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整蛊

Description

 


李帝努二十五岁的生日那天正好是一个周五。对于自己的庆生他表示非常不期待,与其说不期待不如说是有点抗拒。

坐在办公室,四月的阳光已经可以和夏日的媲美。照的浑身发热,电脑屏幕显示的表格,李帝努一个数字都看不进去。脑子里全是今晚上作为寿星被整蛊的特定环节。提前在脑子里演练一下,晚上可能就没那么难受了。

朴志晟作为他的亲亲男友,每次李帝努被恶搞的时候,不但不帮忙维护,反而与剩下的五个人狼狈为奸,在边上看热闹不嫌事大。

对此李帝努有气还不能发,只能独自坐在办公室头疼。李帝努不知道的是,往些年的整蛊都是以朴志晟为整蛊小分队队长,李楷灿为副队长进行的。

李马克对此也非常不理解,他总是在小群里默默的回复两句,无人关心他的想法。但李马克心里清楚,朴志晟是想让平时内向孤言寡语的李帝努热闹的庆生,而李帝努大概只想和朴志晟甜甜蜜蜜单独度过生日当天。

李马克决定今年做个敢说敢当的好人。

提前一周就在李帝努庆生小分队里发言了。

“大家要不今年让叽子和小狗单独过吧,连续三年整蛊寿星但怕是有点遭不住了。”

除了朴志晟大家纷纷覆议,搞了半天除了朴志晟这个傻瓜,人人都知道李帝努的小心思。

到了晚上朴志晟才在群里发言。

“啊…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单独给Jeno哥庆生诶😰万一我搞砸了怎么办…” 

朴志晟刚刚把消息发出去,手机就收到了另一个人的信息。来自他的哥哥李楷灿。

“呀朴志晟,我看你像个木头!这还不简单吗?”

朴志晟的手机一直叮咚叮咚响,李楷灿给他发了大概有十条消息。总结一下,就是让朴志晟把自己打扮成礼物送给李帝努。信息结尾还发了一个小黄人俏皮眨眼的emoji。

生日当天的寿星正在思考今年那群人又要怎么整自己,手机响了一声。李楷灿发来一条莫名其妙的信息。

“兄弟,你有福了,记得请我吃饭”没头没尾,意味不明,根据李帝努对这群人的判断,估计又是什么新颖的整蛊方式。

“这福气给你你要不要啊?”李帝努翻了个白眼咽下一口恶气回复。

“这福气我还真不敢要,估计你也不敢给。”

而朴志晟那边正在家和罗渽民热火朝天的视频商量晚上的惊喜。

家里2米x2米的大床上铺满了各式各样的情侣内衣和性感睡衣。

最后经过一系列激烈的讨论,朴志晟和罗渽民一致决定,上身短款jk套装最好,谁让李帝努老是说读高中那会儿的朴志晟特别可爱,连手机屏保都是穿着高中校服的朴志晟。朴志晟决定今年圆自家亲亲男友一个美好的梦。

jk情趣内衣非常简单,两三下朴志晟就穿好了,为了不让下班回家的李帝努看出来,又在大热天套了一套连体的绒面料的小鸡睡衣,这谁看了都不会往那边想。

李帝努开始收拾准备回家的时候,朴志晟已经算好时间把早就买好的草莓奶油蛋糕摆放在桌上,开始用不怎么精湛的厨艺解决晚饭的食材。

“志晟我回家啦”迎接李帝努的是厨房霹雳吧啦一针作响。还没把鞋脱了,李帝努脑子已经开始痛了。今年又是什么新玩法。

出乎意料的是家里除了朴志晟居然其他人都不在。朴志晟慌张从厨房走出来对上李帝努疑惑的眼神,脸一下涨红了。

“啊…那个今天就我们两个庆生可以吗哥”朴志晟讲话支支吾吾,声音越说越小,看着不像是演的。李帝努表示十分欣慰,比起惊吓式的庆生,还是安安静静的和男朋友一起过更令他开心。哪怕没有惊喜都足够了。

两个人在饭桌上气氛融洽的吃完了朴志晟做的意面,还开了一瓶红酒。整个气氛好到让李帝努已经开始遐想晚上要做的事了,以前的生日都是以七个人全部喝醉躺在地上沙发上不醒人事收尾。这一次他一定要把前几年的寿星待遇全部补回来。

酒量极差的朴志晟闷头喝光红酒杯里的大半杯酒。酒壮怂人胆,晕晕乎乎的状态下他才能厚起脸皮把外面的小鸡睡衣脱掉。

饭后两个人依偎在沙发上看电影,殊不知两个人各怀鬼胎,注意力根本不在电影上。

关了灯,客厅里只有电视屏幕随着画面光线一闪一暗。喝了酒之后朴志晟一直觉得身体微微发热,穿着连身睡衣不太好受。

“志晟啊要不你换一套睡衣吧,看着好热,你的额头都冒汗了。”李帝努不懂为什么大春天朴志晟在家也要把自己包裹的那么严实,脖子以下连个缝隙都没有。本想借着看电影的理由坐下来靠在一起,摸摸他软嫩的皮肤再乘虚而入都找不到机会。

朴志晟突然挣脱开李帝努环在自己腰间的手臂,扭扭捏捏的站起来把自己的身体强行撑开李帝努并拢的膝盖。脸上的表情不自然到李帝努以为朴志晟被七大姑八大姨强迫在自己面前表演一段才艺。

但朴志晟只是颤抖着手轻而缓慢的拉开了睡衣的拉链,像拆礼物一样小心翼翼的将穿上情趣内衣的自己展示在李帝努的面前。

李帝努惊的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他万万没想到朴志晟会用这个鬼点子给他过生。

看着李帝努吃惊的眼神,朴志晟有些委屈,明明都穿成这样了,难道他不喜欢吗。

“宝贝,谁教你这些的?”收回了下巴,脑子里的片段,李楷灿的短信,只有两个人的夜晚一切都变得逻辑。看着朴志晟委屈巴巴的眼神,喝了酒泛红的脸颊,李帝努温柔的揽过朴志晟的腰,让他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朴志晟一个踉跄,双臂顺势勾上在李帝努的脖子上,细尖的下巴靠在李帝努的颈窝,再用柔软的脸颊蹭蹭脖子。

“哥不喜欢吗?我明明准备了很久的。”

朴志晟平时的声音低沉富有磁性,音色响大提琴一样沉稳又优雅。但是每次撒娇就会变的软绵绵,客厅里一瞬间被注满了棉花糖,带着红酒味的气息扫过李帝努的脖子和耳垂,李帝努只觉得下半身硬的发痛。

他默不作声,双手勾起朴志晟的脚后跟让他把自己的腰夹的更紧一些。再顺势用骨节分明的大手慢慢的抚摸朴志晟白嫩的大腿。

明明都是男性,但朴志晟的皮肤却只有非常稀疏且色素很淡的毛发,摸上去非常的柔软光滑,让李帝努爱不释手。

朴志晟不安分的坐在李帝努的腿上,屁股扭过去扭过来,好像不满足只有大腿上的抚摸。李帝努的欲望悄悄抬头,完全硬起来的柱身不停的摩擦着他的下半身。粘稠的前列腺液打湿了内裤甚至蹭在了自己的百褶裙上,可朴志晟管不了那么多。

他起身跪下,急不可耐的扯下李帝努的家居裤,又粗又硬的红紫色性器像是隐忍了很久终于得到解放跳了出来打在朴志晟的脸颊,调整好位置朴志晟就把李帝努的鸡吧塞入口中,但尺寸太大,一口气含不完。他放软了自己的腰部,像小猫一样俯身,温暖的口腔将大半个性器保住,柔软的舌头一边舔舐着胀满青筋的柱身,又像蛇一样不停在李帝努的龟头铃口打转,时不时从铃口缝隙中冒出的液体被朴志晟全部用舌尖舔去。

朴志晟乘着酒意狠下心来将嘴里的宝贝含的更深了,龟头抵住自己的喉咙,有点反胃甚至想干呕,但依然不想放过阴茎的每一寸。渗出带腥气微咸的液体他温顺的吃掉。

李帝努双手按住朴志晟的后脑勺,眼前一片绮丽的景色让自己的鸡吧快要爆炸了。深蓝色的百褶裙衬的朴志晟的肤色更加白皙,裙子是给女孩儿量身定做的,对于身高一米八的朴志晟显而易见的太短。裙摆根本遮不住他的臀部和大腿,白色的三角内裤掐在了勾缝了,露出了形状圆融泛着光泽的屁股蛋子。

身下的人儿像小猫一样,伸着软舌讨好般的吃着他的阴茎。明明眼角都泛红了但努力含进去的样子太过可爱让李帝努更想欺负他了。他猛的一顶胯,让阴茎进到很深的位置,在朴志晟那张被撑满的小口中一下又一下重重的抽插起来。

激情的前戏让朴志晟整个身子柔软了,前面和后面都开始流水,后穴还是不自觉地收缩,他想让李帝努赶紧用又长又粗的鸡吧狠狠的操进去,把穴里的嫩肉干烂。

朴志晟吐出口中的巨物,唾液洗涤过的阴茎变得油光水滑泛着光,直挺挺的立着。

“哥哥…你直接插进来好不好…”朴志晟知道自己什么样子最漂亮,他故意收着下巴,两颗黑葡萄似的眼珠子娇媚的向上挑去,大胆的勾引着李帝努的没用根神经。还故意用脸去蹭蹭那一根紫红色的棒子。

李帝努一把抱起朴志晟拖住那两颗像水蜜桃似的肉蛋子,吓的朴志晟细长的双腿赶快夹紧李帝努的精瘦的腰部。喝了酒之后脑子醉晕晕的,哪儿哪儿都用不上力气。整个人软软的靠在李帝努的身上,将全身的重量都托付给他。

回到卧室,内心焦急却还是怕伤到朴志晟的李帝努轻轻将怀里的宝贝放在床上。胸口的短款衬衣早就被蹭的卷了上去,李帝努反手将房间里的氛围灯打开,昏暗的灯光不妨碍李帝努将面前的朴志晟看的一清二楚。

白皙的身子很瘦,不带一丝赘肉所以连尺寸偏小的jk服也能穿上,胸前系上的蝴蝶结已经散开露出一大片月牙状的锁骨。两颗像小樱桃似的乳头不知是因为被布料磨到了还是因为过于动情而挺立着,在空气中引诱着李帝努的视线。

朴志晟的乳晕不大,乳头是粉粉的像是花瓣的颜色。李帝努俯下身子将其中一颗含在嘴里,舌尖认真的舔舐,好像真的能吸出奶水一样,又用齿牙将其轻轻咬住,不停的用不光滑的齿面刺激那一颗粉嫩的小樱桃。前端被李帝努弄成糜烂的艳色,像盛开过后要败落之前的最后一抹深红。

“老公…另一边也想要,你摸摸它好不好?”

在动情时刻的朴志晟也从没有主动喊过老公,不知是不是因为喝了酒的原因,今天格外的大胆。李帝努只想立刻满足他,另一只手用大拇指和食指的指腹揉搓着那一颗没有被照顾到的乳头,又或者拿指甲缝坏心眼的戳着。

胸口上满是李帝努留下的鲜红色的咬痕,朴志晟吃痛的想叫出来,但是爽到他没有办法好好说话。他喜欢李帝努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昭示着,他属于李帝努,而李帝努也只会在他面前失控,从一只雪白的萨摩耶变成一只归属于西伯利亚平原上泛着犀利眼神的狼。

后穴不停地收缩,外层的嫩肉早已被朴志晟动情留下的淫水染的亮晶晶。一根手指插进去,内壁好像感受到了无耻的侵犯,荷尔蒙和睾丸素却控制着大脑传到身上的每一根神经和和每一处肌肉,想把异物挤出去但那些早已被调教好的肌肉还是不停的吮吸着李帝努的手指。

“宝贝,你这里不让我走啊”手指不停在穴内打转,想找到朴志晟的高潮点。

“唔…哥哥你再插深一点…啊…求你了”朴志晟起身翻过身跪下,用手掰开屁股,将流着水的小洞对着李帝努,希望李帝努将他那早已蓄势待发的棒子插进去。

起身将朴志晟略微张开的八字形腿并拢,将他身子掰直,一只手还在穴里,另一手抚上朴志晟那一根颤颤巍巍冒着晶莹蜜液的欲望。

“啊…哥…老公我不要了…呜呜你不要弄我了我受不了了…”李帝努深知那不是一种拒绝,不停的上下撸动,不轻不重的揉捏着下面的睾丸。

前后都被伺候的刺激让朴志晟快疯了,他只觉得自己的酒气被玩弄到快要蒸发,连带着他的灵魂一起消失不见。身后的敏感点被李帝努找到,不需花技巧的讨好,就可以让他达到今天的第一次高潮。

浓稠的精液随着朴志晟身子一抖便射在了李帝努的手里。那一股快意让朴志晟一瞬间的失明,他以为自己快死了。乳白色的浓液顺着李帝努的手指缝隙滴落在深蓝色的裙摆上。

朴志晟害羞的想用短小的衬衣遮住自己的羞红的脸,偏偏李帝努还要用舌尖将自己浓稠的体液舔进口中。粉嫩的舌尖染上了自己的乳白,李帝努一手扣住他的后脑勺逼迫朴志晟和他接吻。

泛着腥味还有些咸咸的味道像是空气里撒了发情剂,彼此的舌尖疯狂的缠绵在一起,分泌的唾液顺着下巴不停的滴下。

“志晟你这样好色啊…你是在故意勾引我吗?”李帝努稍稍离开了一些,用舌尖舔舐着朴志晟的下唇,看着他的眼睛,自己的眼神里却是像猛兽盯上猎物势在必得的精光。

朴志晟下意识的想要逃开,李帝努却拖住他暴露在空气里的两条大白腿。

将早就挺立的性器猛地插进朴志晟已扩张好的后穴,他操得很用力很重,没有前戏的时的温柔体贴,像是要把身下的人拆吃入腹一样。每一下都那么重,那么深。

可怕的快感密密麻麻从脚底一直传播大大脑,刺激的朴志晟整个人像从云朵上掉下来,浑身无力。纤细的小腿无法继续环住李帝努的腰部,李帝努双手一拉,将一只腿抬到自己的肩膀上,那一股劲不像是做爱,没有温存没有耐心。有的只想把身下的人操到落泪。

硕大的龟头无节奏但快速的顶着朴志晟后穴的敏感点,他们像一根针管,稍稍拉开距离,空气进入他的身体,再狠狠的被送出去。黏腻不分你我的蜜液将床单侵湿,两人结合的声音清脆的啪啪作响。

朴志晟微微的张着嘴,想在陆地上无法呼吸的鱼,贪婪的喘息着,口水不受控制的顺着嘴角流下。他又想射了,浑身小弧度的抽搐着。李帝努使坏抵住了他的马眼,不让他射。他细腻白皙的肌肤发红发痒,浑身上下都是被快感支配的麻痒。

“啊…求你了…让我射吧,求求你了…我要坏掉了。”朴志晟含着口里的唾液,被李帝努狠狠的顶撞着,没有办法完整的说出任何一句话。

“不够…啊…老公的鸡吧好大顶的我好舒服…”

“宝贝,你到底是想我操得更狠还是停下来啊?
不好好说清楚的话我不明白哦”

回复他的只是李帝努恶劣的语句,而下半身的耻骨还是不间断的猛进猛出。

“我们一起好不好,我想和你一起。”

见朴志晟浑身泛红身上密密麻麻的吻痕,耻毛湿漉漉的粘在一起,裙子上是精液,胸口的蝴蝶结和白衬衣早已被泛滥的口水侵的透明。知道自己欺负狠了,只能放软口吻委屈巴巴的好像是征求朴志晟的同意。

朴志晟眼里,李帝努此时像一只诡计多端的肉食动物,把纯良的小动物往自己的巢穴里引。但那是李帝努啊,他心尖上的人。就算是圈套,只要李帝努高兴他就心甘情愿的跌入计划好的圈套中,乖乖的被拆吃入腹。

闭上眼,眼角被刺激的水汽划过,默许李帝努的行为。李帝努也不忍心再让朴志晟等下去。加快了抽动的频率,肠肉好像天生吸附在他那一根棒子上去,被带动的一上一下。洞口的褶皱被操的红的快要滴血,朴志晟的抽泣的声音释放了李帝努兽性的本能。

他将朴志晟背对他抱起,坐在自己的胯间,肉棒死死的抵住深处。几乎被塞满的窄缝里偶尔溢出一点和泡沫没差多少的透明液体,沿着颤抖的臀线落到他的大腿上。

李帝努毫不留情的挺身一下一下的撞击着幽穴。不管朴志晟哭的多厉害,他都不会退让。快要达到高潮的朴志晟下意识夹紧后穴,那些肠肉更加肆意的缠住李帝努的鸡吧,猛冲一阵终于交代在温暖的巢穴里。朴志晟被刺激的也一鼓作气将精液射出。后面紧密相连的地方流出一股股滚烫的浓液。

一番激烈的床事过后,朴志晟累的连抬手的力气都没了,顾不得床单被弄得乱七八糟,身上也粘粘糊糊,含着醉意就沉沉睡去。

李帝努看着身边已经熟睡的朴志晟,将他额头上被汗液粘住的刘海理好,眼里是浓到化不开的爱意。将人打横抱起,转身去了客房。

拿纸巾把身上那些爱液清理干净,再将被子严严实实的包裹住朴志晟的身子。李帝努去厕所洗漱了一番便上床抱住身边的人,将朴志晟圈在自己的怀里。

“哥…生日快乐,我爱你,要和我一直在一起哦。”怀里的人闷声闷气的小声说道。也不知道是梦话还是被吵醒,眼睛都睁不开了。

心里最柔软的一块被告白似的话语戳中,知道可能朴志晟听不到自己的回复,但还是想告诉他。

“谢谢宝贝,生日礼物我很喜欢。我不会离开你的,你的愿望一定可以实现。”

事后的睡意侵蚀了李帝努的全身,他轻用脸颊蹭蹭朴志晟细软的黑色发丝。也随即进入了梦乡。梦里有他还有他这世上最疼爱的心上人。

Fin.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