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了室友捡到的猫当男朋友03

Description

 

FzS9AWitZUDpBp6k.JPG!thumbnail

 


 

李帝努怀疑自己洗完澡脑子也进水了。

围了条浴巾从浴室走出来就看到一个人一丝不挂地躺在自己床上,他拍了拍自己的脸振作精神才确定这不是幻觉,便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有点不可思议。那人把脸深埋在他的枕头里,不时发出些意味不明的呜咽。他的头发是银白色的,发出的细微光泽像是海里那种鱼的鳞片被太阳光照射反射的光。就连皮肤折射出来的光白的让他觉得有些刺眼,两条长腿并在一起不安地磨着,一些被被子掩盖起来私密处若隐若现。只有关节和手掌泛着淡淡的粉,像是…?小星?他被自己脑内闪出的想法吓了一跳……但是小家伙刚才还在自己床上,现在就突然不见了…?突然间的不安让李帝努也顾不上去深究这人是谁了,找到小崽子才是头等大事。

 

还没等他在房间内环顾四周找一圈,似乎是听到了他发出的响声,床上那人将头从枕头里抬起。李帝努这才发现这人好像是哭了——看向自己的枕头,确实是湿了一片。李帝努又愣住了,眼前突然闪过人生的走马灯,回忆倒带,确定自己25年来本分做人踏实做事,从来没欺骗过这种…?看起来还像是未成年的小孩的感情,也不记得自己欠下过什么情债…或是欺负过什么人……

 

“呜…哥…哥哥…”李帝努一下子回过神来,发觉他正用那双盈着泪的眼睛盯着自己,显得格外可怜的同时,闪过一丝难掩的情欲。

“嗯…帮帮我…好不好…”小人说完似乎又觉得不好意思,细长的手指捏紧了身下的床单,纯白的贝齿轻轻咬住了泛着水光的下唇,却还是留下了两个不深的印子。眼神还是这么直勾勾的对着自己,甚至从嘴里还会溢出几声、轻微的喘息。

李帝努几乎是无法控制地、本能地、硬了。

虽然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但他说服自己,但凡性取向为男的正常男性看到这一幕,都无法自矜…还是因为这个人呢…

他深吸一口气,因为突然注意到了那人身后正在摇动着的、长着绒毛的尾巴。这么多天,小家伙睡着的时候,都是用那根尾巴无意识地扫过他的手臂。他很难不认出那尾巴的主人是谁,如此事实摆在自己面前,却还是无法相信,竟然真的会发生这种事。但那根尾巴的主人无法窥见李帝努内心的想法,还是不断小幅地摇着,也骚动着他的心。

冲动告诉自己必须做些什么缓解自己当下的处境,毕竟他不是什么柳下惠也不是什么君子,不可能在现在这种情形下还让他坐怀不乱。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尽量表现得镇静才走近那人,俯下身子将手撑在他的两边,一双凌厉的眸子里有些东西让人看不清,像是那种下一秒会将猎物吞吃入腹的,饿狼的渴望。几乎是将他圈在怀里,回应他同样炽热的眼神,说话的气息几乎都喷洒在对方脸上。他问:“你,是不是小星?”他没问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也没问为什么你会说人话。他只是想要确定,他究竟是不是自己想要的答案。几乎是在看到对方的手不安地攀上自己的小臂并点了点头的一刹那,李帝努的吻落向了他。男人的气息精准地将他的世界包围,他无处可逃,双手从手臂游走到环绕着脖颈,进一步拉近两人的距离。他被摁在床上亲的气息凌乱,哼哼唧唧地发出些令人遐想喘叫,身体轻轻抖着,眼里又挤出几颗珍珠,顺着脸滑向床单。李帝努无师自通般地撬开他的牙关,含着那截明晃晃勾引人的红嫩的舌尖吮吸着。许是真的受不住了,怀里的人将手放在胸前推搡着他,想说让他放开自己,但无法说出完整的字节。李帝努见状便松开了,看不出是完全果断或是不舍,只是哑着嗓子靠在他耳边问,“宝贝,跟哥哥说,到底要不要?”而后却什么动作也没有,只是又撑起身子带着些笑意盯着他看,像是等待着那人发话,也不顾他哭的有些喘不上气,不仅是嘴角,眼角也泛着红。李帝努还很恶劣地用下身顶了顶他,看他会不会哭的更厉害。这人今天倒是激起他身上本不重的施虐因子,从他躺在床上勾引自己那刻开始,李帝努就做好了把这人狠狠欺负一顿的打算。小家伙,你自找的,他这么想。被欺负也要受着。

怀里那个人被亲的双眼雾蒙蒙的,却开始耍赖,原本松下的手又搂着李帝努的脖子缠上去,不带任何羞涩地“喵呜——要…要亲……”紧接着撅着自己的嘴凑上去不放,原本夹在身后摆动的尾巴小心翼翼地蹭上李帝努的大腿,在那块禁忌之地游走。

李帝努直觉脑内轰的一声,一根弦彻底断了。

 

李帝努又开始向他的嘴中掠夺,一手在他的侧腰摩挲着,另一手还不安分地伸向身下人胸口红艳的两颗茱萸,不分轻重地揉捏着。见那人又要掉眼泪,他故意抬起头,一心想逗他“……还哭?再哭就不亲了。”

“哼呜——不要……哥哥…亲……”

“小乖,要哥哥亲哪里?你说…”

他两手抚上李帝努的脸颊,撅着嘴说话口齿含糊不清,只知道一味地和哥哥撒着娇:“要亲这里……”他伸出一小截舌头,那里已经被吸吮得红艳艳的,像是被啃皮了,怪可怜的,却还不肯停,“哥哥…伸进来亲、好不好嘛…嗯…舒服…星星要……”

“…呜……再、还要……”

怎么也亲不够似的,亲到怀里的人开始一阵阵地颤栗,轻声哼着哭,胯下的地方抵着李帝努的小腹磨着、挺着腰蹭,浴巾外层直接湿了一大片。李帝努似乎是感觉到了。

“怎么这么湿?”他不怀好意地笑着,伸手去揉那根如同主人般粉嫩的肉/柱。身下的小人自己挺腰在他手掌上不断地蹭。这样的画面实在过于淫/靡,李帝努看得口干舌燥。

“呜嗯——哥哥…哈…”

“小乖,哥哥给你摸出来好不好。”

小猫到底还是在发/情期,禁不住他这样的攻陷,彻底软了腰,倦怠地靠着李帝努享受对方为自己带来的快感。

“嗯、哼啊……快……再快一点…要摸摸、摸……”到现在都是一直学着李帝努的话,但他可能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就这样被人骗着吃干抹净了。

“小乖……”

小家伙被李帝努抚慰地舒服得眯着眼睛,拱起脖子发出淫/荡的呻吟声,一边拿软乎乎的脸颊肉无意识地蹭着男人精壮的小臂,他从没经历过这些,只是这样就让他感觉被送到快到极乐之巅了。

李帝努的手指滑向他的顶端,指腹蹭着尿/口一轻一重地揉摸着

“呜……呜呜、嗯不要…啊——”

小猫被欺负狠了,嘴都没及时闭上,边哭边抬头要亲李帝努,眼泪口水糊了他一下巴。

李帝努无奈抱着他,喊着“小乖、宝贝”手里加快了撸动速度。

几分钟的事,手掌里的东西跟主人一样抖起来,射出浓郁的白。

李帝努将那一捧递到他眼皮子底下,声音暗哑:“我们小星是只淫/荡的小猫,对不对?”

“呜呜…嗯……”一阵红晕攀上了怀中人的脸颊 偏头躲进他肩窝,哭哭啼啼的,他听不懂李帝努说的…淫/荡是什么意思,但语气里带点调戏和逗弄,让他觉得有些不习惯“不是……不是的…”

“刚才是谁求着我要的?小坏蛋”李帝努用另一只手捏了捏他的鼻子,又开始在他脸上落下细密的吻。

 

“唔……”某只小猫不安分地挺腰扭动这腰肢,伸手去勾李帝努的手向自己屁股上放,脸又羞红了几个度“这里……嗯……好湿…”

李帝努低头蹭着他的嘴唇,原本只是放着的手慢慢地深入到温暖的洞口。温热的穴不安分地瑟缩着,y水泛滥成灾,手不停抽送带出咕叽咕叽的声音。

“疼不疼?”李帝努突然察觉到对方微不可察的一声喘。怕是因为自己动作的强硬,动作放缓了。

但小家伙只是乖乖地摇了摇头,不满足似的扭着屁股往他手掌里挤,轻声地催促道:“多一点……嗯…”

 

换成那东西进去的时候无可避免地有些困难,甬道紧的发慌,夹得李帝努有些难受。一巴掌拍在身下人的屁股上“放松点…嗯?”说完低头去含那人的唇。李帝努一下下点着他的唇,腰胯也同幅地挺动着,动作倒是意外地没那么重。

李帝努今晚格外有耐心,怕他第一次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做足了前戏。但也忍的太阳穴突突跳。

“嗯……唔啊、啊……”

“舒服吗?”小家伙有些迟钝地点点头,眼尾缀着红看谁都多情,终是受不住这样的进攻,头止不住地往后仰起,将最脆弱的部位展示给最亲密的人。

“唔嗯……”李帝努湿润的唇舌附上了他的喉结又缓缓滑到了他漂亮的锁骨,流连间种下艳红的硕果。

不愿面对眼前淫/靡的画面,小猫羞的闭上眼,睫毛如同一只振翅的蝶一般不停颤抖着,唇上印着两个自己咬出的牙印,紊乱的气息喷洒在李帝努颈边,像回应,也像邀约。

两具紧贴着的身体在床上沉沦,随着彼此的动作翻涌在欲望之海。李帝努听见身下的猫咪开始小声哭,眼泪流了满脸,却还锲而不舍地勾着他的脖颈讨吻。

对方在自己身上的每一下律动都能带来灭顶的快感,有什么东西在他身体里叫嚣着,怂恿他索要更多。身下的人大腿根发抖,缠在后腰上的尾巴无力地滑落,腿也架不住了,似是要挣脱李帝努的手,却被他紧紧地禁锢住不能动弹。

李帝努得逞似的伏在他耳边笑着低喘,一边咬他耳垂一边用更大力去顶弄。

 

第一次情事叫人难耐不堪,小猫的呻吟呜咽填满了李帝努的心房,即使是缓慢的也给他带来无可比拟的快感,令他沉沦其间无法自拔。

李帝努将他抱紧,加快了抽送的速度,交合处的淫睡被打成白沫,已经闭不上的嘴无法控制地发出哀叫。

“啊……嗯…嗯啊…啊——”

李帝努感觉要射,准备将性/器抽出来,那人感受到了他的动作却不肯,嘴里发出哼哼唧唧的叫好像又要哭。两条长腿紧紧箍在他后腰,原本已经绵软无力而垂下的尾巴也蹭上他的大腿,一下下扫过勾的李帝努心痒。没办法,只能尽数交代给他。

性器夹在两人小腹间磨蹭,不知何时已经偷偷射过几次精,顶端泛出的水向下流着,一整根都湿漉漉的。

李帝努探手下去将那根东西握住,惹来小猫一阵慌乱的哭声:“呜…不要……了…嗯……”

其实不是不想要,但他总觉得有些说不出的东西即将喷涌而出。这感觉,有点像…尿意…可在李帝努的手里被磨蹭两下,淡粉色的疲软性/器又有点抬头的趋势,露骨的话他不会说也说不出口,只是拿泛着水光的眼眸看着李帝努,眼神里尽是柔媚。所以就在那一刻,李帝努有些怀疑小孩到底是只白猫还是修炼千年的白狐,勾引人的技术水平一骑绝尘。

 

怕他承受不住,李帝努到最后也没做几次。给小崽子清理的时候他就开始打哈欠,两眼皮开始打架,眼睛已经难以聚焦。李帝努抱着他回卧室的几分钟工夫就已经窝在他怀里睡着了。

李帝努把他圈在怀里看着他安静的睡颜,心里没来由地一阵软,下意识地伸出一根手指刮了刮他的鼻子。怀里的人没睁眼,睫毛颤了颤。李帝努被他的反应逗地轻笑一声,又吻了吻他的嘴角。

“晚安,小乖”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