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燦 | 春

Description

*校园露营文     *性转

Foreword

四季变化时,总有个前提、有个预告。

 

 

1

李东淑喜欢李帝努时,也是有迹象的。是在那个学校露营的时候….

 

 

“同学,可以帮我提水到前面吗?”李东淑看到储水桶要没了,想说可以帮忙提水来,结果,提不起来了。好巧不巧转头就看见路过这裡的李帝努。

 

 

李帝努先停下脚步,想了想还是走过去,什麽话也没说得就提起对他来说没什麽的水桶。

 

 

“谢谢你”李东淑不好意思说着,她可是一点都不想来的,但最后被某个傻瓜说动才参加露营的。

 

 

李帝努没回答,安静地走在他前面,然后走到储水桶旁把水倒进去“这样就可以了吧”收拾好他才准备走回朋友那,但李东淑再一次叫住了他。

 

 

“你一个人睡帐篷对吗?等大家都睡着了,我去找你,算是报答你”李东淑边收拾掩着耳目的跟他这样说,说毕,就跑回大伙那,留着李帝努站在原地,思考那句话的意思。

 

 

露营不可或缺的是晚上的营火晚会,热情、活力还有感动。唱唱跳跳的活动是缺少不了的。

 

 

等到洗漱好,躺在帐篷裡都已经是晚上十二点的事了,但李东淑没有忘记他要做得事。

 

 

耐心地等到凌晨一点,裹着厚外套轻轻地拉开帐篷拉鍊,又轻轻地拉上不让裡面的好闺蜜,就是拉她来得人着凉。蹑手蹑脚地找到比较旁边一点的帐篷,慢慢地拉开,就对上李帝努侧卧着像是在等她的眼神。

 

 

“在等我”声音很小也夹带着拉上帐篷拉鍊的声音。

 

 

李帝努穿着运动外套,套着自己带的运动裤,听她说的话但也没回话。

 

 

“跟我做爱吗?一句话”

 

 

“这麽直接的吗?”李东淑听到这句就想走,外套却被拉住。

 

 

“喜欢我?”李帝努整理好被子,边脱了外套和裤子躺到裡面,又眼神示意前面的人。

 

 

李东淑了解意思地也脱掉身上的东西,只剩着为了这一刻而偷偷在洗漱时穿在裡面的丝绸内衣,太冷了她快速地躺进被窝裡。

 

 

“穿这样,说你骚会生气吗?”说着他让她面对自己,又抚摸了后背。他哑着嗓子说道“别人帮你提水,你也这样报答吗?”手故意的扯了扯后背连结到前面的带子,耳边就听到了轻微的喘息声。

 

 

李东淑边承受着那带子勒着她前胸的束缚感,边把整个人微靠在他怀裡“没有,喜欢你才故意叫你提的。我没骚,而且你不是还挺喜欢的吗?”

 

 

李帝努身下的东西有逐渐变硬的感觉,他捏过李东淑的下巴,就这样亲吻起来。双唇紧贴,互相交换着对方的口水,还勾着对方的舌头,像是要把对方逼到最后。

 

 

“第一次还是?”李帝努埋在她的脖颈内,舔着她打着小耳洞的耳垂问她。

 

 

“第一次”李东淑也没閒着,手已经伸到下面摸着早在内裤上隆起的硬物,慢慢地上下来回抚摸。

 

 

李帝努从脖颈上往下移到胸前,舔掉上面薄薄的汗后,开始舔弄着她。他又握着她的手伸进他的内裤内,教她做更进一步的事。

 

 

“第一次不该在这裡,愿意的话就去我那吧,我一个人住”李帝努看着她,牙齿拉过她胸前的衣物,整个含住那迷人的东西。

 

 

李东淑面对突如其来的刺激没防备的就想叫出声,但她却一把发洩在李帝努的肩上,她在他的肩上留下了一枚齿印,在标记东西一样。

 

 

“天亮前必须回去”李东淑提醒着他,手握着的东西,她套弄着没有停下。

 

 

“早就有听闻妳,没想到这麽….”话还没说完,因为另一个生命被人玩弄于鼓掌间,被轻刮了头部就太刺激了,他赶忙停下话。

 

 

“还有一天的露营,就照顾我一下了”说着,手套弄太快没多久就让李帝努的东西在黑色内裤上形成了强烈对比。

 

 

李帝努回过神,沾起一点白色的黏稠液体,抹在他刚刚才舔过的李东淑身上,对方还色情地把他的手指伸进嘴裡吸允起来。

 

 

结束这夜晚的报答,李东淑想起身回去了,不然她那闺蜜又一定打破砂锅问到底,她晚上跑去哪。

 

 

李帝努不想放过她一样,扯着她又是一阵亲吻,直到被人推着胸膛,才甘愿放过对方。

 

 

在她拉上他帐篷的那刻,他说了“下次再叫我提水吧”,让李东淑快速地拉完拉鍊,拉紧外套回到自己的帐篷内。

 

 

一次故意的请求,让李东淑在李帝努心裡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隔天又再一次碰到面的两人,没有做出什麽,只是看着彼此的眼神不再单纯,总是会在递东西时故意诱惑着对方,故意翘起的臀部,还有那故意贴近的身体。

 

 

只有他们才知道,彼此无时无刻在关注着对方。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