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Luv 3.0 4.0

Description

洪知秀 X 你 joshua x you

沈载伦 X 你 jake X you

 

无拉郎无交叉无道德 纯淫乱纯出轨 有甜饼 ​​​

Foreword

3.0

 

 

只是一个月不到,我和jake的熟悉程度就已经快赶上我和我们家那位。

 

就好像,很多东西我真的以为他不懂,但他真的都知道的。

 

至于我是怎么知道的,当然是因为一些同年龄段的小男孩,开玩笑,是因为那天凌晨我接到洪知秀的电话。

 

这通电话,让我突然记起来我是已婚人士。

 

我下床带着手机和pad走出去的时候,他还没醒。

洪知秀今天心情很好的样子,说陪我一起,嗯,他做他的,我做我的…

我们搁着屏幕,说着最深的“情话”,可是谁都知道,怎么可能自己解决啊,至少我知道,洪知秀做不到的,他能在回韩国的假期直接让我休假,毫不保留的去,想要把自己的全部留在韩国家里一样,说实话,我也不信他在美国可以只跟我…

 

可能因为有他在对面也在做着说着,电话挂断的时候,我还没完全出来,而且房间里还有个鲜活的小鲜肉啊,每天都抱在一起,怎么会不知道。

今天的我故意叫的声音大了些,洪知秀还以为我今天兴致很高,是我想看看卧室那位的反应罢了…故意的当然不止这个,故意穿了他的T恤,故意不穿底裤背对着他手举过头顶扎头发,故意就这样钻进他怀里。

 

看我躺到他身边,他也摘掉眼镜陪我躺下,环着我,天天被他抱着,我当然知道,虽然胸肌不能和洪知秀比,但是腹肌还是很优越的,只是每次我打趣跟他说让姐姐摸摸的时候,他都脸红着拒绝罢了。

 

许是跟洪知秀在一起久了,也就没什么睡衣set,倒是买了不少大T恤,方便随时做罢了,没想到养成的习惯还是有点用处。

他跟每天一样圈着我摩挲着哄我睡觉,但我一丝睡意都没有,邪恶的想法在我脑子里打转,指挥着脚在他的小腿划动,手也在他腰间左戳戳右戳戳,摸进他的衣服下摆,年轻就是好,不用做什么六宫格都清晰可见,今天他也没有抵触着拿掉我的手,身子也没有往后缩。

但我也没这么好说话,玩了一会就停住了,装作睡着转身,还往后蹭蹭,故意用臀部碰了他的性器,果然是硬了。

他松开我,去了浴室…

我踮着脚走到门口,没有水声。

我也管不了这么多了,直接打开门,看到浴帘后面的身影和扶着下身套弄的手,还真是自己想办法了,我笑笑回到卧室,过了一会他才回来,又用原本的姿势抱着我。

我转身抱住他,“想要为什么不说?”

“你也很累了,刚刚那么久…”他真的在听我自己的呻吟声。

“我现在睡不着…”

我又摸上他的腹肌,慢慢向下,在他裤腰边换成手指,一点一点触碰着,没有伸进去。

 

“可以吗?”

没等他说完,便吻上了他,这一次是长的深的,我才知道,他不是没有侵略性,是不敢有,我慢慢带着他,跟他在口腔缠绕,抓上他环着我的大手,伸进T恤,放在胸前的软球上,教他揉捏,我翻身压在他身上,跨坐在他腰间,软肉垂下,让他用手拖住把玩,带着他的手指揉搓那两点,我说过,他很聪明,没一会就自己掌握了力道,但还是怕我痛,没敢太用力,比洪知秀温柔太多,我抓住他的手使劲在我胸前摆弄,下体也在隔着性器的外裤上轻蹭着里面的硬物。

我趴在他身上,架出的空间里,他享受着我胸前的玩物,时不时还他一个吻,但他也没坚持太久,翻身压住我,没等我动,他就脱掉了上衣,白花花的腹肌在我眼前,我沾上口水,在他的腹部划动,留下我的印记,他是受不了这些的,按住我的双手,俯身吻在锁骨、脖颈,中间还掺杂着轻舔轻咬,蜻蜓点水。

他的头埋在我的锁骨处,我也没闲着,在他肩头咬了一下。他吃痛,又堵上我的呼吸,这次更用力了些,甚至用牙齿磨上我的唇齿。

罩衫的空间也已经不能让他满足,他起身帮我脱掉罩衫,我已经一点遮挡都没了,他的吻落在大腿处,手上还揉搓着胸前的软肉,他手指上的情侣素环戒指带来的凉意在我的大腿上游走,吻落在三角处,他抬头看着我,像是要得到同意一般,眼神中的期待和光强烈了许多,我与他对视着笑,把腿分开了些,他得到了应允,开心的继续服务着我。

舌头舔了舔已经湿的不成样子小穴,吻着穴口,好一会,他才敢换成手指进去,很慢很小心,我发出舒服的声音,跟随着他吞吐他的手指,他的手指很纤细,一根根本不能满足我,慢慢的,他也知道这件事情,抽出手指,换成两根进去,大概是怕弄疼我,一直很小心的抽拉,不曾在里面搅动。

我没了等待的兴趣,从他腰间的缝隙钻进去,太大了,根本攥不住,只是轻轻摸着他就战栗了,我笑笑,双手解开扣子,褪去他的两条裤子,巨大的性器裸露在我眼前,我按着龟头,抚摸着硬物,时不时用指甲划着两边的囊袋,这般刺激是他没经历过的,更硬涨的更大了,他手上也加重了些,在里面扣着,两指分开运动,足够湿润了才肯离开。

带着我的液体,他的手在我锁骨间划动,像是在我身上用我的液体写下他的名字,硬物抵在丛林,我的下面早就失守,不停流出液体。

“我想要。”我做出指令,没有其他情话。

他把龟头放进穴口,慢慢慢慢进去,他太大了,一下就咬紧了,没有办法,我没有办法,咬着嘴唇,还是没出息的哼出声来。

“唔…嗯…”

他以为我吃痛,想要抽出来的时候。

“不要。”

“痛的话告诉我。”他低下头轻声说道。

他摸索着,慢慢运动,这个尺寸和深度是我没经历过的,但好在他很温柔,没有强硬的加快速度,我咬紧吞吐着肉棒。

“嗯…嗯…”

他听到我舒服的声音,恐怕我痛,还不停在我胸前落下吻,含住蓓蕾,用舌头在上面缠绕,太舒服,看我没了不舒服的样子,他加快了速度,在里面撑满,更用力的冲向里面,一下就到了我从没到过的深度,我快被穿透了。

我接住他的唇,用吻回应他,手扶上他在我胸前的手,一起在那里用力,下体早已完全交融在一起,他要抽出去的时候,我才松开他。

“不要,就在里面就好。”

得到了我的允许,他的一股热液在里面炸开,我们的液体交融在一起,从小穴流了出来,他停了下来,埋在我肩头,轻轻蹭着。

我抓住他后脑勺的发丝,像顺狗毛一样揉搓着他的头发。

过了一会他也没离开我,“帮你洗一下吧?”

“嗯~不要。”我看着他笑笑。

他抽出我的身体,我用尽力气,反身压着他,小穴对着硬物,乳头点在他胸前,慢慢拱起身子,在他的喉结处亲吻吸吮,他咽了咽口水,我也跟着喉结的运动落下吻。

“老实待着。”

我用舌头在他的腹肌上划动游走,他的性器又慢慢挺了起来,跟穴口厮磨,但我没放进去,反而越来越远,性器沾满了我们的液体,我没有直接吻龟头,却是留在了侧边,手指按压囊袋,舌头还舔了舔龟头,他没办法承受这些,发出了淫秽的声音。

“要吗?”我故意问他。

“嗯…”

“叫什么?”

“姐姐,给我。”

“good boy。”

我把硬物含进嘴里,吞吐舔着肉棒,太大,真的太大,一下就顶到了小舌头,我努力包住他的所有,但没有办法,实在太大,性器上留下的都是我的口水,没等他反应过来,我就坐了上去,一时间没撑住,就直接到底了。

太痛,“唔!…”我叫了出来。

他也知道一下就进去了,小心翼翼的问我“痛的话就算了,我可以自己解决。”

“不能让听话的孩子受委屈。”

我忍痛,在他的性器上运动,他的大手扶着我的腰,包住我胸前的肉球,给我舒服的感觉。

太快了,没一会又给了第二次,太累了,我瘫在他身上,他帮我把碎发勾在耳后,手指在我耳框轻轻摩挲。

“对不起,弄疼你了。”他委屈的声音响起。

“你很温柔。”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不,是怎么哄骗他多跟我做。

 

我不知道他因为我的勾引,自己忍了多久,自己解决了多少次,本以为只是想试试他,却没想到,看着他那样心疼了起来,我好像,享受着他的爱,对他也一样了。

 

 

4.0

 

好景不长,洪知秀回国了,还好只是一周,我在去机场接洪知秀的前一天,还在和jake缠绵,隔着罩衫都能感觉到他的温度。

“要我离开吗?”他小心翼翼的问我。

“你住就好了,隔几天我就回来啦。”说着还用手指点点他的鼻头,亲了他一下,就跑到浴室洗澡去了。

 

洪知秀的飞机经常是半夜到首尔,我洗漱好裹上外套,车子停到机场停车场,只是带着手机,包包扔在车子里,到出口等他。

 

我们总是有些没用的默契,比如我能在人群中找到他像是监视我才会知道的我的外套颜色…说不定他真的在监视我吧。

 

看到他走过来,我凑上去,他低头吻了我,凑到耳边轻声“宝贝,好想你”。

 

回到家关上门,就被他直接抱到鞋柜上,我任由他解开胸前的束缚,偏偏穿了白色的衬衫打了黑色领带,胸肌肩宽比例,还是那么优秀,他拉拉衬衫领口的领带,腿勾上他的腰,手腕勾在他的脖子上,被他肆意的攻击冲昏了头脑,门口的全身镜中照出他的背和我狼狈的上身,他很喜欢那个鞋柜,也不曾在上面放过钥匙盘,他说这样方便。

 

我仿佛选错了衣服,短裙被拉到腰间,我们的衬衫都大开着,我的内衣也被拉下来,他在我的双腿间疯狂吸吮,期间还看着我笑着抹掉嘴唇上的液体,“宝贝,好甜啊。”

 

我看着他的笑和镜子里狼狈的我,他托着我的臀,时不时还捏一下,龟头对准穴口,直接滑了进去,一次就直接送到底,我咬着牙,埋在他肩头,他拨掉我肩上的衬衫,吻下来。

“抱歉,没忍住。”

身上的衣服太碍事,我们索性赤裸相见,短裙盖住下体像是遮羞布,但也不影响他托着我来回送往,我还是不争气的呻吟了出来…

“老公,嗯…嗯——唔…”

“宝贝,别停。”

他听着我的声音,发丝在他胸前轻扫,他迟迟不肯射进去,还在里面套弄,巨大在里面胀满,抽动的时候液体滋滋作响。

“老公,受不了了,给我,给我…”

“oh,好美啊,宝贝。”

他加快身下的速度,没一会就射了进去,我从未怀疑过这个姿势他会不会坚持不住,因为他能用一只胳膊完成这一切。

他把我放在门口的矮凳上,挑逗着胸前的蓓蕾,通常这个样子,就是他想要我给他口,他一只手支撑着镜子,性器刚好在我眼前,我习惯性的直接放在嘴里套弄,手指揉搓两边的肉球,牙齿在外侧厮磨,故意轻咬了他,看我使坏,他按住我的头,让我全部吞进去…

“老婆,我想…”

“…”没等我抽出来,精液有一半都留在了我嘴里,其他的射在了镜子上,流到我的肩膀上。

“太久没有…对不起。”

我站起来走到浴室清理着嘴里的污秽,正准备顺便洗个澡,他又从身后抓住我的胸,用尽了力气揉着,肉棒搭在我的臀沟间,含住我耳骨上的耳环,舌头把玩那个不大的耳环,引得我发痒。

“嗯…”

我感受得到他慢慢硬了起来,也可以说更硬了。

他打开水龙头在手指沾满冷水,从下面插进去,直接就是两指,下体的一丝凉意瞬间消失不见,阴道含住他的两指,手指在里面弯曲扣索,我也跟着把屁股抬得更高一些,液体从里面溜了出来,他在里面拨弄的声音在我们直接响着,他手上沾满我的液体,划到我的锁骨上,又到胸前,做劲对着凸起按下去又用两指夹起揉搓,托着两坨肉,不停大力揉搓,偌大的性器在穴口迟迟不肯进入,仿佛只有我狼狈不堪,下面的液体从双腿间流出,沾在他的龟头上。

“不说吗?”他看着镜子里的我咬着下唇涨红了脸。

“老公…我要你,老公,快给我…”我知道他有多喜欢我这样求他,我也这么做了。

我不是没试过跟他犟,最终他也不会放进来,而是臀沟运动,射满我的背。

但只要我说我想要,他定会做最好的配合,就像今天,他帮我扩张,慢慢进入,硬物充斥着甬道,一进二出,再去往更深,没几个来回就已经达到了底,我的臀部能感受到他的囊袋,他的动作由轻到重,刚开始轻轻抽拉,没几下就开始无情的撞击,他用手护住抵在洗手池上的我的腹部,与其说是护我,不如说他是又用手在前面扣弄,不管是前还是后,我都在他手心玩弄。

很快,暖流在里面似烟花般炸开,我们都得到了满足,他俯在我身上,轻啄我的后背,手里也没忘了我胸前的肉,甚至有时候我怀疑我的胸在遇到他之后起码大了两个size。

“还要吗?”

“不要了,要被你玩坏了。”我委屈的说到。

“明早我来服侍我们家宝贝,这么久都是自己多辛苦啊。”他说的对,离早上也就剩下3个小时而已…

 

所以没到3个小时,我就被他舔醒了,准确的说,是舔醒了下身,接着在昏睡的时候被他玩了个痛快…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