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料 -01

Description

     -吸血鬼设定

 

     “接到市民报警,今日早晨六时十四分警方在奉恩寺路61街发现一具女性尸体,根据死者脖颈处明显咬痕判断是血族所致...”

     电视里的新闻冰冷地播报着。

     “哈...”

     感受到利齿进一步深入自己的身体,金知妍的喘息声不自觉的漏了出来,拽住沙发套的手也更加用力了。

     尽管是12月的寒冬,额头上依然冒出了些冷汗。

     今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痛。

     或许姐姐是真的到了极限,金知妍含着泪水这样想着。大脑渐渐发昏,耳朵也开始过滤掉一些嘈杂的声音。

     “知妍?金知妍?”

     姐姐把我从昏沉的状态中拉了出来。

     小腹被姐姐用手掌轻轻抚摸着,这是她每次吸食过后的习惯。

     “抱歉。”

     金炫廷的舌尖舔舐着被刺穿的皮肤,伤口渐渐愈合。

     “今天有些失控了。”

     “姐姐不用跟我道歉,我愿意才这样的。”

     眼前的姐姐愣愣地看着自己,轻轻嗯了一声。

     “尽量远离人烟稀少的街道,保护好自身安全,若发现有关血族的情报请务必向警方...”

     听着这样的新闻...真是有些不合时宜呢。

     但姐姐也并没有露出什么奇怪的表情,她知道我不会背叛她。

     我,是金炫廷的养料。

     姐姐俯下身来,轻轻吻着自己的嘴唇。

     养料吗...金知妍第一次想到这个词的时候有些想笑。感受着唇上柔软的触感,心里有些发酸。

     姐姐是因为喜欢我才会亲吻我,还是单纯喜欢我的血而讨好我。

     “我有点累了。”

     第一次在被吸食后拒绝金炫廷的亲密行为。但姐姐的脸上,完全看不出有一点遗憾的痕迹。

     “抱我回卧室吧。”

     金知妍侧过头去,用手挡住自己的脸。失望让泪水再次溢满眼眶。

     该死的自尊心,不想让姐姐发现自己这幅样子。

     姐姐还是什么也没有说,顺着我的字句把我抱到床上,然后在我旁边躺下。

     “晚安,知妍。”

     习惯性张了张嘴也想说晚安的,但突然又止住了。

     或许是没有等到自己的回音,金知妍感受到姐姐的目光似乎在自己身上停留了几秒。

     床头灯被姐姐关掉了。

     “好冷...”

     或许是有些贫血的缘故,金知妍的身子冷得发抖。

     姐姐转过身来抱住自己。 每次吸食过后姐姐的身体都会非常暖和。

     金知妍把脑袋埋进金炫廷的怀里。

     好喜欢姐姐...贪心地感受着姐姐的味道,沉沉睡去。

 

 

     坐在地板上平复着呼吸,水瓶里的水已经见底了。

     本来今天应该会在家休息一整天的,却被突然告知下午要在公司录交换编舞。

     抽到了周延的位置,但大脑已经迷糊到连自己的站位都记不太清,更何况要跳其他成员的。状态肉眼可见的差。

     听到门被拉开的声音,金知妍缓缓睁开双眼。

     姐姐拿着保温杯在自己身旁坐下。

     挑了公司最角落里的一间单人练习室休息,也不知道姐姐是怎么知道自己在这儿的。

     金炫廷扭开保温杯的盖子,一股熟悉的韩药苦味在练习室里散开。

     “喝吧。”

     有时候也会想,为什么被吸血的是我,要吞下这种难喝的药的还是我。

     金知妍把下巴搁在膝盖上。

     脑海里又浮现出刚刚练习室里的画面,姐姐抽到了多荣的位置,整首歌都念叨着她的名字。

     “多荣呀我要站哪?多荣我现在站这里吗?多荣你的走位好复杂!”姐姐无视着状态不好的自己,跟成员愉快地打闹着。

     尽管一直逼迫着自己去习惯这种场面,但每次真切地发生在眼前的时候心里还是会抽痛。

     “我不想喝。”

     偶尔也想丢出一次任性的话语。

     姐姐拿着保温杯的手悬空了好一会儿,见到我确实没有任何要接过去的想法,便收回了手。

     空气中只剩下沉默。

     金知妍很讨厌现在这样的金炫廷。难道这么没有眼力见吗?看不出来自己的状态很差?一点安慰的话也不想说吗?

     但大概率是知道也不想搭理自己吧。

     想到这里不禁荒唐地笑出声。连自己都觉得好笑。

     “接吻吧。”

     金知妍吐出这句话。

     “现在?”

     这种事一般都是在两人同居的家里做的。

     “要是有人突然进来怎么办?”

     我跨坐在姐姐腿上,手指揉着她的嘴唇。

     “你是笨蛋吗?有人靠近的话你明明可以闻到味道不是吗?”

     被骂笨蛋的姐姐愣愣地笑了笑。

     “是哦~”

     姐姐乖乖地凑了过来。练习室里满是缠绕的水声。

     “不要了...”

     金知妍用力推开金炫廷的肩,大口呼吸着。

     姐姐睁着圆圆的眼睛看着自己。

     “金炫廷...”

     “嗯?”

     金知妍的脸渐渐滚烫了起来。姐姐真的不知道自己这种表情特别可爱吗?

     感觉身体下面隐约有些湿润的反应,金知妍露出一种恼火又害羞的纠结表情。

     啊...怎么只是接吻都会变成这样...

     “回家做。”

     像是看穿了自己内心的想法一样,姐姐眯起眼睛笑着说。

     “我没说要做。”

     被姐姐盯得难堪,扭过头还嘴着。

     “你知道你每次有这种反应的时候,身上的味道会变得特别奇怪吗?”

     “怎么奇怪?”

     金炫廷扣住金知妍的肩膀,牙齿轻轻划过脖颈,舌尖在白皙的皮肤上打圈。金知妍的情欲让她身上的味道变得香甜无比,若自己处于饥饿的状态怕是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理智。

     “姐姐...!这里不行!”

     金知妍被吓得叫出了声。

     “奇怪到会让我产生一种吸光你的想法。”

     金炫廷只是抱着金知妍的脖子贪婪地呼吸着,没有做其他出格的动作。

     “吸光我的话,姐姐就变成杀人犯喽?”

     “啊~好可怕~”

     姐姐晃了晃脑袋,抬起无辜的眼睛看着自己。

     “知妍得保护我才行。”

     在说什么啊...

     金知妍无语地笑出了声,一时搞不清楚到底谁才是人类。

     “啊!”

     姐姐像是突然想起来了什么,转过身拿起放在地板上的保温杯,凑到自己。

     “都快要凉掉了。”

     每次吸食后姐姐都会给自己准备好韩药,能让身体状况好转。

     是担心我的身体状况,还是想让我尽快恢复进行下一次的“喂养”呢?金知妍经常思考着。

     怕得到答案的自己会受伤,所以从来没有问出口过。

     “我知道啦...”

     苦味在口腔中扩散开,皱着眉头全吞了下去。

     刚刚被点燃的情欲随着褐色的液体一起消散不见。跟姐姐呆在一起总是会陷入一种无止尽的内耗中,金知妍深深地叹了口气。

     “回家吧。”

 

 

     “啊...炫廷...”

     喘息声从咬着的嘴角里漏了出来。

     金知妍一手紧紧拽住床单,一手压住金炫廷的脑袋。

     胸口落下了星星点点的红痕,小腹内壁被两根细长的手指有规律的顶压。

     愈加响亮的水声让气氛更加淫乱。

     “炫廷...!”

     身体控制不住地猛烈抖动,金炫廷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哈...”

     高潮过后浑身都软绵绵的。金知妍睁着朦胧的双眼,感受着姐姐把手指从自己的身体里抽出来。

     “我也帮姐姐做。”

     转过身就把金炫廷压在身下。两人的呼吸都打在对方脸上。

     姐姐睁着圆圆的眼睛,微微点了点头。

     轻轻咬住姐姐的下唇,左手伸进T恤里揉捏着变得挺立的地方。

     嘴唇从姐姐的嘴角、脖子、胸口,一路滑到小腹。

     希望这次姐姐能...

     金知妍勾起内裤的一角,轻手褪了下来。手指有些紧张地贴住那个地方。

     啊...果然还是这样,砰砰直跳的心变得麻木起来。

     一点也没湿。

     其实也该差不多习惯了这样,没有刚开始面对这个问题那么的不知所措,但仍然是不小的打击。

     姐姐一直告诉自己是因为她体质的原因,但金知妍认为那应该是安慰自己的话而已。

   「我让姐姐湿不起来。」

     大概是这个原因吧。

     金知妍俯下身,把姐姐的大腿抬到自己的肩膀上。手指掰开嫩瓣,耐心地用舌头沿着缝隙来回滑动。感受到姐姐的身体微颤时,慢慢把中指和无名指插进甬道里。

     “嗯...”

     姐姐发出一阵闷哼。

     指腹朝上不断用力勾起,金知妍这才感受到一股暖流顺着手指涌出。

     “姐姐。”

     金知妍抱着金炫廷的脖子在她耳边吹着热气,手上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叫我的名字。”

     拇指按压住突起的敏感点,姐姐的喘息声不自觉的放大了好几倍。

     “快叫我的名字...”

     舌头舔舐着她的耳朵,指尖对着那块稍硬的地方用力摩擦。

      “哈...哈...知妍...”

     姐姐的身体突然剧烈颤抖,床单也被扯得乱七八糟。

     为什么会这么可爱呢?

     脸上还留着高潮的余韵,雪白的皮肤透着粉红,眼角居然还挤出了一点泪水。像被自己侵犯了一样,金知妍把脸埋在金炫廷的怀里,感觉有些害羞。

     不过确实也算是侵犯了。

     “姐姐今天乖乖叫我名字了。”

     金知妍抬起脑袋,笑着说着。

     “啊~那可以给听话的乖孩子填饱肚子吗?”

     不禁愣住了。

     不知道姐姐是以怎样的心情说出这句话。昨天,明明昨天不是才吸了吗?而且姐姐也知道明天还有共同行程。

     不在乎我到好像是陌生人的程度吧?

     明明刚刚还抱在一起欢爱,心情瞬间又跌落到了谷底。

     “吸吧。”

     金知妍冷淡地回答道,把脖子凑到金炫廷的嘴前。只不过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痛感出现。

     “你到底要不要啊?”

     有些不耐烦地说。

     “我跟你开玩笑的。”

     姐姐眨着眼睛看着自己。

     “干嘛突然又装作不好意思啊?我都说了让你吸啊。”

     金知妍更靠近了些,用肩膀抵住金炫廷的嘴唇。

     “反正一直满足我做了这些事不就是为了能吸我的血吗?”

     故意说出尖酸的话语。虽然金知妍觉得这也是实话没错。

     肩膀被姐姐推开,她避开与自己对视的目光,什么也不说。

     “对我腻了?连对我的血也腻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分开吧,姐姐也不用再配合我做这些你不想做的事情了。”

     听到这里姐姐总算有了些反应,她皱着眉头看着自己。

     “金知妍...你为什么这么敏感?”

     “我敏感...?”

     金知妍不可思议到连呼吸都开始发抖。

     “姐姐难道不知道我是因为谁才这样敏感?如果姐姐能多偏爱我一点,多疼爱我一点,我会这样吗!”

     几乎是嘶吼了出来。

     “到现在居然还来指责我...”

     金炫廷没有表情地坐起了身,捡起掉在地上的衣物,朝着门边走去。

     “你又要这样什么也不说就走吗...?”

     即使说到这种地步也依然被姐姐无视了。金知妍捏着生疼的胸口任凭泪水滴落。

     “等你冷静之后再说吧。”

     门被“砰”一声关掉,金知妍无力地瘫倒在床上,把脸埋进枕头里。

     是我太贪心了吗?姐姐连一点点爱都不能分给我吗?我明明只要一点点就好了...

     房间里只有撕心裂肺的哭声。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