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硕】中场休息

Description

随便写写

Foreword

今天是粉丝见面会。

主持人站在台上看着台本汇报接下来地行程安排,粉丝们已经在台下兴奋地扬手喊叫,声音形成的浪潮在小小的展厅里来回荡漾,盖过了周遭的喧哗,殊不知在舞台正中央明星们坐着的长桌前,一个小小的阴谋正在进行。

李硕珉紧张地坐在长桌前,额头泌出一层薄汗,他不得已在许多粉丝投来的视线里垂下红透的脸蛋,下体传来的酥爽令他差点脱口而出难忍的呜咽,说出来可能离谱,他下面的小穴正含着一颗跳蛋,跳蛋被控制在不高的频率,发出的嗡嗡声不大,只有他一个人能听到,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坐在他旁边,在粉丝看不到的角度默默把玩着那颗跳蛋的遥控器,一点一点往上推,加号、加号、在调到最后一格的时候,高速震动的跳蛋将他紧绷的最后一根神经扯开,他无法自持地发出一声怪异的嚎叫。

“道兼,你没事吧?”主持人听到他的嚎叫,转过来担心地询问,这下好了,粉丝的所有目光都聚焦在了他身上。

“没事…今天有点太激动了…”李硕珉带着歉意地笑了笑,余光狠狠扫过正在一旁偷笑的全圆佑。太坏了!早上他刚跟全圆佑结束一场性事,正准备穿衣服却被后者制止,全圆佑秉着标准假笑从包里掏出一枚崭新的跳蛋,“看到打折就买了,感觉很适合道兼米用呢。”还没反应过来后穴已经被插入异物,小小的跳蛋抵在他的身体内部,像一颗随时爆炸的定时炸弹。

全圆佑将跳蛋调到了最大值,跳蛋开始以高频率冲撞的姿态大力摩擦着肠壁,李硕珉快被操到高潮,下体又湿又热,即将不受控制地抽搐痉挛,理智促使他抑制住自己的动作不让自己太过狼狈,他几乎快把下唇咬出血,粉丝一个一个在前面经过,李硕珉对着他们露出营业的笑容,开始将注意力放在粉丝身上,只是那持续运作的嗡嗡声在他耳边响彻了一下午。

终于熬到了中场休息,李硕珉逃命似的奔向了洗手间,他扒开裤子一看,内裤已经湿了一大块,被跳蛋入侵的穴口被折磨得泛着通红,李硕珉一把扯过牵引绳,正准备把跳蛋取出来,厕所的门却被打开。是全圆佑。

李硕珉一下子委屈得想流眼泪,正准备控诉,嘴唇突然被一把堵住,全圆佑身上的香气占据了他的脑海,他被吻得头脑发晕,明明倚靠在马桶上膝盖却虚虚软软像是找不到支撑点,只得紧紧攀附着全圆佑,以防身体不停地往下坠落。

“道兼米被折磨的样子有点太动人了。”全圆佑松开嘴,俯下身将跳蛋的牵引绳往回拉,指尖扣过跳蛋往皮肉深处推进,“呃…”跳蛋叫嚣着冲撞前列腺端口,李硕珉因为突如其来的快感流下泪来。双颊染了情欲的李硕珉,眼睛里噙满无辜泪水的李硕珉,嘴唇红润饱满的李硕珉。全圆佑感觉下身滚烫了起来,他几乎没有思考的余地,直接把李硕珉的裤子全部卸下,他听见李硕珉张口徒劳地喘着气,声音里充满了抗拒。

“圆佑哥,我们不能在这里……”

被一门之隔的厕所外面站着工作人员和男粉,更外围是在展厅候场的大批粉丝,薄薄的木门抵挡不住聒噪的喧哗,任由它们从门缝各处流进来,这让李硕珉更加羞耻,他抬起头哀求,尽管效果微乎其微。全圆佑没有表情,一只手解开了自己的裤带,褪下了穿着的牛仔裤。全圆佑勃起了。

全圆佑拉起李硕珉翻了个身,让后者将没有防备的后背暴露在自己面前。他把手指探进后穴,李硕珉不用回头就能感受到,全圆佑把牵引绳也塞了进来,他倒吸一口凉气,尽管经过半天的磨合他已经习惯了跳蛋在体内的肆虐,这一连串的拉扯还是让他感到些许不适,跳蛋已经到达肠壁的最深处,震动的频率让李硕珉全身酸麻,情绪泛滥当头,他已经没了力气,像一条垂死的鱼任人摆布。

全圆佑的手指进来了,指尖在他已经熟络于心的身体里穿行,然后他一根一根地加入手指,直到四根手指全部进来,在肉穴里捣鼓出了啪嗒水声,另一只手则紧紧压着李硕珉的。

“不行…里面还有跳蛋…”淫靡的水声和跳蛋的高频震动让这场偷情更加罪恶,李硕珉感觉自己理智几近崩溃,身体却和理性背道而驰,他听话地扭动腰肢,将屁股高高翘起配合对方的动作,前端的阴茎开始吐精,淌过他结实的大腿根流到马桶里,全圆佑的手指终于离开了,取而代之的是更大的异物,伴随着那颗完全进来的跳蛋。全圆佑长驱直下,阴茎直接捅到了肠壁深处,突如其来的充塞感冲淡了被撑开的灼烧感,一瞬间的疼痛让李硕珉呻吟出声,阴茎和跳蛋在自己身体里摩擦,强烈的力度快要把李硕珉撞穿,全圆佑的动作每每都能精准摩擦过他的敏感点。李硕珉被疼痛的快感折磨得小声呻吟,手指狠狠扒着墙壁,青筋暴起,指节发白,他整个人都浸泡在湿淋淋的情欲中,正当他已经自暴自弃地卸下身上的包袱,准备发出满足的叹息时,他听见洗手间的门被人打开的声音。

两个人的脚步声愈发接近,就在门外。

李硕珉吓得屏住呼吸,但全圆佑还是没停下抽插,周遭只剩下外面粉丝的喧嚣、交媾时湿哒哒的水声和永不歇业的跳蛋声,李硕珉转过头和全圆佑对视,眼神哀求他停下动作,恐惧和快感叠加使他忍不住剧烈颤抖。外面的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洗手间的异样,只顾着在镜子前闲聊。

“今天dk状态很不对。”其中一个说,李硕珉听出是负责后场事务安排的工作人员。

“这几天一直为fm和舞台做准备太累了吧,爱豆行业真是不容易啊。”另一个说,两人在镜子前洗完手,又絮絮叨叨地走了出去,门关上那一刻,李硕珉暗自松了口气,却被顶得更加猛烈,“啊…全圆佑,太深了…取不出来了…”李硕珉不知道全圆佑瘦削的身体哪来这么大力气,能连续把他在厕所顶弄大半天,全圆佑射在了他体内,他射在了墙壁和马桶上,两个人紧紧相贴,沉迷在性爱的深渊里,或许只有性没有爱。一直等到全圆佑手机响起,是工作人员单独找他,全圆佑应了声好,他的声音没有起伏,没有人会相信这个人刚经历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全圆佑打完电话后对李硕珉说“一会我再回来找你。”便整理了一下出了厕所,徒留李硕珉一个人半跪在马桶上,两个人的精液和汗液遍地横流。

他和全圆佑只是炮友,这是两人做爱多年达成的共识,全圆佑从来不会情绪外泄,他说不透全圆佑对自己的感情,他需要全圆佑,但全圆佑不一定需要他,他们的性爱就像走了固定程序的运作机器,今天的跳蛋或许只是对方小小的恶趣味,虽然他满足于两人现在的关系,但也会偶尔幻想一下如果越界了会怎么样。

算了,还是不想了。李硕珉拿出纸巾擦拭地上的液体,才意识到跳蛋还深嵌在自己体内。因为太深已经不能单靠手指拿出,李硕珉使出全力将跳蛋推挤着排出体外。一番挣扎过后,手指可算摸到了那截短短的牵引绳,牵动住跳蛋往外拉扯,轻轻一声,跳蛋整个从穴口脱落,李硕珉如释重负地瘫坐在地上,双腿无力得呈“人”字伸展,只有被撑得大大的穴口吐露着白浊,顺着身体主人精疲力竭的呼吸一张一合。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