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她降落(2)

Description

*

拖着破车似的身体回到俱乐部,情况反倒没有孙颖莎想象中的糟糕,和她同住的室友已经在训练场里练习,好容易给人腾出来了个安静的空间。

小姑娘不习惯穿着别人给的衣服,对着屋子里的穿衣镜抓住衣摆的下缘往上撩,看见里面映照的自己像一本被圈画了重点的复习参考资料,触碰到每块痕迹仿佛都能回放昨晚那些不堪的淫乱。

她努努鼻子告诉自己不要哭,有什么呢,
反正都过去了。

 

*

可她从来没有被放过。

大概过了两三天后孙颖莎又来到了领导的办公室里,小姑娘这次谨慎地不敢喝一口水,目光虽不对视却写满了顽固。

“莎莎,你做的很好,人家直接跟咱们俱乐部签了三年的合同,这回你可是功臣啊。”

坐在硬邦邦的木板凳上多少还是让人有点儿不舒服,孙颖莎勉强扯了扯嘴角,
“劳烦您厚爱了。”

“这个嘛,小王总还有一个附加条件。”
小姑娘警觉地一抬头,没等她拒绝领导不容分说的命令就劈头盖脸砸了下来。

“他想要你跟他一直保持这种关系,你看行吗?”

语气像是同你商量,可表情分明不容置喙。
孙颖莎咬紧了下唇眼眶也泛起红润,

 

“为什么?”
她不能理解的事情太多了。

“其实这是你的福气,小王总年轻有为,你要是能借这么个机会和他牵上线,未来嫁入豪门也不是没有可能,总比在俱乐部里熬不出头好吧。”

 

你看,
从来就没有人觉得她孙颖莎能脱颖而出成为一流的乒乓球运动员,她在所有人眼里仅存的价值不过新鲜的肉身,除此之外便再无其他。

“好,我明白了,我会照做的…”

如果真的要在这条路上走下去,
孙颖莎早就做好了失去所有的准备。

 

*
后来,
后来的那段回忆是王楚钦最喜欢提取的片段。

他会时常借着投资人的身份跑到俱乐部里,美名其曰视察情况,实际不过是为了避开众人和孙颖莎无数次回味初夜的温存。

在球台上,在休息室里,在无人问津的昏暗走廊里,
无一例外地能捕捉到两具身体缠绕的暧昧场景。

 

16岁的小姑娘从一开始的青涩很快蜕变,在不断的性爱里学会了讨好和索求,她不愿意委屈自己,仿佛王楚钦也只是她的按摩棒一般,并没有高贵到哪里去。

工作实在忙的时候王楚钦就会差人把孙颖莎接公司里来,他们在视野无限好的落地窗前做爱,他捧着小姑娘汗津津的脸蛋,落下最温柔的吻。

殊不知孙颖莎在心里恶心的快要反胃——大概强取豪夺来的温情从来不值得留恋。

 

时间把他们打磨的柔和,从起初的见面就直奔主题,到现在也能说上两句话,有些关于乒乓球,有些关于公司里乱七八糟的烦心事儿,王楚钦知道孙颖莎听不懂也不在意。

但他就是想告诉她,仿佛和妻子唠家常那般温馨。

当然在这个过程里孙颖莎从来没有放弃对乒乓球的热爱,她并非看不到旁人的冷眼,嘲笑说原来运动员也得靠卖肉才能打比赛啊。

不过那都不重要,她的生活里除了强插进来的王楚钦和乒乓球之外再无其他。

 

纯粹的爱和经年累月的恨会又把人锻练得无坚不摧,所以16岁时那个面对困难无助又只会掉眼泪的孙颖莎,早就被拆解在时间的浪潮里了。

不见踪影。

 


*
“除了感谢我的教练和团队,我还想感谢一个人。”

此时孙颖莎刚从奥运的赛场回来,手里连采访邀约都能把余下的半年排满,他们都好奇,是什么让一个小姑娘从寂寂无名到全民风暴。

没人不喜欢她,青春的脸庞永远洋溢笑容,可打出来的球却半分不显手软。

回答问题时她无数次把自己得来不易的成功归因于勤奋、热爱、还有身边人的支持。

 

“我要谢谢他鼓励我,相信我,也支撑着我走到最高的赛场上为国争光。”

王楚钦把这几十秒的采访看了无数遍,他发觉屏幕里小姑娘的模样和初见时没什么两样,但多了几分说不清的味道,总之他很喜欢就对了。

“王总,您要的东西。”
他接过助理送来的红丝绒盒子,小心揣进怀里。

今晚,是他打算向孙颖莎求婚的日子。

 

他们之间的感情说来缘起太荒诞,但没关系,只要幸福和快乐是结局那就很好。


*

碍于两人现在的身份不好在外面庆祝,王楚钦直接把五星级饭店的厨子请到家里来,给孙颖莎做了一桌好菜。

烛光晚餐,红酒,戒指,
一切都在按照原有的计划按部就班的推进。

 

“恭喜你莎莎,终于实现了你的心愿。”

孙颖莎径直端起酒杯朝着他所在的方向走去,身子一歪坐在王楚钦腿上,脸上难得显露笑意,
“你听见了吗?”

“嗯,我看到你在…”

“王楚钦,这四年来我看见你的每分每秒都是煎熬。可没办法,如果要打球这就是唯一的出路,所以我忍了,为的就是能够像今天这样坐在你面前平起平坐地跟你说话。”

“但我的确要谢谢你,没遇见你没被你包养的话我可能真的没法这么早出成绩。”

 

按理说孙颖莎应该要快乐的,她看着能在商场叱咤风云处理好所有问题化危机于无形的小王总此刻脸色煞白,原本含情的双目也失去了七分光采。

她花了四年的时间布下这么一个局,表面上她服从温顺,可实际上却是王楚钦迷失在这虚情假意的陷阱里。

再没有比这更好的报复。

 

*


王楚钦听完这番话愣了半晌,左手从口袋里掏出来把装着戒指的盒子放在孙颖莎手心里,嘴角的笑变得有些支离破碎,像末日里凋谢的花朵。

“你要不要嫁给我?”

他晃了晃同样诧异的孙颖莎,眼眶里适时坠落一滴泪珠,
“我们忘了从前,以后好好相爱,好不好?”

 

“不可能。”
她抬手抚上王楚钦紧皱的眉头,不知怎的莫名不愿看到他这幅掏空自己的模样。

 

“你也明白的,何苦要幻想呢。”
“来吧,我们还是来做爱吧。”

 

也只有这个时候我们才能真的忘掉所有,
不然清醒的每一秒里孙颖莎都会明明白白记得16岁的那个夜晚她被人下了药完成一场并不光明的交易。

 

从那以后没有终止,
她的人生注定要和王楚钦以最扭曲的姿态缠绕在一处,任谁想撕开都是血肉模糊。

 

所以来吧王楚钦,我能做的只有用身体安慰你,
从16岁到21岁,这点从来都没改变过。

至于你想要的爱和平淡,抱歉,
我真的无能为力。


未完待续

 

不能真正在一起,但也不会完全分离。

就,下章背德一下吧。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