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Scene

Description

水仙 

朴志晟x朴稚橙 含微量娜星

 

Foreword

Love Scene

朴稚橙第一次遇到这个和她极其相似的小男生是在闹市区的酒吧。

隔壁桌的那个男生长得和她及其相似,想忘记都忘不掉。看到他的时候他正在被朋友灌酒,有点消瘦的脸颊涨的通红。

有点可爱。这个是朴稚橙的第一影响。但也不是她会喜欢的类型。况且她已经有男朋友了,虽然正在单方面进行冷战中。

“我去外面抽根烟,你们先玩吧。”被酒吧太过喧闹的音乐吵得脑袋疼,太阳穴一直跳甚至有点耳鸣。

哎,果然不太适合来太吵的酒吧。朴稚橙把包里的烟和打火机掏出来侧过身避开一群群魔乱舞的男男女女直径走出了酒吧。

外面的风有些大,烟点了好几次都点不上。稚橙有些无语,不顺的时候连打火机好像都在欺负人。

手机屏幕上显示了好几个未接来电。大概是罗渽民打给她的。朴稚橙有点心虚的把未接来电的提醒给删掉了。点开微信一看,果然罗渽民给她发了很多条信息。

一股无力感突然从脚底窜起来,为什么一点都不想回复呢。晚风吹的心里一阵凌乱。

并不是想分手,也不是不喜欢了,可是最近频繁的吵架让朴稚橙很心累。如果不是因为罗渽民的原因,她大概不会选择和朋友来酒吧发泄。比起来这种人群密集的地方,她更愿意和罗渽民下班之后去看个电影再一起散步回家。

DJ打碟的声音配合着音乐好像只会让她更加的心烦意乱。

罗渽民还是契而不舍的又给她打了三个电话,犹豫了再三朴稚橙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你在哪儿?”没有问候,没有寒暄。这是他们两天内的第一次通话。质问的口气让人莫名的更加生气。

“我在酒吧。”烦躁的试图再次把烟点燃,她好像已经知道罗渽民接下来要说什么了。这大概是谈了三年恋爱的默契。但也不是什么好事,朴稚橙在心里呸了一声。

“你去酒吧为什么不给我说?我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你都不接。”

“就是因为你老是这样我才不想理你。”

当朴稚橙还是少女的时候,她美梦中的理想型男友大概就是朴渽民那样的。帅气又温柔,成熟又理智。大概是时间把人摧残的不像样子,被现实冲醒的朴稚橙才知道,世界上大概根本没有成熟的男性。

罗渽民很会照顾人,曾经恋爱脑上头的时候她逢人就炫耀。会做饭,会收拾家务,在她痛经的时候熟练的为她把热水袋泡好再去厨房煮一杯红糖姜茶给她。

甚至连她最好的朋友都很羡慕的说朴稚橙踩了狗屎运才遇到罗渽民。

罗渽民的好毋庸置疑,可太过沉重的爱总让她想要逃离。

“你是我女朋友,我不管你管谁?你又在抽烟?我听见打火机的声音了。你现在给我发个定位,我来接你。”不容置疑的口吻让朴稚橙一瞬间觉得自己受够了。

受够了被罗渽民当小孩儿一样管着,受够了太强的占有欲的束缚,受够了自己变得不像自己。

“我已经为你改的够多了。你知道我戒烟多久了吗?今天抽烟也是因为你!”忍无可忍地对着电话吼了一句朴稚橙就把电话挂断了。果断的按下了关机键。

无论明天会发生什么,至少这个晚上什么都不想去想了。

“我不想结婚!让结婚去死行不行!”

“姐姐要结婚了吗?”

朴稚橙想了五秒才反应过来有人和她搭话。是有些低沉的声线。吓得烟灰差一点弹到自己的手上。

“啊…吵架被你听到了吗?”

“恩…对不起不是故意的。我只是酒量不太好想出来透透气。”

朴稚橙把已经快要见底的烟丝灭掉才打量起来搭话的男生,才发现是那个长得和自己有些相似的小男孩儿。

其实朴志晟也不小了,大学都读了三年了。只是长得很嫩,一头板栗色的头发,穿着克罗心的连帽衫,一身黑。应该很受小女生喜欢。朴稚橙心想。但是长得太嫩了,五官和自己出奇的一致。

只可惜小朋友看着还未经人事,自己却已经被工作和爱情折磨的不成样子。

“不会喝酒就少喝点,又不是什么好东西。”说完又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块水果糖递给看起来酒气还没有消散的男生。

“我叫朴志晟,你呢?”他接过水果糖,又低下又像小狗一样用湿漉漉的眼睛看着朴稚橙。

她的桃花运并不少,但自从和罗渽民恋爱以后有意无意的和其他男人保持了陌生的距离。女性散发的荷尔蒙无处安放,扑面而来的男大学生稚嫩的气息让她有些心跳加速。像是丙烷遇上了明火,瞬间炸裂。

“哇,你连名字都和我差不多吗?我也姓朴,稚嫩的稚,橙子的橙。”

她期待着今晚也许还会发生更有趣的事,事情的走向如她预料一般继续上演。

“所以刚刚和男朋友在吵架吗?”有些小心翼翼试探性的口吻让人有些忍俊不禁。

“对啊,因为结婚之前的事吵架了。”即使知道朴志晟的心思,她也没打算骗他,实话实说。

又想起自己和罗渽民的不愉快。手不自觉的又点了一根烟。熟练的吸了一口,散出一片草莓味的烟雾。

“姐姐抽烟的样子好漂亮。”又是一句意味明显的话。以为是不谙世事的男生,原来不是啊。对着相似的脸这说的是什么话啊。

“尝一口?”朴稚橙把手里的烟递过去,过滤嘴上还沾上了一点自己的口红。

朴志晟没有拒绝,笨拙的接过烟吸了一口,刺激的气体还没有到喉咙深处就又从鼻孔里出来了。

被呛了个半死。拿着烟的手不知所措,看上去傻死了。

朴稚橙发出了今天第一次真情实意的笑声。太可爱了。明明刚刚还假装很老练的搭话,现在却被一根烟呛得咳嗽。

朴志晟觉得自己好丢人,在这个漂亮的姐姐面前出糗了。

可姐姐只是抬起手把他眼角咳出来的生理性眼泪擦掉。

“我教你吧。”

两个人在车上吻的难舍难分,唾液交换的声音太明显引的开车的司机想透过倒车镜一探究竟。朴志晟不好意思的把脸侧向窗外,耳根子红了一片。

到了酒店朴稚橙随手把灯光调暗,这不是她第一次开房。以前和罗渽民偶尔会突发奇想的去酒店住一个晚上,寻找一些新鲜感。

她当着朴志晟的面把自己喜欢的条带包臀裙脱掉,只剩下黑色的蕾丝边内衣。她看到坐在床边看的傻眼又痴迷的小男生满意的笑了笑就走进浴室了。

吊一下胃口才更有意思。

出来的时候故意没有穿任何的布料,只是用浴巾在身上裹了一圈。胸前的两坨柔软的脂肪呼之欲出。这是她向来引以为傲的部位。

朴志晟在外等的心猿意马,光是听到水声都觉得自己的下半身硬的快炸了。

“志晟啊,我洗好了你进来吧。”

朴志晟站起身不自然的扯了扯裤子,不想被朴稚橙发现自己的勃起,显得太不老练了。

浴室里冒着水汽,好像空气里被撒了催情的药。对视的那一瞬间朴志晟觉得自己的魂带着阳气都要被女妖精吸走了。

“你先洗吧,我在外面等你。”朴稚橙冲他俏皮的眨了眨眼,眼角的眼线向上挑起,显得格外勾人。

等朴志晟洗完澡,穿着黑色的四角内衣从浴室走出来。朴稚橙差一点像一个女流氓一样吹口哨了。

不同于罗渽民因为长期健身肌肉饱满的身材,朴志晟骨架略大,肩膀又直又宽,腰好像跟自己差不多细,腹部却结实的有着六块腹肌,像工厂出品的白巧克力砖。

她走过去,故意将大半部分都暴露在空气中的雪白贴在男生手臂上来回磨蹭,显得有些急不可耐。

朴志晟低下头轻轻的在的唇上落下一个吻。又像小狗一样伸出粉嫩的舌尖舔舐着她的下唇留下一片亮晶晶的水渍。顺着脸颊一路吻到朴稚橙的颈上。

轻柔的吻像是朴志晟本人的性格那样,太温柔了。酥酥麻麻的触感让朴稚橙忍不住的呜咽出声,她忘情的搂住面前男生的脖子贴的更近了些。鼻尖喷洒的气息像滚烫的液体浇在了全身的每个角落,忍不住的令人颤抖。

朴稚橙觉得自己的私密处已经开始冒出了淫水,艰难的用大腿根部反复摩擦却只是让自己更加难受。

焦急的抓过朴志晟骨节分明的大手就向自己的下体摸去,她只希望那一双手能够探过那一片深不可测的水潭再经过自己的秘密花园向更处走去。

灵活的手指小心翼翼的撑开她饱满湿润的花蕾,指腹的茧子挂过她穴里的嫩肉,一下又一下模拟着性器抽插的动作。

水渍声越来越响,朴稚橙能感觉到从肉逢里流出的蜜水顺着耻毛流到了大腿根上。她能想象身下抽动的手指连着一根根的银丝的样子有多色情。

朴志晟硬起的形状非常明显。黑色的四角内裤被撑的凸出来一块。尺寸可观。她用自己已经热得快灼烧的手掌隔着布料抚上那根性器。像摆弄玩具一样上下揉捏,引的朴志晟倒吸一口气。扯下身上的最后一块布料,硕大的性器露出来了。

颤颤巍巍的立着,房间里的冷气吹出了一片细小的疙瘩却不影响朴志晟的那根棍子长得非常漂亮。龟头处已经渗出了晶莹的液体顺着粉色的柱身留下,青涩又色情。

他单手扶着那根阴茎弯下身子朝着欲求不满的巢穴探去。温柔又强势的顺着朴稚橙流出的淫水
用前端一点点撑开厚实的阴唇。

“姐姐会痛吗?”朴志晟微微艰难的抬头询问身下的人,动作缓慢可面露的潮红显得那么隐忍又动情。

“呜…你快点插进来…我受不了了…”心口一致的扭了扭身子示意让朴志晟加快动作,强烈的欲望像成千上百只蚂蚁在身上爬动,搔痒的令人大脑一片空白。

意识到朴稚橙是有男朋友的人,情事大概经历了上百次,不会被轻易的伤到后朴志晟才大胆的将性器整根没入。

粗长的棍子碾压过朴稚橙身经百战的洞穴还是让她爽的脚趾拇向内扣起。痛感和快感交织在一起让她忍不住咬住自己的下唇,殷红的快要滴血。朴志晟俯下身子去拯救快要被尖利的虎牙戳破的嘴唇。

舌尖勾着舌尖,像两条如鱼得水的蛇缠在一起,分泌的唾液像是催情剂让朴志晟忍不住加快了下半身的动作。口水顺着朴稚橙的嘴角流下,划过白嫩纤长的颈部落在她突起的小山丘上。

被年轻饱含活力的身子顶撞的一摇一晃,胸前的两坨白花花的乳肉也跟着上下晃动,朴志晟只觉得自己的性器得不到释放越涨越大。

朴稚橙身上的每一处他都觉得漂亮的令人疯狂。

房间里充斥着此起彼伏的叫声,随着空气传播到每一个角落。刺激的朴志晟的大脑的每一根神经都随着女人的淫叫跳动。

身下的女人高高的昂起头,脖子伸得很长,不知道是腮红的原因还是被干的太爽脸颊一片粉色,眼角都泛起了湿漉漉的水光。

“志晟啊我快不行了,再插深一点…啊…”

龟头来回抽插磨到了洞穴里最敏感的那一块凸点,炽热的温度好像要把她给融化掉。她像一叶扁舟在无人的湖面漂浮找不到任何的支撑点。只能紧紧抓着朴志晟结实的臂膀,掐出了几道红色的手指印。

不断收缩的内壁夹着朴志晟的肉棒,湿润又绵软的嫩肉密不可分的吸附在上面,舒服的马上就要举枪缴械了。

他把朴稚橙一把抱了起来让她背过身子,双手掰开两颗圆润的屁股蛋子急不可耐的又插了进去。一手扶着女人的腰部,另一只手肆无忌惮的抚摸着右边的乳球,柔软的脂肪一手没办法轻易握住,多余的乳肉从指缝中偷跑出来,让朴志晟爱不释手的把弄着。

腰臀微微发力就把朴稚橙顶的找不到北,分泌的体液顺着那根作虎作威的棍子进进出出被摩擦成白色密集的泡沫。那两肉丰厚的阴唇被操的油光水润的,微微胀起有些发肿,轻微的疼痛感却让朴稚橙更加兴奋。

她心甘情愿的扮演者提线木偶的角色被这个年轻的男孩操控着自己身上最隐秘的敏感处,身上的每一块骨头和关节好像都被撞的支离破碎。

随着剧烈快速的冲击,两个人同时达到高潮点。滚烫的精液喷洒在花园里的最深处,激的朴稚橙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朴志晟起身想抽出埋在穴里的性器,朴稚橙却耍赖故意收缩了几下不准他出去。

有些调皮的举动引的朴志晟一阵发笑。他弯下身下亲了亲女人被汗水浸湿的额头。伸展双臂把她抱入怀中,将毛茸茸的闹到贴在朴稚橙的颈部,蹭了蹭,发烫的皮肤透着草莓般粉嫩的颜色,看的朴志晟刚刚平息的气息又隐约的紊乱起来。

“别闹啦,我累了。”听到朴稚橙的话朴志晟有些委屈巴巴的抬头盯着她,有点像受了委屈的大型宠物狗。

朴稚橙撑起身子慢慢往后退了一点,让已经有些软掉的性器退了出来,乳白色浓稠的液体也被带出来了好多,顺着勾缝流到床单上。

“好多哦,看来志晟很久没有处理过了呢。”她笑盈盈的带着揶揄的口吻冲着朴志晟说道。

“对啊,所以姐姐以后还愿意帮我处理吗?”

“今天只是例外。我可是马上就要结婚的人了。”朴稚橙拿过放在床头的烟盒和打火机,自顾自的又点上了一根,随意的靠在床屏上。

“我以为你和你男朋友彻底闹掰了呢。”

“哎,哪儿有那么简单就说清楚的事。都说到谈婚论嫁了,现在分手太得不偿失了。”朴稚橙看向他时的那双眼睛,承载了红灯酒绿的繁华景色,又像是装满了一整片浩瀚无垠的宇宙,繁星点点。淡淡的忧愁几乎一闪而过,随之消失不见。

“那姐姐还教我抽烟吗?”朴志晟穿好内衣和长裤盘腿坐在床上,好像又恢复到那个乖巧的男大学生的样子,青涩又稚嫩。

她俏皮的冲他眨眨眼,“只有一次哦,过时不候。”

两个人走出酒店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朴志晟拉着女生手,紧紧的十指相扣,指缝中温热的空气让人舍不得放开。

可朴稚橙叫的车子到了。朴志晟体贴的为她打开后门,拉住她的手腕,依依不舍的在她的脸颊留下一个草莓味的吻。

车子往更深更暗的夜色中驶去,最后变成一个点再也看不见了。

朴志晟从裤兜里拿出一根烟,是刚刚朴稚橙留给他的。想象着回忆里她点烟的动作。

又是那一股草莓的香味,又甜又酸。刺激的尼古丁和焦油苦涩的味道在口腔里瞬间散开。难受得让人想干呕。

大概永远都学不会抽烟了吧。他心想。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