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Luv 1.0 2.0

Description

洪知秀 X 你  joshua x you

沈载伦 X 你  jake x you

无交叉无拉郎无道德 纯淫乱纯出轨 

Foreword

1.0

 

我和洪知秀结婚一年多时,就已经没了热情,每次他偶尔回韩国开会回家的时候,虽然不曾分开,但好像已经没了恋爱时候的那种感觉,更像是为了交作业一样的敷衍,我也是,他也是。

 

他刚去美国工作的时候,恨不得一天发八百条kkt给他,说我好想他,什么时候可以视频通话,什么时候飞去美国找他好不好,什么时候回韩国,那时候他忙着工作,但每天那通电话是少不了的,多数时候都是隔着屏幕做,是下下策,我们也知道,但我们更知道的是,谁也不会为了这件事情买昂贵的机票飞来飞去。

 

频繁飞行来回,长时间的空中时间,把我们搞得疲惫不堪,我也开始不愿意催他回来,也不会再提出这个月要么我去找你吧。

 

他不喜欢家里乱,我也不喜欢收拾,索性跟公司说了,把酒店的长租套房要回来,带了一套生活用品住过去。

 

时间长了,我们的时差也变得同步起来,我在韩国的凌晨五点给他电话,他在美国的傍晚接通我的电话…

 

对我来说,加班到黑夜的时候,最好的就是回酒店的时候顺便到隔着一条街的酒吧喝上一杯,亦或者是几杯,反正也不会醉,至少除了在他面前,还是不会醉的。

夜晚、霓虹、舞池都激发着我的荷尔蒙,刚开始还会小心翼翼的拒绝一些男性的邀请,时间一长,也变得没有底线了,与其说没有底线,不如说是在找寻他的影子,我不会跟任何人走,只是带他们到酒店,不会再有第二次,甚至第二面…

 

直到我这么干的不知道第几个月,我只记得,是从夏天到需要穿一件外套的天气。

我有多常去那家酒吧,大概是酒保看到我,问我今天是威士忌还是别的什么,如果是威士忌,他会陪我聊一晚上天,如果是别的,他会在我和别人离开的时候对我笑笑。

 

那天不同,我只是去喝了几杯,很累,工作…和他…

刚走出门口,不听话的高跟鞋崴了一下,划到了脚脖,我低头抓着挡住我视线的头发看了一眼,红了。 

视线中,出现了一双白色的球鞋,抬起头,男孩离我很近,为什么是男孩,因为他穿着休闲西装,背着双肩包,眼睛里有光。

“地铁在那边,不谢。”

转头要走的时候,他抓住我的手腕,我转头看向他,他又胆怯的松开我。

“有事?”

“那个…可以给我联系方式吗?”他支支吾吾的,甚至不敢看我的眼睛。

“啊,怒那没有手机的,如果你要找我的话可以去Kingstom31层找我,跟前台说找Karine就好了。”说着我晃晃手机。

没等他反应过来,我已经走出去好远了。

只是不太清楚听到他说了一声,“记得消毒。”

 

很有趣,后来一礼拜,我都没有去酒吧,而是把工作带回酒店,坐在客厅的书桌前,等着一个门铃的响声,因为我知道,我不会在酒吧再次遇到他。

 

由于老板的奇怪理由,我陪他去应酬客户,打破了我到点下班回家的近态,但是更有趣的事情发生了…

 

我乘坐电梯看着首尔的夜景,“您已到达31层,感谢乘坐。”

这一层只有一个房间,我的高跟鞋声音在这个安静的走廊显得格外明显,转弯要去按密码时看到门旁边蹲坐着一个男孩,大概是睡着了,听到鞋子的声音,才抬起头,是那双发光的眼睛,今天是另一套休闲西装了,也换了挎包,看到我的时候他扶着墙站起来,面对着我,看着我。

 

我在他面前丝毫不避讳的按下密码,是我和他的纪念日,按的很慢,“不进来吗?”

“哦,嗯…”

我走在前面,高跟鞋随便脱在门口,光着脚走进房间,包包扔在门口不远处的吧台上。每天都是这样,也忘了后面还有个谨慎的小孩,“门口鞋柜里有拖鞋的,自便。”

进房间换好平日里在家穿的T恤短裤,走到出卧室,才发现,他还是站在玄关处,只是换了双拖鞋而已。

我走到旁边的吧台,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才拿起另一个杯子,“喝吗?”

他看着我,愣愣,“嗯,喝。”

我还是走到冰箱拿了冰水,倒在杯子里。

“还要站在那吗?”

他把包包放在门口的鞋柜上面,走到吧台的对面坐下,一口喝掉了里面的冰水。

“本来第二天就该来找你的,但我的导师突然让我们进实验室完成课题,下午一完成我就来找你了,但我觉得你应该不在,所以…”

我低着头笑,“那就下次再来啊~”

“我知道你会回来的,无论几点,再坏也就是见到不止你一个。”他说着说着觉得不对劲,突然止住看向我。

“知道我是这样的人,还来找我吗?小朋友。”我低头看着酒杯里的立方体冰块。

“…”

“自便吧,我去洗澡。”

洗澡的这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里,之前几个月从未害怕的想法出现在我脑子里,他会不会我出去的时候就不在了。

我擦着头发走出来,看到他还是坐在吧台边,看着我刚刚那杯酒,里面的冰块都已经化掉了,他盯着那杯酒,不知道在想什么。

“要留下来?”

“嗯…嗯!”

一夜过去,他只是躺在我身边,摸着我的头发,好像一夜都没睡,很难得的,早上醒来的时候,我在他怀里,被护的很好,这是跟别人一起时没有过的。

我不喜欢窗帘很黑,换成了透一些的纱质地,太阳透过窗帘从他身后照过来,我才发现,原来他的头发是灰黑色的。

“你醒了…”他只是闭了下眼睛,果然一夜没睡。

“早。”

“早,要去工作吗?”他摩挲着我的头。

“嗯。”

“好。”说完便松开我。

我不避讳的在床边背对着他换衣服,他也没有做出别的男人会做的事情。

“今天不用上课吧?”我问得就像是跟他认识了很久一样。

“嗯,不用去学校的。”他的回答也是…

“好好休息,下午回来找你约会,吃的东西可以打电话送上来。”

 

去公司的路上,也不知道在开心什么,就是…喜欢。

到公司交代好手里的事情,在路过的咖啡厅买了简餐和咖啡带回去。

 

回到31层的时候,我甚至害怕,进房间之后没有人。

 

但是还好,我进房间的时候,他和早上我离开时没有区别。

 

大概是我手里的袋子发出的响声,我走到床边的时候,他一把拉下我,把我揽在自己怀里,头埋在我的脖颈,像他的长相一样,做着像小狗一样的动作。

 

“给你带了吃的,洗漱好出来吧。”

 

面对面坐着,才是第一次认真的看他的长相、眉眼,他们是相似又不同的长相,都很乖,但都不乖。

 

看着他吃东西,没那么享受,不像他细嚼慢咽,但也没有狼吞虎咽。

 

“Karine,可以这样叫你吧?”

“Its okay.”跟他说话经常会有英文夹杂,所以…

“你早上说约会,是什么…?”他顿住了。

“你们小朋友谈恋爱都干嘛?下午茶逛街电影还是游乐园?”

“哦,对了,你叫什么?”

“Jake,你叫我Jake就好了,我不是小朋友的,已经20岁了…”越说声音越小,是该小,小了我7岁…

“所以你们小朋友约会都干嘛?”

“不知道,我没约会过。”

“那就在家待着吧,下午茶可以叫上来,电影客厅卧室都可以看。”

 

我习惯性点开我和他常看的网飞收藏夹,随便选了一部无聊的电影,坐在客厅,和另一个他,度过漫长的两个小时。

 

“你很喜欢看这部电影吗?感觉一直在翻看。”液晶屏里面滚动着黑底白字,我盘着腿看着屏幕,他也看着屏幕。

“喜欢?算不上吧,翻看倒是天天看,习惯了有点。”

“…”

“接下来我们做什么?晚餐好像还早,你有想做的事情吗?”

“聊天吧,你只知道我叫什么…”

 

我把电视的声音调小,拿了两罐冰可乐,有糖的给他,无糖的放在自己面前。

“你真的20?”

“嗯。”

“哦。”

“…”

“…”

我能对一个小孩说什么啊,我能对一个1night对象做什么啊…

“你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我甚至没有跟别人说过这么多话…”我说的,是那些…

“我叫jake,是澳洲人,是过来做交换的,在成均馆念书,现在在准备读研究生,前几天刚结束期末课题。”

“…看起来读书很不错的样子。”

“我第一次在酒吧吧台前看你和酒保聊天笑的时候,就觉得我大概是喜欢你的。”

他说的那个moment,该不会是酒保问我老公好还是小鲜肉好吧…?

“所以你在那等到我出来?”

“其实原本已经回学校了的,但我觉得还是想要再见到你,就折回去,看到你还在喝酒,就一直在门口等着,还好你不会在酒吧过夜。”

“现在呢?”

“还是喜欢。”

他是很聪明的人。

 

 

2.0

 

jake这个男孩,是男孩,尽管每天只是在酒店等着我,看到我的一瞬间,他会很开心的抱着我蹭很久,有时候我说哪有这样挂在女人身上的,他就抱起我,一只手扶着我,让我勾好。

 

我问他,这样会不会觉得无聊。

他回我,能每天这样见到你陪着你足够高兴了。

 

认识的这半个月,我只知道每天回酒店的时候他都在客厅看着pad或者在书桌前戴着眼镜看电脑,可能在研究作业吧,不知道。尽管天天都在一起,我也毫不避讳换衣服洗澡

但进展只是,一起睡觉,嗯,只有睡觉。

 

打破这些的,是一天晚上,洪知秀的kkt…

:宝贝,我好想你。

我知道,他不是想我,是想和我做,准确的来说,是看我做。

 

凌晨4点多,身边的狗狗还在睡觉,我换了件方便脱方便洗的大T恤,只好去客厅…

 

和他的视频通话,向来是没有什么近期汇报和聊天的…他只会说,想怎样。

 

在很长一段时间,我也被他训练的,熟练运用他买的那些玩具。

 

还好31层,就算是在客厅,也不会被人看到,看到了又怎样…几个月前被他按在落地窗上的画面还在眼前。

 

屏幕里的我们,多数都是他看着我…

 

大概是想快点结束这事好回去陪狗狗睡觉,想要很快完成,手里的东西就加快了些,偏偏被他发现。

 

“我的宝贝,今天为什么这么不耐烦?是困了吗?”

“工作有点烦。”我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

“那更要释放压力了,不是吗?”他真的不会放过我的。

 

脚支撑着茶几的角度,刚好全都暴露在他眼前,酒店的灯光很亮,而我早已经在他面前没了羞臊,我满脑子想着卧室的那只小狗,竟忘记了是在和手机里的他做,哦,不,是做给他看。

 

倒也没那么没眼色,我听到卧室传来的脚步声,门响了一下停顿了几秒又响了一下,我知道,他看到了,当下的我,只想装给手机里那位,伺候好他,快点挂掉电话进房间。

 

值得庆幸的是,他那边突然有个会,电话挂断,我发了条kkt就把手机扔在客厅,套上那件大T恤随便去浴室清理了一下,回到房间的时候他装作没动过一样闭着眼睛躺在那里,“岁月静好”。

 

其实我不知道我在慌张什么,就连洗脸时沾到脖颈的水滴都没擦掉就忙着回来找他。

 

他睁开眼睛,吻掉了那滴恰到好处的水滴。

 

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圈着我,钻到我的脖颈间,呼吸温热扑向领口过大导致裸露在外的锁骨处。

 

良久,鬼使神差,“他是我老公。”

 

他听到这个也很久没有松开我离开我,但他可能真的不会继续陪着我了吧我想。

 

我转身离开他的空间,他往前挪挪搂着我,蹭着我耳后脖子。

 

天亮后,我没有在他睡觉的时候吻他,也没有留下任何讯息。

我认为,今晚回来的时候,将不会看到那个男孩坐在客厅的书桌前摆弄他的作业,吧台的垃圾桶里也不会有他的可乐罐,更不会在玄关看到他笑着走过来玩下身子埋在我肩头,抱着我进客厅。

 

但我的担心都是多余的,至少一半都很多余。

我打开门的时候,他的那双白色球鞋还在鞋柜旁边,他说鞋柜是我的,他只需要陪在旁边就好,所以就算是有空位,也没有直接占了鞋柜。

但他坐在原位,没有抬头看我,也没有迎上来跟我亲热,他在别扭。

我放下手里的包包和外套,光脚走到他身边,从他胳膊下面钻进去,跨坐在他身上,紧紧抱着他,蹭着他的鬓角,手还在卷他后脑勺的发丝。

他不说话,但他也没拒绝我和他亲热。

 

“在做什么?”我故意凑到他耳边轻佻的说。

“看资料,下学期要做的东西。”

“我明天不去公司,我们出去玩,好不好?”其实我也不怕被人撞见,反正洪知秀在韩国也没几个朋友,更没有谁知道我和他的状况,也可以说,我想给他一些我能给他的。

“不去。”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他的拒绝,准确来说,是故意别扭。

“那等下送你回学校?”我故意说要送他走。

“不回。”更别扭了。

“他不常回来的,只是时常需要像昨晚那样。”我不能说更多我和他的事情了,但我可以告诉他,你才是和我每天在一起的人。

“明天去学校附近的甜品店吧,我觉得你会喜欢。”

“好~”我眯着眼睛笑着回他,他憋着笑,我就一直这样盯着他。

看他快要忍不住了,就亲了下他的鼻头,想离开,却又被他拦回来。

“多陪我会。”

此时此刻,我在想,如果他能一直这样喜欢我该有多好,哪怕我和他不能够有未来,我不能给他别的什么,就只是互相喜欢,也足够了。

 

隔天,我没有再选高跟鞋,而是挑了跟他差不多的白色球鞋,选了T恤和浅色牛仔裤,应该和他的年龄还是差不太多的。

我打开车门坐上副驾驶,他自然是要去驾驶位的。

“是你想带我去的地方,所以今天的时间是你的。”

 

下车的时候,他牵上我的手,看着愣了的我笑笑,走在前面,我们跟普通的情侣没什么区别。

他特意选了无糖的蛋糕和无咖啡因的果茶,跟我讲着他学校附近的景色和店铺,津津有味。

他选的时间太阳不那么大,但他还是带我走没什么阳光暴晒的小巷,逛着他讲的那些小店铺,手没有松开过,他开心的像个吃到糖的孩子。

 

太阳落到半山腰,他才突然消失了微笑,问我:“累不累,是不是走太多路了?”

“不会,很久没这么逛过了。”我笑着摇摇头。

“那我们回家吧,我给你做好吃的。”他的笑容又出现在脸上。

 

那天我才知道,他原来是话很多很愿意分享的人,原来他一直在小心翼翼,怕我觉得他烦,怕我不喜欢他。

 

我想说,不是的,至少最后一句,不是的。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