

 

“怒那要去哪里呢,都已经吞下了一肚子的委屈了还会饿吗?不是邀请我玩来着吗🥺”珉奎抱起来到我们身边的饭粒,像是讨同情般皱巴巴地问我。

 

我从他手里接过饭粒,“你不饿饭粒还饿了呢,快放人家去吃饭吧。”

 

“我也要吃!”珉奎的大手一把搂过我的脖子,两人的距离又贴近了几分,温热而又干燥的唇瓣落在了我的唇上,还没来得及反应,舌头便探了进来,珉奎的舌尖亲亲地掠过我的口腔,在软腭和舌头间缓缓打圈。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吻吓得有些不知所措,手呆呆地定在原地,珉奎停留在我脖子后方的手顺着颈椎慢慢向脊柱下滑,舌头也轻轻离开,“怒那不喜欢吗?”我连忙摇头。

 

“摇头好快,是不喜欢吗,会让怒那喜欢的!”

 

珉奎一手将我拎上厨房边开放的吧台,将我的两腿分开,身体迎了过来,方才干燥的唇被我舔的湿润,又一次覆了上来,另一只顺着脊柱下滑的手一路向下,从衣服下摆滑进下身的内裤后侧,贪婪的抚摸着后面的两块软肉,彼时舌尖也不忘和我疯狂互动。我便也大胆地将双腿缠上珉奎的腰,双臂环上他的脖子,将他完全揽入怀中,指缝插入后脑勺的头发抚摸着。舌头也悄悄从齿间溜出,转向珉奎敏感的耳边哈了一口气,轻轻吸吮着耳垂,“嘶...”珉奎轻吸一口气,“怒那,可以吗....”我没有回答,而是更猛烈开始入侵珉奎的后脖子。“怒那,那里不可以...珉奎要工作的...要养怒那...”看着珉奎上仰着脖子,一副欲拒还迎相,俯视的角度鼻尖下那颗痣更是耀眼,“不能是怒那养你吗”这句话终究是咽了回去,我便又转向亲吻那颗小痣,珉奎这才放松下来,两手在后方来回摩挲,又像做错事的小狗不时睁开眼睛偷看我。

 

“怒那每次都喜欢亲我的鼻子呢...”

“呀!因为是小狗鼻子,所以想一口吃...”话还没说完,珉奎又用湿润的唇堵了上来,露出鲜嫩水润的舌尖,夹杂着挑逗,情难自禁地低头含住我的唇瓣,继而疯狂在我口腔里打转,而我只觉得下体泛起一阵潮湿。

 

珉奎单手把我的双手抬起,衣服很宽松,轻而易举地用另一只手从下往上把衣服带走,双手又再度回到了臀瓣继续揉捏。他的唇湿漉漉地走过脖子,经过锁骨时也没有像以前一样啃咬,直奔我的胸前,“珉奎...”,可他只是轻轻抬起眼,用水汪汪的小狗眼睛看着我,像是问我:这样不可以吗?而我只会被他盯得更加兴奋罢了。

 

雨天什么的,都抛到脑后吧。

 

珉奎用舌尖在我的乳尖打转,我伸手搂住他的头,想把他拼命揉进怀里,乳尖被他刺激得挺立,我知道自己已经很湿了。珉奎用牙齿在乳尖蹭动,从下身抽出一只手抚上另一侧的乳肉,粗暴地揉弄着。我被刺激得下意识夹紧了缠在他腰上的双腿,他好像是收到了信号一般,顺势让我上半身躺在吧台上,用手垫在我的后脑勺下,他知道我的敏感,在放倒我的同时还不忘换一侧攻略。

 

“珉奎...”无意识中我的声音已经逐渐变得柔软,

“嗯?”珉奎没有听清,便将轻轻将头凑了过来,

“快一点...!”

“快什么?”他饶有兴致地看着我,

“快去...”

“嗯?去哪里?怒那说出来~”珉奎尽是不怀好意,磁性而稍有沙哑的声音带着撒娇的语气,让我更加欲罢不能。

“去下面,下面要..珉奎...”我被他调戏的开始有些娇嗔,

“要珉奎怎么样呢?”他对我露出了宠溺的笑容,好看的小虎牙更是在挠我的心尖,我牵起他还停留在我乳肉上的手像小腹伸去,“下面也要珉奎照顾!”

 

珉奎轻哼一声,沿着腹部一路向下亲吻来到花苞旁边,和方才的刺激不同,无论身体有多么的怕痒,这一路的吻都是温柔而又绵长的,这无疑也拉长了我的欲望,花苞盼了很久才盼到他的到来。珉奎的手指贴了上来在内裤外打着圆圈,“怒那,内裤都湿透了呢”, 他的手指很快就被渗出来的汁水浸得潮湿,而我只感觉下身又黏腻又痒。微微沁出的汗也在空气中渲染开,湿润而在碰到冰冷的大理石吧台又瞬间冷却。

 

我的脚也开始变得不安分了,从珉奎的腰间离开,向他的下身蹭去,示意他把上衣脱了。珉奎很听话,一边任我把玩,一边把衣服褪去,露出精壮的身材,胸肌在我面前抖了抖,视线下面则是健硕的腹肌,不禁让我兽性大发。

 

在他毫无防备之下,我用脚趾夹了一下龟头,珉奎忍不出颤抖了一下,我明显感觉到尺寸在我脚尖慢慢胀大。珉奎把我的腿折叠起来,又从膝盖间分开,继续任我的脚任意把玩着他的性器,他将我的内裤拨向一侧,食指的指甲盖来回挑逗着花苞的中心。下身越来越泥泞不堪,食指便在抚摸间滑了进来,冰的我一激灵,下身的水收不住地往外淌,顺着大腿内侧滑落,在吧台桌面上不断蔓延开,其余更是被珉奎的手指从甬道中抽出,不怀好意地用手指把水黏起来向我示意那亮晶晶的液体。而我早已耐不住挑逗,再次抓起他的手让他继续。

 

这次他两根手指一同进入,在甬道慢慢抽动,搅动着穴里的液体,像在找东西一样仔细,指腹没有放过任何一个角落。我被他故意拖长的前戏撩的急不可耐,“珉奎啊..快来!”珉奎又加入了一根手指,“要让怒那满意才行呢~”小穴被填得更满,珉奎几根手指开始加速抽插,在甬道内不断地勾来勾去,拇指不忘在阴蒂上盘旋,穴里的液体随着抽插发出了噗噗的声音,他对我的身体太熟悉了,每一下都能精准地磨过那个敏感点,但手指的长度还是让我感觉到空虚,微烫的身体愈发需要冰凉的缓解。

 

我小声叫唤,“不够不够..!要珉奎进来!要珉奎进来!”

“莫呀?珉奎已经在怒那里面了^^还要珉奎怎么样呢?”

“啊..”没等到性器操进来,珉奎的手指又加进一根,“珉奎..哈啊....不行了...”我感觉我的精神已经脱离躯壳去往另一个世界了,汁水不受控制地一涌而出。

 

“怒那不是很想要吗?我用手指怒那就可以这么舒服吗?怒那的样子好色好美啊..”说罢便亲了上来,大力的吸吮配合着手上抽插的动作,我被填满地喘不过气。

“不是的..呜..珉奎啊..要珉..奎的鸡巴...插进来!”我祈求珉奎发起最后的冲刺,把我送上高潮,但他似乎并不领情,抽出垫在我后脑勺下的手,得意地用手在我身上游走。

“我去拿套!”

“珉奎!不..要走...啊..直接进来!呜呜呜珉奎...”

珉奎停止了手中的操弄,钳住我的脚踝往他的方向拖去,“不可以哦!怒那还不想要宝宝,所以不可以哦!”

 

这一下简直是将我的性欲拉到了极点。我扭动着身体坐了起来,伸手去扒他的内裤,一个硕大的家伙笔挺挺地弹了出来,做了很多次,以前完全是他主导一切,我这么多主动的好像还是第一次。我扶着柱身往花苞的中心摸索,金珉奎顺势把我抱起,一个挺身把性器送了进来,“呃呃...好烫..”“怒那很想要呢^^抱紧了哦,我们去床上~”,我吓得赶紧环上他的脖子,双腿紧紧地扒在他的腰间。珉奎故意走的很慢,害怕我会往下滑,每走一步路又将我往上颠一下,每迈出一步,他的硕大就在我的甬道里面上下操弄着,带出来的潮水泻了一地。但以珉奎的力气,他一只手就能把我轻松拎起来。短短十米的路竟被珉奎走了近两分钟之久,性器在平常不常去的地方来回探索,最后的几步他的龟头已经撞到我的子宫口了,这么做更像是在惩罚我刚刚迁怒于他,我条件反射地缩紧了内壁“珉奎呀!快放我下来!!”“嘶...呃...怒那放松一点,夹的太紧了,怒那这可不是想让我走的表现呢”

 

推开卧室门,珉奎将我翻了个身,他的性器在我的里面几乎是旋转了180°,又在接触床的一瞬奋力向里顶了顶,我泪液和唾液不受控制地向外滑出,下身扭动着迎合他。珉奎将我轻轻地放倒在床上,随即退了出去,而我们交合的位置也在退出的时候发出啵的一声。我不好意思地摸了摸下体,腰肢不断扭动着,“珉奎啊..不要走..”我已经被玩弄到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好像叫珉奎的名字是天生就会的事。

 

珉奎从床头柜翻出一盒避孕套,颇有一种今天不用完不罢休的气势,从里面抽出了一个给自己套弄上。回头看了我一眼,“莫呀?怒那在自己摸摸吗”顺手拿起一个枕头垫在了我的腰下,强势地把我的腿分得更开。

“珉奎啊..快插进来吧..”

“叫珉奎好像不太行呢^^叫daddy”珉奎挪开我的手,把我的抚摸下身手指插进了他的嘴里,用灵活的舌头舔弄着,看着眼前这张精致的脸庞,好像只是手指被吸就受不了了呢。“daddy..好会..”珉奎进而跪坐在我面前,将我的腿翻了上去,用性器在穴口一重一轻地拍打着,一边露出期待的眼神看着我。好吧,虽然是狗狗,但是该说的荤话一句也不能少。

“dad..啊..dy..操我..da..ddy..”

“怒那完整地说出来哦”含着我的手指的他,说话既含糊不清又像在挑衅。

虽然心里很不服气他的,但这一刻感觉命都要给他了呢...我咬着牙大叫“daddy!快操我!”

 

珉奎扶着性器在穴口转了两圈,一手抬起我的腿挺了进来,将我的腿往身体这边折叠。的腿双双架在他脖子上,将他的身体往下压,他又一次全数挺了进来。我听到他低头骂了一声,小穴瞬间被填得满满当当,珉奎将我的手从嘴里抽出,指引着我去抚摸阴蒂,我的精神也开始跟着抽离。开始几下他有意无意地放慢速度磨过我的敏感点,每一下都让我欲罢不能,我忍不住夹紧了腿用内壁吸吮着他。“宝宝还是这么会吸呢”

 

可以叫他疯狗吗,珉奎开始大开大合地操弄我,每一下都直击深处,他顶的起劲,我的小腹被顶的微微隆起,“宝宝是不是很喜欢被daddy大力操?嗯?”嗯,眼前的人的脸就已经帅得要晕过去了,当下还在我的身体里努力顶弄,一瞬间觉得交到这样的男朋友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我被他顶弄着送上了高潮,一股潮涌不受控制地从花穴中喷涌而出,甬道剧烈收缩着阴蒂也在不断地跳动,“嗯嗯~啊..啊啊..珉..daddy好啊..啊棒...操死我...呃呃呃...”珉奎面对我突如其来更dirty的荤话无言,俯下身子和我接吻,我的大腿紧贴着我的胸,珉奎的手穿过大腿不忘揉捏着胸前的乳肉,两人的皮肤紧紧贴着,空气中尽是黏腻的浪漫,我闭上了眼沉醉在他的温柔里,大脑一片空白,身体却被他操控着不断回应。

 

“刚刚不是自己要送进来吗?嗯?骑上来!”我被撞的语无伦次,突然的退出让我浑身燥热,被珉奎指引着将他的性器埋入身体。

“珉..呃呃..奎..我不行...”

“叫什么?”珉奎抽了我屁股一巴掌,扶着我的腰让我上下晃动,

“da..啊!ddy呜呜呜”

“daddy怎么了?”

“我说..啊啊呃要被dad哈啊啊..dy操死!!”

珉奎加快了下身向上抽插的速度,囊袋一下又一下地拍打着穴口,“怒那喜欢珉奎抱操你还是自己动呢?”

“呜哇哇哇啊..都要都要!!”

珉奎在得逞后露出发狠的表情,“怒那喜欢就再叫大声一点”

“呃呃呃...哈啊哈啊啊”

“宝宝,我爱你”,在我喊出都要的一瞬加快了冲撞的速度,性器在甬道内迅速壮大,一双大手还不断揉捏的胸前的柔软,只感觉花穴里的温度更加炽热了,珉奎低喘着长舒一口气,将我紧紧地揉入怀里射了出来,我们两个几乎是在同一刻将对方送上了高潮,彼此的身体就好像是为对方量身定制。

“啊...宝宝好棒..珉奎好喜欢怒那..怒那永远也不能离开珉奎”因为是年下,虽然只比他大五个月,在我说了无数次没关系之下还是坚持叫我怒那,喊宝宝在此刻就好像是另一个开关呢。随即一股腥味泛起,不算难闻,在湿润中弥散,但却很有存在感,不知道小狗是如何在两种人设中切换自如的,大概是他本身就是一直装狼的狗吧。

 

我大口大口地吸着空气,脑子开始变得昏沉,“珉奎啊..怒那不行了..不要了...”说罢珉奎又把我翻了个身,“可是珉奎还没要够呢”他给我换着姿势,让我直面着窗外,双手撑在床上,臀瓣被珉奎掰开,既然躲不掉那就勾引他吧。我对着珉奎扭了扭屁股,珉奎会意地从我大腿的根部向上摩挲,扶着我的胯顶弄着。

 

我注视着窗外还未停的雨,心想没出门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虽然我和珉奎做爱次数很频繁,但今天的他好像格外地想让我开心呢。“怒那在走神吗?呀!”说罢珉奎像钉钉子一样把他的性器一点一点送入我的身体,“没有..啊..在想你..很舒服呃呃呃..”我轻哼着。“什么呀,我就在你眼前呢,怒那只要舒服就好了”珉奎每到最深的一下越发用力,每一下都撞进子宫口,“怒那会痛吗?”“不痛呜呜呜..珉奎啊..快一点吧...”珉奎一双大手附上我的乳肉揉捏着,在我叫唤得最大声的时候再给我的臀瓣来上一巴掌,“啊..啊呜呜呜啊..珉奎我不要了...不要了..太深了啊..”珉奎挪动着他健硕的大腿肌肉,俯下身抱着趴在床上的我,一手伸进我嘴里任我舔舐,一手抱着我固定住我的身体,一下一下地在我身体里操弄,直到我再也直不起腰来,直到我好像昏了过去。是的,我爽到昏过去了。我晕晕乎乎地叫着珉奎的名字,汁水喷了一次又一次。到底是什么时候没有了知觉,我已经记不起来了。印象中下身越发黏腻,大力的进出让我有点吃痛,但又爽的恰到好处。朦胧中听见他说“怒那不开心就要哄怒那开心 要和怒那永远永远在一起...”后面好像还有很长一段,但我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醒来过后又是如此的清爽,被单已经被换成新的了。今天直到做完都没来得及告诉他,是因为太喜欢了,才拼命摇头的。回想起刚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担心和年下谈恋爱就是在帮别人养儿子,但事实是无论是在床上还是床下,他都成熟得像我的daddy,又或者我才是他的doggy,若不是挂不住面子,又怕他的狗尾巴会翘上天。好吧,wet day wet daily.

Like this story? Give it an Upvote!
Thank you!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