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处女地

Description

Foreword

分享Angelic Montero的单曲《9 Times Outta 10》https://y.music.163.com/m/song?app_version=8.7.51&id=1844640040&uct=WKRy8IlaUvQvdZvtukBKGQ%3D%3D&dlt=0846 (@网易云音乐)

 

非常意识流非常腻的笔法,不要喷我。

       

 

 

[爱的处女地]10:38/“你的眉目笑语使我病了一场,热势退尽,还有我寂寞的健康”

一一木心《眉目》

 

 

       20岁,朴枝城觉得自己仿似害了一场热病。

 

 

 

       天公要落雨,怎连带着被单都浸泡在湿潮里。窗外绿郁结到发灰,铁丝拧成床架,朴枝城仰头巴望霉灰色吊灯,陷在绒絮填的软被里一边自渎一边对病因溯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床头的小熊是罗渽民送的她生日礼物。渽民,哥哥,散发士多啤梨甜腥的两个字,抵住上颚挤压出来轻佻的尾音,齿关盈蜜。侵占了渗透了朴枝城20年人生的每一个瞬间。无论是12岁来潮时,她从指缝间看渽民堂皇的面色,恢复淡定后指导她平复血色的灾难,还是15岁大吵大闹通通推倒摔碎,第二天床头马克杯底压一张纸条写昨晚睡得好不好。再后来,再后来就念高一级,那时候厌学得不得了,翘掉周测乘他的漂亮机车放风,被李东问是不是他女朋友,哥怒目教训,朴枝城只是笑,笑得糯米团子样的脸都泛着粉光。现在好了,搞不清楚是哪个环节出岔乱,心脏的两格齿轮搭在错误的接口,是太喜欢哥哥才会这样的,成年前她不明白,像收藏那条哥送的项链一样妥帖地把爱高高束起,现在又好像朦朦胧胧地明白了什么,长、兄、为、父,渽民总像照顾小宝宝一样对待她,朴枝城是渽民的妹妹,大部分时候像女儿,但现在她又想穿上那条白裙子了,花嫁一样的白,穿上它,再在无名指上交换一颗碳做的心脏,就成为了哥哥的新娘。

 

 

 

 

 

     指针打向十二点,罗渽民今晚又出去了,带着他的漂亮男伴李帝努鬼混。怎么搞的,好粗心,把头盔带走,却落一件皮衣在她房里。革质面料混点机油气,贯通鼻腔冲破大脑,她扫过每一寸纹理,闻起来像一场疯狂的臆想。哥哥秉持一张爱神的脸,干的是却行凶的行当,如果丘比特有枪的话,每个人都在会得到爱一刹那死去,也算圆满。朴枝城捡起衣服,觉得她好像把心遗落在他哪里了,想不通就不去想,指尖向下延伸,第一次自渎也想的是哥的名字。快感激荡出轻浪,

 

 

 

 

 

 

 

     罗渽民回家时正对的是朴枝城失神的瞳孔,第一次,这样的妹妹。他从前听闻纳博科夫写洛丽塔,蕾丝绸缎包裹的年轻小兽,欲望碰撞破碎,散落一地花火,朴枝城手边枕他昨夜的皮衣,胸骨微微颤抖,她情愿在有罗渽民的高潮余烬里死去,而后眼神侧身,直直撞向罗渽民身后发怔的李帝努,哑然失笑。于是套一件外搭起身,踮起脚尖嗖嗖地下床,仓鼠系小妹,脸颊鼓鼓好漂亮,罗渽民转身要走,朴枝城却勾住他衣角:

 

 

 

     哥哥,能不能告诉我,做爱是什么感觉?

 

 

 

 

     回答当然是不,罗渽民带上房门叫李帝努先出去,枝城是他养大的小孩,作为年长者当然有必要对小妹负青春性教育责任,但他不介意陪她玩一会。罗渽民靠在床头椅上,双手绷紧的姿态倒是紧张出点幽默来,朴枝城老早看穿他佯装的正经样,手撑住床板,双腿交叠勾着晃荡,白裙扬起扬落带出阵阵风,靠近他要同他讲话,她不晓得自己哪里来的胆,这好像是离哥最近的一次,运气好的话一会儿就负距离了,此刻两人仅仅0.7厘米之隔罢了,朴枝城想起butterflykisses,一种干爽的调情,“可是哥哥,我也成年了。”罗渽民脑内警铃大作城门失火,几把紧急报告大呼不妙,拒绝看起来太不知趣了,所以他反手将妹放倒在床板上,扣住她腕骨,你身上的衬衫也是哥哥的吧?朴枝城点点头,心脏乱跳,精心准备很久的表情在此刻露了怯,罗渽民捕捉她眼底一丝慌乱的风掠过,松开手放她片刻自由。

 

 

 

      [爱的处女地]12:45/“在青春的掩护下,颓废是勇气,懒惰是反抗,空虚是性感。”

 

——刘瑜《送你一颗子弹》

 

   

 

     李东赫一个人睡阁楼,他贯做夜游神,下午睡,半夜缓缓睁开双眼,第一步倒向手机看时间,第二步伸向床头柜乱翻,烟盒里倒出空气团,皱眉,趿拉一双拖鞋板款款步行向客厅,见李帝努端坐沙发上,侧身猛撞他肩膀,压低地问:怎么回事?李帝努晃神,抬抬下巴示意,李东赫自然心领神会。高中三年他们仨混了三年,连带着枝城一块闹,闹到现在合租,氛围达成一种诡异的默契。枝城是罗渽民名义上的妹,并无半点血缘牵扯,他老爹死的早,与之一同离开的还有远走高飞的继母,留下小小一只的枝城跟个小挂件似的黏在渽民身边,小姑娘年龄大了抽条,出落得漂漂亮亮,有种近乎残忍的天真。李帝努心许她,这点他是知道的,刻板印象工科男,李帝努总不说话,可能东亚人讲求欲辨已忘言,旁观的李东赫倒是品出点真意来。朴枝城惯用小孩把戏,李帝努那个吃瘪,欲望扬起,而又沉痛的坠落在叹息里。李东赫掐灭思绪,转身下楼买烟,结账时停顿片刻,扫了两盒套上楼。便利店挂牌7-11,背身上楼,店里歌单播放34+35。

 

 

 

 

 

 

       大家都他妈有病,病的不轻,从骨到肉都被蚀透,敲击一声当当作响,空空地钝痛。你我自觉摄取亲密关系做杜冷丁,朴枝城更是剂烫药烈药,糖水送服的覆膜片,年轻的肉体接近纯白无瑕,致幻夹竹桃,诸位无可自抑地滑向成瘾。

 

 

     李东赫回到客厅的时候李帝努已经遁形,进门右拐靠里,罗渽民的卧房半扣露一点隐秘的光来,都他妈的,一群混蛋,他如是想着,点着烟滑进房门再开一局游戏,耳机放的震天响,隔壁房暗色的灯脏兮兮的昏黄。罗渽民掌镜,枝城的第一次,当然要好好记录一下才是~

 

 

 

    好,接下来轮到朴枝城发怔,妹攥紧被单,感觉自己好像二度失身,第一次是刚刚自慰被他撞见,第二次是现在,好羞耻,但我们都无法回头了。罗渽民在调试设备的间隙回头看她,眼神每每扫过一次她便颤栗,骨酥酪软了,有小蛇顺着尾椎骨在朴枝城身体上闲庭信步,处处留情。

 

 

        怎么样,现在满意了吗?

 

 

 

         罗渽民忽而把镜头转过来,从肩侧滑向平坦的小腹,监视感,聚焦在情热的眉梢眼角,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却通红的样子看起来真是好色情,他摘掉尾戒,扣住朴枝城下颌,指尖探入舌下三寸悠悠地,赏味式把玩,因为是成年就可以做这么出格的事情了,吗?佯装叹气,没有给她回应的余地只容忍呜咽的低语,破碎的呻吟揉在低低的喉音里,满城湿淋淋,再从泥泞里探一支清香的花。朴枝城只觉口干舌燥,扯下裙沿遮掩双腿间丛生的欲望。罗渽民不解

 

 

   

 

 

 

       朴枝城又别过头去。罗渽民将她双腿分开后下压,腾出另一只手操她,两指抵住敏感点轻巧地碾,朴枝城仰起漂亮的脖颈,整个人脱力,后背弓起,好舒服。精神塌陷在罗渽民怀里变到无限软弱,人也轻飘飘的,脱胎成为一只初生的蛾,沉默在温暖羊水的海中,上一次这么被他抱着睡是什么时候?是那个南城入梅,闪电劈裂天空,那个抽噎着跑到他房间讨安慰的夜晚吗,记忆零碎,只想起白的异常的天和哥哥漆黑的双眼。

 

 

 

 

 

      她很少关注天气,忘了说,亚热带气旋三时登陆z城,顷刻间降狂风骤雨,掀翻一叶小舟,打一个措不及防。夜风蒸闷朴枝城得昏沉欲睡,罗渽民拉过朴枝城的腿,压住声音讲话“痛要讲出来哦”。于是挺身进入她,刀尖划过草莓心,水汪汪的剖面渗血流蜜。好痛,哥哥,好痛,尾音仅仅扫过罗渽民耳尖,朴枝城仰着头噙着泪看他,小腹却不自主向前送地贴合他。等到酸胀发酵成快感,等到闷哼成为呻吟,朴枝城就这么被操的汁水横流活色生香,罗渽民的黑发粘在汗湿的额头,使坏地暂停缓冲,欣赏她表演,最后朴枝城换个姿势跨坐他身上抵死地缠绵,她是天生的节奏猎手,擅于捕捉每一个鼓点,密密麻麻地碾过神经末端,她的身体负责记录浃肌沦髓的快感,镜头负责记录她,巫山云雨,放诞写意的风月画,角隅桃花结烂熟的果,落地清脆作响。

 

 

 

 

 

 

          “罗渽民你他妈看看几点了,到底有完没完了。李楷灿是不想打扰他们的奈何实在是响的尼玛个震天动地,隔壁邻居没有上门骂街已经算某种仁至义尽,抓来李帝努上门声讨这对男女,怎奈裤裆比语气先硬,门开的时候房间内刚刚结束第二轮游戏,朴枝城被抵在墙上操,两条腿紧紧勾住罗渽民的腰,甲尖嵌入他皮肉时利过钢炳断刃,留个满背的红痕咬印。既然调到hard模式还怎么走情调派slowmotion。老公,哥哥,daddy,朴枝城连哭带喘放肆叫,小脑袋飞速运转把所有想到的称呼都喊一遍,讲点疯话,感觉自己好像要死掉了。罗渽民变作艳鬼死鬼发狠地撞,情到浓时蹭蹭朴枝城的脖颈要和她接吻,朴枝城不由分说又被堵住了口唇只好呜呜地抗议了。实在香艳,朴枝城双眼饱睁,眨巴眨巴像拒绝又像邀请,罗渽民从她身体里退出,给保险套打个结扔进垃圾桶,起身倒水顺便擦拭镜头,留朴枝城一个人躺在床上,大腿还在打颤,她遮住脸,上身下身一起流,刚刚被填满,现在只剩空虚的张合。罗渽民举起镜头,扯开嘴角后露一个罗刹似的招牌笑容。

 

 

 

 

             "好像仍然不足的样子 怎么办呢? "

 

 

 

 

 

        所以现在前边是李楷灿,后面是李帝努,朴枝城被夹在中间任由自己随快感下坠,被性支配,四肢脱力所以无法拒绝,再伸出舌头舔舐,剥开糖纸吮一支糖果,下唇蹭的晶莹漂亮。李帝努愣头青,年纪小体力也好闷着头冲撞。李楷灿走技巧派,行进间隙不忘照顾腰肢和脊背,被掐被抚爱被凌辱被拍摄,红痕或泛青的淤血堪堪缠绕上朴枝城的肩颈,绞杀植物掠夺空气,几近将她变成一株不见日光的死木,用手挡住眼睛,但张开双腿迎接无数次快门的捕捉,不要在拍了,朴枝城哀哀地求饶,流泪,被单上聚集一片海,乳白色浊浪起起伏伏,盐分超载。怎么办哦看上去真的好可怜的样子,李帝努从床头柜抽过面巾纸替她擦掉泪水一并带去腿间的湿泞,我们枝城,不要哭了好不好?一边撕开保险套包装的样子很熟练,到死也一起下地狱吧,光影浮动,李楷灿的发间长出恶魔的小角来,他在笑呢,用小指勾住朴枝城的发尾在之间旋转,努努嘴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来,十恶不赦的共犯,作乱者,尺度清零的混账,主谋在摆弄相机,十年前的导火索在今夜引燃,我们如何无罪脱身。

 

 

 

 

 

           

 

 

         事后清理完现场罗渽民留下了录像带,在平静的夜晚重映,灯光打亮四张神情各异的面孔,他像打开圣经一样拜读肉体的留白,摘录血丝和流淌的体液。精彩的部分打印冲洗,隐藏在某个隐秘的角落,毕竟这世界上不能见光的东西有很多,如果爱也算一种的话。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