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星星07

Description

消失的星星07

 

生活回归到了之前的轨迹,自己又变成了那个不爱说话的人。

 

无法开口去找老师调换座位,只能继续坐在窗边。

一到课间就背对窗户趴在桌子上睡觉,不愿再花心思顾及路过的人是谁了,可依然会想到朴栖含那张脸和那双笑盈盈的眼睛,亮晶晶的。

 

只是现在有些分不清,在喜欢朴栖含被他知道和得知他恋爱之间,哪一个让自己更痛苦一点。好像是前者,对自己避而不见的根源都是因为这个吧。

 

午休的时候把头埋进臂弯,努力的抹掉脑海里那个人出现在自己生活中的痕迹,但还是不可避免地想起第一次见面送来的那把雨伞,想起开学的寒冬帮自己重新系好的围巾,想起急急忙忙扔进来的那盒感冒药。屈指可数的几件事情被反反复复地回放,开始懊悔自己把那些写在本子上了。本以为将爱意藏在缝隙里,有了公式的遮掩就万事大吉,未曾想过这却导致了两人关系的终结。

 

不知道要用什么方式忘记,索性翻出了画着朴栖含的画册,连着草稿本一起锁在了教室后面的那个不常打开的储藏柜里。甚至在回到家里之后,也要找到那把刻着朴栖含名字的雨伞,和书柜里的感冒药盒以及那张便签一同扔到了单元楼门口的垃圾堆旁。

 

“再见啦。”朴宰灿冲着它们摆摆手,深呼出了一口气。

抬头看了看带着暮色的天空,云彩飞的高高的,风也把晚霞从地平线的另一头吹来。

心好像轻了一点。

或者也没有,谁知道呢。

 

折返回去没多久,屋外开始出现淅淅沥沥的雨声。不想在意的,但雨滴拍打在屋檐上,一下又一下,轻轻地敲击着朴宰灿的心。于是想到了刚刚扔掉的那些,喃喃“雨伞还能用,也没有扔掉的必要,感冒药剂也是。”

撑着伞下楼又把它们捡回家,便签上朴栖含写的字被雨水打湿,墨迹晕开看不清,像是在宣告什么的结束。

“只是不想做个浪费的人,嗯,不是在为自己找借口。”

 

其实啊,还是忘不掉。

好烦,好烦。

 

日子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得往前跑,上半年应该召开的运动会也因为各种原因推迟到了下半年的深秋,顺便借着活动的名义给临近高考的高三学生放假调整。班主任很早就通知了让男生积极报名,由于不常参加交流,留给自己的只有躲避球和两人三足,考虑了实际情况,还是选择了人数少的后者。

 

李政民是随机分配来的队友,朴宰灿对他是有印象的。“只是简单地相处一天,应该出现什么太大的问题吧。”本以为大家都是没怎么关注到自己的,可运动会前一天放学的时候,他还是主动找上了门。

 

——“hi,我是你明天的队友,叫我政民就可以了。”

——“你好,我是朴宰灿。”

——“嗯…我知道,哈哈。我来是想说,明天的比赛不用太担心,不用追求什么名次,放轻松享受过程就可以啦。”

——“好…好的,谢谢。”

——“那我先走咯,明天见”

 

想起初中的运动会自己一次也没有参与过,一直都是班级里坐在看台角落的那种人。一想到这是时隔很久再来重新参加集体活动,就被不安和紧张感包裹着。即使政民在放学的时候已经给自己吃了定心丸,睡前也做足了思想准备,但是当两个人脚踝被系在一起,站在周围都是人的绿茵场等候的时候,还是担心自己成为拖后腿的人。

 

“嘿,不要紧张啦,四处看看走走神,等待时间就不会这么煎熬。而且比赛也很快的,就算做最后一名也无所谓啊。”站在旁边的人用胳膊肘戳了戳自己的腰。

看到政民气定神闲的模样,自己也好像稍微的放松了下来,眼神开始游荡,不由自主地就看向了朴栖含的班级,他坐的离自己的比赛场地并不远,加上出众的身高,很轻松的就找到了。

 

好烦。

不想看的。

 

算了。

偷偷看这一次,最后一次。

心里默念。

 

大脑还在想着,朴栖含就看过来了。两个人的眼神在碰上的时候,朴宰灿不知道自己应该朝哪里躲开,飘忽不定的四处乱瞟,但最终目光还是放在了远处的人身上。

 

明目张胆的看吧,之后说不定就真的看不到了。

 

奇怪的是,这次的两个人像是约定好了一般,没有一个人先撇开自己的脸。

盯着朴栖含发呆的宰灿被裁判的声音拉回到起跑线。

紧张的心怦怦跳。

不知道是因为比赛还是因为那个人。

 

前半段的赛程走的还算稳当,但后半段的时候朴宰灿的脑子里一直出现着那张看向自己的脸,无法集中注意力去听隔壁同伴的声音,脚上的步调也开始变乱,没有和政民协调好的自己最后磕在了草地上,和地面摩擦的右手传来了痛感,胳膊被人拉了一把,才免于自己的脸和膝盖受伤。

 

第一反应是望向观众席,当发现朴栖含的目光还落在自己这个方向的时候,心情变得复杂起来。真是蠢货啊,终于还是被自己搞砸了,不仅拖了别人的后腿,这幅可笑的模样还被朴栖含看了去。

 

好丢人,只想快些结束。越着急失误越多,手忙脚乱的到达终点之后才顾得上查看自己的伤势,好在只是蹭破了点皮。

——“对不起…是我搞砸了…”朴宰灿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一切都是自己的问题,本该舍弃的却还是抓着不放,思想和情绪停留在朴栖含那里的也一直是自己,甚至现在已经影响到了别人,真是糟糕!

 

简直烦透了。

 

——“这有什么啊,不要紧的,不要把这个放在心上,相比之下还是你的手比较重要,先去医务室处理一下吧。”本以为会听到责怪,像小时候那样,可最后入耳的却是政民这样的话,朴宰灿感到诧异,但是也没有力气再去说些什么,只想快点把事情解决掉,然后回家。

 

 

运动会之后的日子经常能撞见朴栖含,但是在那次对视之后,自己也变得大胆了起来。

 

与其说大胆不如说是开始觉得躲躲藏藏没有意义,干脆就不再做这种愚蠢的事情了:所以即使看见朴栖含迎面走来,自己也可以面不改色的路过,像没有认识过这个人一样。

 

但是心呢?

 

过后心砰砰乱跳的也是自己,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睡不着觉的是自己;下雨的时候想起那把伞的也是自己。

 

 

 

期末考试周紧随着高考来临,又开始像之前那样期待放假了。

 

至少不会看见朴栖含,

看不见朴栖含的时候心不会乱。

 

就在最后一门科目的结束,打开手机确认妈妈回家时间之前,还是习惯性的点开那个对话框,发现很久之前发去的信息已读了,甚至还有一条新的消息:“考试结束等我,有话想跟你讲。”

 

这一天终于要来了吗?终于要亲口说出“讨厌你,讨厌同性恋,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了”这种话了吗?

 

虽然想要装作没看见,但还是乖乖得等着了。

好吧,结束掉这一切,就在今天。

 

 

踱着步在教室门口徘徊,时不时朝朴栖含来的方向张望,狠话已经在自己心里说过了,也演练了很多种可能发生的场景,但此时此刻,还是感到惴惴不安:不知道编的理由是否能瞒天过海,或者说当作乌龙一般弥补一下草稿本上得尴尬。

 

冬天的风吹得朴宰灿发抖,裹紧了自己的外套和围巾,发现是当初朴栖含帮忙系的那一条,无奈地自言自语:“怎么?你提前知道今天要发生什么吗?”同时也瞥见了他出门的身影,于是迅速把身体转向紧闭的门,等着朴栖含来叫自己。

 

这次,自私地让他喊一下也不过分吧。

 

——“宰灿?怎么不在教室里等?”

——“啊,在外面等的话就顺路走了。”

故作轻松,但喉咙已经紧张地在不停咽口水了。

——“走吧,趁现在天还不太黑。”

 

一路上两个人都在沉默,气氛微妙,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朴栖含开了口。

——“那天受伤严重吗?”

——“嗯?”

——“运动会那天,看你摔倒后去了医务室,受伤很严重吗?”

——“啊…那次啊,没什么,就是手蹭破了一点而已。”(该死,果然还是看到了。)

——“那就好,看到你去医务室,还…还很紧张来着。”

 

朴宰灿有些搞不懂了,不知道说这些是来做什么。是那句俗语:暴风雨前的宁静吗?为了说出更伤人的话,所以先讲一些安慰人的,是这样子吗?

但是不管怎么样,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了。

 

无所谓啦,无所谓啦。

 

又是一阵沉默,朴宰灿越发忐忑,他希望朴栖含可以一次性地把那些全部说出来,这样自己就可以早点解脱。

 

好漫长。

从未觉得这段回家的路如此漫长。

 

——“宰灿啊,你的草稿本…我暑假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了。”

本以为可以稍微再拖延一段日子再来面对这种问题,谁知在还有几步路就要跨进单元门的时候,声音从头顶响起了,听到这句话的朴宰灿惊得浑身发抖,手也握成拳,指甲微微嵌进手掌。

 

呼…终于还是来了啊,还以为能逃过一劫。

 

——“我想问…你说的喜欢…是指男女那种的吗?”

听不出朴栖含的语气,这句话平静的就像是说“明天礼拜三”一样。

 

——“不重要了”

本来想否认的,想按照原先计划的那样否认,但是大脑不受控制的冒出了这句不该出现的话,像是要把最近自己心里的委屈全部吐出来,可是这些又和朴栖含有什么关系,明明不是他的问题啊。

 

——“怎么会不重要?”

——“你这是在问原因吗?朴栖含,我求你不要再来羞辱我了,原因是什么你不是知道吗?从我家离开之后不回复讯息难道不是代表着你明白那个本子上写的是什么吗?为什么还要跑来问我啊?!”

 

不想这样的,不想跟他吵架。

也没有身份和他吵架。

 

——“你不要着急啊,宰灿,平静一点说吧。”

——“我还要怎么说啊?明明都已经打算趁长时间不见你的假期彻底走开的,怎么偏偏是今天?!偏偏是今天要跟我一起回家!为什么又要让我想起运动会看向我的你!为什么要问我受伤的情况啊!为什么还要把过了很久的事情再翻出来讲!就算是对普通同性朋友也要做到这样的关心吗??”

——“别再来问我了,朴栖含,我会走远的。”

 

好委屈啊,真的好委屈。

 

——“不是啊宰灿,我…我问是否是和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一样目的不是为了羞辱你啊!我只是想确认一下,然后问你可不可以跟我交往啊!”

 

朴栖含着急了,他没有见过一次性说出这么多话的朴宰灿,感觉再不提出想要和他交往的提议,就要来不及了。

 

场景模拟了千百种,唯一没有模拟到的就是朴栖含的表白。

 

看他木在原地,朴栖含垂下脑袋:“对不起,宰灿,当时不是故意躲着你的,但我不知道要怎么跟你解释。那天从你家回去之后,因为无法明确自己的心意,所以很担心给你释放出错误的信号,让你受到伤害。”

 

深呼吸了一口,接着说道:“本来以为不见面就可以理清楚,但是开学后的我没办法做到这些,每次路过你们教室,也只能看到你背对着窗外的脑袋,在去吃饭,上下学的路上也看不到你。也不知道如何给你发讯息,上一条未回复的又隔得太久太久,突然提起又怕你觉得怪异。”

 

——“本来想在运动会那天就跟你坦白,但是紧接着来的考试又不得让人把心思投入到那里面,所以才推迟到了现在。对不起宰灿,真的对不起。”

 

朴栖含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只能不停的就着迟来的坦白道歉。

 

朴宰灿愣在那儿,但是立刻又想起了那个传言“可他们说你恋爱了啊!而且我也有看到过你和女生并肩走去食堂吃饭,现在又在这里向我表白, 你这又是在做什么啊?”

 

——“什么?什么恋爱?你是说开学那阵子的传言吗?不是啊!宰灿!我没有啊!帖子下面我也澄清了啊!艺贤是老师分配过来的课组组员,我也没有和她一起吃过饭的,宰灿!在路上碰到的次数也屈指可数,拜托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朴栖含翻出了那个话题下面自己澄清的截图,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到朴宰灿面前给他看:9月初,已经是很早的日期了。

 

听完这些,朴宰灿才想起为了不让自己一直陷在里面,学校的话题早就没有关注了,甚至在搜索栏里也删掉了记录。

 

虽然已经相信,但还是装了装样子问了一句“真的吗?”

 

第一次见到朴栖含焦急的模样,好有意思。

 

——“真的!真的是真的啊!”

 

忍不住了,刚刚还因为委屈而涨红的脸,现在立刻又笑了起来。

 

——“所以…宰灿啊,我喜欢你!所以……和我恋爱吧,好吗?”

 

又问了一遍,这次盯着了朴宰灿的眼睛,想要从里面直接读到答案。

 

好像现在这样说再多的话都是无力的,不如行动来得实在。

 

朴宰灿垫了垫脚,张开手臂抱了抱面前这个高自己半个头的人,轻轻在他耳边说了句“嗯,提议通过,男朋友。”

 

 

 

首尔的冬天又下雪了。

朴宰灿想到了今天系的围巾,是巧合吗?

 

看着笑盈盈的弯弯的眼睛,好亮,好像星星。

又觉得眼前的人像只可爱狗狗。

 

或许,小狗也喜欢小猫吗?

或许,小狗也喜欢小猫吧。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