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琦】养

Description

Foreword

“可以接吻吗?”

宋雨琦试探地抬起湿漉漉的眼睛,伸手缓缓合上了赵美延放在膝盖上电脑小声提问。赵美延似乎刚刚好结束工作,沉默着没有理会,转过身放好电脑,让宋雨琦的问句直直落了个空。

 

宋雨琦抿起嘴整个人泄了气,看起来极度失落垂下头扯了扯被角躺下。赵美延直直凑过去贴近宋雨琦的耳朵又吹了口气,伸出手捧起小狗撅起嘴已经完全垮掉的脸,安慰般地蹭了蹭宋雨琦的鼻尖,弯起眉眼心情很好似的点了点头。

 

今夜的吻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来得激烈,宋雨琦的舌尖探得又深又重,毫不留情地掠夺氧气,滚烫湿润用力卷走所有口津,稍稍溢出嘴角又被捏住下颌舔掉,短暂片刻分离喘息又重新紧紧贴紧。赵美延的嘴唇被吻得有些红肿,泛着水光,过于热烈的交缠让肺活量一流但技巧缺失的姐姐实在有些吃不消。

“嗯…哼……”

“唔……”

 

啧啧的水声漫开在两人之间,吞咽的声音混着鼻间的暧昧轻哼不断加重,赵美延有些慌张却又被死死压住后脑勺无法挣脱。几近窒息的紧迫感与舌尖的抵死缠绵让紧贴的心跳声变得震耳欲聋,她好像真的快要死在宋雨琦的吻里。

 

“今天可以吗……姐姐好久没来了,我很想你。”

 

“钱…呼……嗯…钱不够用了吗?”

 

“不是这个意思……是真的想你了。”

 

赵美延刚刚洗过的长发还有些湿润,沁着水汽整片披散在床单上,被宋雨琦手中的动作带着起落腰身,软着声音像还未睁眼的幼猫般甜腻,深深浅浅的喘息一刻不停。

 

赵美延平常不爱哭,甚至是非常坚强的类型。看电影不哭看小说不哭,实在难过了也会在心里自我安慰然后紧紧咬住牙关忍住。可一到床上眼泪就像没有阀门,身体比起常人又异常敏感,一丁点刺激就逼得她泪水串珠一样落。哭泣是发泄情绪的最好途径,性子让她把这条路封闭,情欲又让她终于有理由把所有藏好的委屈不甘难过化成泪滴。顺理成章放任自己溺毙在情欲的汹涌浪潮。

 

今天的小狗似乎真的有些放肆过头,用在身上的力气大到似乎要在第二天留下痕迹。这本来是不被允许的,即使赵美延从未开口提及,宋雨琦也很清楚,自己是无助落魄时被好心领回家养大的宠物,是用极高额度信用卡作交换豢养的床伴,是随时有可能被赵美延随意抛弃的临时情人。

 

宋雨琦从没有开口问过赵美延自己对她而言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她无所谓,被赵美延带回家的那天就知道,账户里出现巨额数字零花钱的时候就知道,赵美延第一次在自己怀里哭泣着高潮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是赵美延的所有物,吻做标记,爱做绳索,别墅做牢笼。

 

赵美延来的频率很不固定,有时候带好衣物和行李箱风一样掠过就离开,最多一个月都不曾露面。有时候又莫名其妙毫无理由长住上好几周。宋雨琦从不问她什么时候回来又或什么时候离开,只在赵美延过来时争分夺秒在家里所有可行的角落尝试花样。

 

赵美延长住时偶尔会带不同的女孩过来,像完全看不见还有第三个人一样在家门口当着宋雨琦的面和别人接吻。有时蜻蜓点水有时激烈缠绵,赵美延闭着眼接吻时的侧脸很漂亮,就算是喘不过气的样子也不显狼狈反而很诱人。宋雨琦不生气,甚至偶尔事不关己眼神淡漠站在客厅看着。那些漂亮女孩有的会为宋雨琦的存在感到害羞无措,也有的会用玩味眼神挑衅,看着宋雨琦毫无起伏的眼神又自讨没趣理好衣领离开。

 

摇尾乞怜从来不是自己作风,咬牙卖力让赵美延舒服才是宋雨琦的职责。小狗熟知主人的所有敏感位置,接吻时轻蹭鼻尖是允许亲密的信号,舔吻耳后会让呻吟呼吸明显加重,暧昧的抚摸比深吻来得更容易让人动情,控制不住抬起腰肢颤抖说明就快要高潮,哭得厉害时必须马上给予拥抱安慰,如果没有喊停意思是可以一直一直继续……宋雨琦是赵美延亲手驯养的专属情人,全世界没有人比她们更契合。

 

从误打误撞的第一次到顺理成章的第二次以至之后的无数次,赵美延都会在接吻后用指尖抵住宋雨琦的额头,轻轻摇晃脑袋强调不可以在明显的地方留下痕迹。宋雨琦含住她的指节用暧昧又忠诚的乖巧舔舐当无声回答。当然,宋小狗从来只负责犯错,赵美延的昂贵衣料负责掩盖证据。明明大腿内侧与胸前暧昧红痕遍布,忽视赵美延有些发软的步子,洗完澡换好衣服离开时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宋雨琦对于留痕迹有些自己的执着。赵美延像风一样离开的时候,宋雨琦带着仅存的孩子气希望赵美延能有一丝属于自己的迹象。有时第二天实在有重要的事绝对不能出错,睡得迷糊的宋雨琦会被皱着眉气呼呼的赵美延从床上抓紧手腕一把扯进卫生间。宋雨琦靠在平整的大理石洗漱台,一边装乖假意道歉一边毫无怨言帮忙仔细上好遮瑕。

 

宋雨琦十八岁的成人礼物是一条刻有她名字的定制项圈。赵美延亲自给她戴好,又伸出手指晃了晃上面的铃铛。宋雨琦喜欢戴着这条项圈操她,暧昧呻吟混着清脆的铃声在房间回荡。如果忽略急促的喘息和黏腻的水声,似乎真的在和家养的可爱宠物嬉闹。

 

“呜……轻一点……”

“是姐姐咬着我不放,姐姐轻一点才对。”

 

赵美延的喘息撞上天花板又整块破碎落回宽大柔软的床上。眼泪洇湿了睫毛,眼尾,床单。赵美延是全世界脾气最好的金主,在床上没有一点攻击力,也从来不提什么过分的要求。只要赵美延允许,宋雨琦就可以做任何她想要做的事。赵美延像猫又像整团白色的棉花糖,整个人乖巧又绵软甜腻,被操弄到全身发软也只会用手在宋雨琦背上发力留下浅浅的痕迹。

 

赵美延全身赤裸,只剩手腕上还挂着方便扎头发的黑色皮筋。宋雨琦伸手把皮筋拽开一小段距离又立刻松开,黑色绳圈在力作用下迅速回弹,在赵美延薄嫩的皮肤上立刻留下一道红痕。疼痛来得太过突然,火辣辣在手腕上倏地漫开又聚拢。看赵美延疼得皱眉,眼泪一下子落得更凶,宋雨琦的内心升腾起奇异的快感又混杂着些心疼。抿紧唇抑制住继续这样做的欲望,俯下身贴着红痕舔吻着安慰。

 

“呜……雨琦呜……”

“姐姐水好多…是因为我才这样的吗?”

“嗯……”

 

软肉张合乖顺又情色地吞吐指节,爱欲被揉碎融化在抚摸和亲吻之中。赵美延的内里滚烫又黏人,指节轻轻顶弄进去就立刻被紧紧吮住,退出时又被翕动缠绵着不舍挽留。刮蹭已经挺立突出的阴蒂,体液不断涌出穴口,在指节进出动作下发出咕啾咕啾的赧人水声。乳尖挺立被含在嘴里舔咬得发烫,赵美延真的快要承受不住了一样软着声音一遍一遍叫宋雨琦的名字。

 

高潮宛如雷电来得凶猛又急促,赵美延腰身酸软,一瞬间意识开始脱离肉体又好像突然变得特别清晰。恍惚间她看见了多年前雨夜里缩在小区门口穿着校服湿漉漉的宋雨琦。哭红眼睛哑着嗓音说没有家的小孩,现在被情欲逼红双眼压低声音一言不发操她。赵美延伸手想摸宋雨琦的脸,又因为过于猛烈的高潮而脱力,手臂直直落回床单上像摇摇欲坠残翅的蝴蝶。

 

宋雨琦拥抱着安抚高潮后仍止不住颤抖的赵美延,越发娴熟的技巧让高潮的余韵越来越悠长。宋雨琦伸手捋顺赵美延贴在脸颊汗湿的发丝,又屈起手指很珍惜一样轻轻擦拭眼泪。很乖地低声叫姐姐,等待赵美延的呼吸重新恢复平稳。宋雨琦伸手把人稳稳捞进怀里往浴室走去。赵美延累得说不出话,乖乖靠在宋雨琦身上理所应当享受着贴心服务。皮肤紧紧贴着皮肤,呼吸与呼吸在极近的距离间缠绕在一起。

 

温暖的水流冲洗一身的疲惫,宋雨琦拥着赵美延泡在温水中,借着放松按摩的幌子又把人全身摸过。气氛太过刚好让宋雨琦又有些蠢蠢欲动。不过自从上次在浴室差一点摔伤后,这里就被赵美延彻彻底底下了禁令。也有可能是被抱着在镜子前看着自己被操到失禁的画面仍让姐姐羞耻心作乱。就算宋雨琦再喜欢得紧,这里也绝对不被允许。宋雨琦听话,把赵美延清理干净就安分抱回床上。嘴上沉默实际心里盘算着下次如何再把人骗进来。

 

两人一觉睡到大中午,阳光透过昨晚没来得及拉严的窗帘缝隙照进房间。宋雨琦帮赵美延穿衣服,赵美延还没睡醒,眯着眼睛一动不动像小孩一样乖巧。等宋雨琦帮忙系好衬衫的最后一枚纽扣,赵美延也终于悠悠清醒过来。姐姐难得在日常主动,懒洋洋贴过去在宋雨琦嘴角落下一枚很甜蜜的早安吻。宋雨琦很受用这样的撒娇,心情很好准备起身。

 

赵美延餍足地伸伸懒腰,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扯住宋雨琦的衣角,伸手把放在床头早就准备好的东西递给她。

 

烫金的字体有些刺眼,宋雨琦明知会有这一天但还是不加任何掩饰皱起了眉。赵美延打了个哈欠,像谈论今天天气如何一样毫无波澜地看着宋雨琦说话。

 

“下周我订婚,给你准备了离我最近的位子。”

 

请柬被拿着上下左右正反前后仔细浏览了一遍。宋雨琦突然笑了,当着赵美延的面很干脆地把设计精美的昂贵请柬撕成了两半。新郎那页被随手甩到地上不知道哪里去,写着赵美延名字的那页被宋雨琦精心对折后掐住赵美延的下颌,不太温柔地塞进嘴里让她咬好不允许掉下。

 

宋雨琦懒得装乖,发了狠贴到赵美延身上把刚刚系好的纽扣全部解开。赵美延柔顺的长发披散在脑后,看起来似乎很满意宋雨琦的反应,用腿去勾宋雨琦的腰。

 

不乖的小狗,似乎更可爱。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