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线解禁

Description

 

 

 

《视线解禁》九悠

 

 

 

 

 

 

 

现背 人设有私 理智阅读

悠太有批 18+ 注意避雷

随缘填坑 文笔稀碎 谨慎阅读

文vb:白桃人类学

 

 

 

 

 

 

 

 

 

 

 

 

 

 

 

 

一、

 

 

似乎是无可避免的就发生了一段无解的关系。

中本悠太也未曾想过会有人会看到自己保护多年的秘密。这本该是自己无论如何都得保守的不让他人沾染的圣地,却因为酒精葬送在宿舍的床上。

金廷祐是个不错的炮友,如果他的身份只是炮友而不是队友的话,或许中本悠太对他的感情或许就会更加明显一点。可惜金廷祐本人对中本悠太复杂的内心纠结好像并没有想太多,总是会在不经意间的和他视线交汇,中本悠太刚开始拒绝的很缓慢,可在交汇的那一瞬间就会不自觉再次开始飞蛾扑火般陷入金廷祐布好的情网内。

就像现在一样。

颤巍巍的奶头被口水缠绕吸进,金廷祐像是平常在吃嫩滑的布丁果冻一般用力舔吸,在他身上的中本悠太几乎要支撑不住地从他身上垂落,却又被死死金廷祐用双手死死箍住,上下的敏感点都被金廷祐掌控在手里。

明明他看起来比自己单薄这么多,为什么这么有力气?

“yuta的身体也很甜呢。”金廷祐笑的不比平常舞台上冲着粉丝那般可爱,只不过地点人数有限制,在床上很容易会被中本悠太理解为了男人得逞过后的讨巧。“身体这么敏感为什么还老是喜欢穿一些暴露的衣服呢?”

“关你什么事。”中本悠太声音有些暗哑,很明显他自己也被金廷祐上下玩弄的动作搞得情动不已,但从嘴巴里说出来的话还是很硬。

“嗯......yuta怎么不多关心关心我啊?”说话带着委屈和撒娇是金廷祐常用蒙蔽外人的做法,熟悉他的身边人都知道金廷祐真正做出来的事情会比说话来的更加直接强硬。

手指用力碾压肉核,中指剐蹭带着不停溢出爱液的蚌肉,肉逼随便用手一摸都相当水润丰沛,仿佛取之不竭,丰满滑腻的触感让金廷祐呼吸变得愈发沉重。

又骚又纯的婊子。

中本悠太身体敏感神经却很大条,这也是会被金廷祐拐上床的重要原因之一,只不过本人还没有任何自我认知,依然口不择言。

“关心你做什么......啊哈别摸了!”

金廷祐的手指节骨分明,又特别擅长前戏,每每鸡巴都还没插进去,中本悠太就已经狼狈的高潮了好几回。肉穴被手指刺激的不断涌出黏腻爱液,快感在下腹处不断累计,昏暗的灯光照在两人几乎赤裸相对的肉体上,显得缱绻而迷幻。

在中本悠太被指奸到高潮一瞬间爱液就喷满了金廷祐的整个手臂,他也不浪费,趁着中本悠太还没从女穴高潮中缓过神,拉下内裤,粗长的紫红鸡巴就啪一下就打在了中本悠太的殷红蚌肉上,像打在柔软的布丁上一样,打在肉逼上不断前后摩擦,水润而有弹性的逼肉被鸡巴反复前后折磨,欲进不进的推拉感让中本悠太不断在理智和淫荡间抉择。

“yuta的逼好多水。”金廷祐坏心眼,只堪堪插入前端一会儿,手边不老实的想要扣开逼穴,好像这样就可以看到不断蠕动的艳红穴肉。“水多的都漫到床单上了。”

“啊!”中本悠太下意识去阻拦,却提前被金廷祐识破拉住手臂不让乱动。

“yuta小猫要听话哦。”说完,硬热的鸡巴插进阴道后,湿热的甬道像是饿了许久的小嘴,层层叠叠的穴肉吸盘一样紧紧吸住鸡巴,修长的两指分开逼穴外鼓起的松软蚌肉,朝着进出口伸去。

“好紧,yuta放松。”金廷祐另一只手捏住中本悠太的下巴,此时的狗狗眼看起来格外迷人而带有危险性,高挺的鼻尖碰了碰他的嘴唇,就如同小狗对待亲近的人表示安抚。可下半身却无比用力,往前一挺腰送进去,手指也就顺势塞了进去

而中本悠太不敢相信金廷祐真的这么做了。身体一下就紧绷起来,而肉逼里面却因为突如其来的快感又涌出了一大股的爱液,不算温柔的抽插动作带着啪啪的水声让他的耳尖都红透了,熟悉又陌生的肉穴同时被细长手指和坚硬鸡巴同时进入,罪魁祸首却正在用舌尖细细描绘自己微微鼓起的乳晕。

“廷祐......慢...慢点.......”

喘息间,甚至于嘴巴的呼吸权利都被金廷祐控制,中本悠太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哪里学来这么高超的吻技,能让自己的呼吸都跟随着他的步伐走,变得不再属于自己的控制范围内。肉穴又麻又润,自己的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按成了标准的M姿势,被动地感受鸡巴在肉逼里的作乱进出,爱液就是无视羞耻表达爱意的最佳证明,只要闭上眼中本悠太就能感受到金廷祐湿润的舌尖在自己大动脉处四处点火吮吸,一点一点地用力,就像金廷祐这个人一样,从外到里,一点一点的被他掌控在手里。

最后一次潮喷过后,金廷祐就会慢慢的等中本悠太缓过神,然后弯下腰边等边舔干净他身上多余的液体,再去浴室洗澡。

抽出鸡巴,两个交合处的床单已经被染暗的不成样子,床单乱七八糟的,暗黄色的灯光照的鸡巴水亮亮的,抽出后肉逼里流出浓白的精液,画面异常淫乱。像是后知后觉,这时候的中本悠太却馋了。让金廷祐和自己换个位置,乖乖撅着屁股跪在床上,露出被插得乱七八糟的肉逼,从后面看又是大干一场时候的前戏准备。

“yuta是只馋鸡巴的色猫。”

金廷祐笑的很是开心,驯服这样一头艳丽淫荡的雌兽在他看来相当具有成就感。等到他射在中本悠太的嘴里后,那张刚开始只会和他犟嘴的肉嘴早已被捅成和他身下嘴巴一样的水红色。

洗澡的时候中本悠太最后还是困得睡在金廷祐的怀里,发尾俏皮的贴在纤细脖颈间,侧脸线条又柔又美,却又流畅饱满,金廷祐想如果他是个女的的话,只需要眼睛再媚一点,放电迷死一群男人应该不成问题。

他捏了捏中本悠太的奶子,不大不小刚刚好的奶肉像刚刚出炉的热年糕一样在手上可以任人蹂蹑成不同形状。也没用力,结果中本悠太缩在他怀里哼哼卿卿地说疼,扭着身子,在浴缸里泛起微微波纹。

“真娇气。”金廷祐即使这么说,但也还是没忍心继续揉捏他的奶肉。

金廷祐帮他清理完身子,拍拍中本悠太的脸,让他不要在浴缸里睡太久,他去换下床单。结果换好床单也没见中本悠太出来,进去一看果然还是在浴缸里打着瞌睡。

看到他这样金廷祐倒也没打算拍醒他,一把把他捞起来用大浴巾擦干再抱回床上,中本悠太自己睡好了,他倒是又出了一身汗。窗外的天微微亮,大概是难得睡得深,中本悠太没受到光亮的影响,被金廷祐抱着安稳睡到了中午十二点。

中本悠太起床的时候就感觉到金廷祐的鸡巴已经直挺挺的顶在自己腰上,回过头一看,金廷祐的一只手在抱着自己,另一只手在玩手机,悠然自得的样子还以为被顶到的部位是错觉。

“yuta欧巴。”金廷祐放下手机,一边娇俏的喊着一边用背后抱虾的姿势再次环住中本悠太。“欧巴欧巴。”

“要操就别多话。”

得到允许的金廷祐像只小狗得到主人开饭的命令一样,马上爬起来开始吃属于自己的早餐牛奶。

等从房间出来时,大部分的队友都已经吃完了姨母煮的午餐,看到中本悠太和金廷祐从同一个房间里出来也没多问,只是问了下还需不需要吃。

“只要汤泡饭再多加份泡菜就可以了姨母。”金廷祐看了看中本悠太没有什么血色的嘴唇,有些担心,去柜子里拿了几颗维生素软糖喂给他。

“没事,我吃点饭就好了。”中本悠太也没拒绝,吃下维生素软糖后就靠在金廷祐肩膀上闭着眼安神醒脑。

李马克一般都会准备的很快,从准备备用衣服到保健品药盒,吃完饭的短短十几分钟内就会从房间出来。看到金廷祐肩膀上的中本悠太,又看了看在厨房忙碌的姨母,挠挠头问:“怎么现在才吃?”随后也坐到金廷祐的身边靠在他肩膀上。

金廷祐玩手机的手指了指肩膀的另一端,“赖床。”

“金廷祐别以为我眼睛闭上就没看到你指的是我。”

“哈哈哈哈哈哈。”李马克笑的眉毛四处乱飞,两个毛茸茸的脑袋挤在一起,金廷祐自己都有点受不了的笑的震动起来。

幸好阿姨端着泡菜汤上来,阻止了一场再次哈哈大笑的此起彼伏战争。李马克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金廷祐聊天,金廷祐吃中本悠太碗里剩下的泡菜,中本悠太吃得少,吃完擦擦嘴替金廷祐回答李马克的问题。

三个人看起来都有在话题里,但是都在自说自话,直到徐英浩上来催人下楼,这样的闭环才结束。

“哥.......”中本悠太穿了件长袖,边走边靠在徐英浩的身边,看起来很是任人拿捏。“不想上班。”

他是真的不想上班,中二魂也要看出现时机啊,这魔鬼行程真不是一般人可以接受的,前几天说的放假竟然只是放一晚上加个上午。也不知道Johnny哥从前个人行程加上团体行程是怎么过来的。

“好累啊Johnny哥。”

“忍一忍,晚上别胡闹就能多睡一点。”徐英浩说完还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跟在后面一脸委屈巴巴地金廷祐。突然有了些恶趣味,声音不大不小:“车上要不要肩膀给你靠会儿?”

车上座位本来最后一排是三人并排一起坐的,李马克郑在玹李泰容都正好坐在单人位置上,本来金廷祐想和中本悠太坐在一起,没想到文泰一非常开心地坐在第二并位置等着他,想到今天早上中本悠太吃饭时那有些无所谓的态度,顿时失了兴致。弯起眼尾,高高兴兴地和文泰一坐在了一起。

切,男人。中本悠太靠在徐英浩的肩膀上如是想。

 

tbc

 

Foreword

 

文vb:白桃人类学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