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和狗狗一起散步

Description

诺诺狗狗第一视角

Foreword

  我叫李帝努,我是一只萨摩耶。

  很神奇吧,我有一个人类的名字。我的小主人给我起的,他叫朴志晟,今年五岁了。

  我从他出生之前就认识他,记得志晟妈妈把我领回家的时候,她的肚子大大的,我听人说,这是因为她肚子里有小宝宝呢。

  其实狗狗能听懂人的语言,要不然怎么能做人类的好朋友呢,我们在成为人类的狗狗前,都需要在狗狗国进行训练,要学习很多种语言才行,因为并不知道会降临到人类的哪个国家,很辛苦吧我们。

  后来小主人出生了,他第一次回家的时候,在摇篮车里哭的很大声。我想凑过去看看他,却被保姆拦在一边,好委屈啊。不过我好心急,跳到摇篮车旁边,把我的脸拱过去了。

  他还红红的,头上没有几根头发,眼睛微微张开一点点缝。跟刚出生的小奶狗差不多,我心里想着,用鼻子把他掉下来的眼泪擦掉,想哄他开心,我使出浑身解数,又蹦又跳的,最后把摇篮边的奶瓶碰到了。我好像犯错了,耷拉着尾巴等着挨骂,但朴志晟笑了,他哧哧的笑着,还吃着自己的大拇指。

  我想,我的主人到底是谁呢?是朴志晟的妈妈还是朴志晟呢?

  我去查阅了狗狗国的宪法手册,原来是谁给了我名字,我就是谁的狗狗。

  从那天开始,我上蹿下跳的围着朴志晟,那时候他才刚上幼儿园。躺下还没有我长,他真的能当我的主人吗,我有点不敢确定。后来他突然说要叫我李帝努,好像是他在幼儿园三个好朋友的名字的结合体。

  虽然有点奇怪,但我感觉很好。那天我带着我的新名字偷偷前往狗狗国登记处,很骄傲的用我的爪子在登记手册上盖了章,我也是有主人的狗狗了。

  朴志晟一天天的长大了,这小子其实蛮厉害,很小就去学舞蹈了。我经常趴在舞室门口,看到他高兴的时候,我也跟着站起来摇尾巴。其实我看不懂舞蹈,只是觉得他高兴,所以我就高兴。

  后来他上初中了,那天在楼下看着他回来我冲过去围着他转圈,他抱着我亲的耳朵和鼻子,我看着他的眼睛,里面也有我亮亮的黑色瞳仁。

  他抱着我跟我聊天,朴志晟就是那么特别的孩子,他坚信我能听懂他的语言,经常跟我说话,一说就很久。他说,他有了新的梦想。哇,我记得那个时候,他的眼睛好亮,额头前的碎发被汗打湿了轻轻的粘在一起,他抱着我埋进我的毛毛里,好像呼吸都带着快乐。

  我也好快乐,因为他快乐,我就快乐。

  好像因为他的梦想,朴志晟很少回家了。那个时候,他不快乐,别人不知道,但我是知道的。

  回家的大多数时候,也只是在自己的房间里,抱着我一下一下的给我顺毛。可以说吗?朴志晟真的长大了,从前他小小的,像个小团子,请原谅小狗的语言能力不强,只能想出这样的形容词了。

  我的小狗人生第一次郁郁寡欢,我觉得我一定是得了抑郁症,是看到小肉干都没有兴趣的严重程度。志晟妈妈带我去了医院,我躺在那个小铁床上,凉凉的,根本没有朴志晟屋子里的地毯舒服。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我的脖子上套了个东西,很难受,肚子也很难受。这个时候我突然更想朴志晟了,忍不住趴在门口数他没回来的日子。

  人的梦想真的是好东西吗?我第一次怀疑自己的判断,我又想起来那天朴志晟发亮的眼睛,嗯,应该是吧。只要他高兴,我就高兴。

  可是,我还是不高兴,因为见不到朴志晟,我的小主人。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志晟妈妈把我抱在腿上,摸着我的头,说我已经变成一只老狗了。我惊讶极了,我难道不是小狗了吗?挣扎着跳下来,跑到镜子前面,好像确实是的。

  我的毛不再蓬松了,好像眼睛也耷拉下来了。我又抬了抬我的后腿,唉,抬不起来了。我好像确实老了,可是朴志晟看起来很好,明明我没有跟他差多少岁才对。

  看着小方块里,朴志晟在里面跳来跳去的,我有的时候会担心会不会磕到他的头,毕竟他看起来很高了。我又开始担心,朴志晟越来越高,我却越来越矮了,他不会要去狗狗国登记处毁约吧,那我就变成没人要的狗狗了。

  我等啊等啊,等了好久,朴志晟终于回来了,这次看起来他很开心,抱着我说着什么一位什么的,我也听不懂。我蹭蹭他的胳膊,拜托他带我去散步。走到幼儿园门口的时候,我停了好一会儿,确实有点累了。

  那时候,小小的朴志晟抱着我,我的头还能放在他的肩膀上,轻而易举的就能看到他的眼睛。现在我需要用力仰着头,避开阳光的直射,才能勉强看到他的脸。

  唉,我真的老了。

  这次朴志晟要出门之前,我久违的跑过去围着他蹭了又蹭,他也很开心的蹲下抱着我,亲了亲我的鼻子,让我等他下次回来,给我带国外的小肉干。但是我知道,我好像等不到他回来了。

  看着他一步一步走出去,回头的时候,我好像又看到了那个小男孩儿,蹦蹦跳跳的,一点都没有变嘛我的小主人,小朴志晟。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狗狗自然死亡的时候,也是有感觉的。我跟着一只杜宾犬走到狗狗国的登记所,很神奇的是,我好像变年轻了,控制不住的又跑又跳的。想跟朴志晟炫耀来着,但是一回头只有黑黑的一片。

  我稀里糊涂的按了爪子印章,别的没听见,就听见办事处的那只吉娃娃问我要不要续约,说实话,我不太懂续约的意思,但在那个表格上看到了朴志晟幼儿园的证件照,我忍不住拿我的爪子摸了摸,没想到这就算是盖了章。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我居然躺在绿化带的泥地里,腿还好痛。我挣扎着低头看了看自己,老天!我怎么变成了一只蝴蝶犬!

  我忍不住趴在地上呜呜哭了起来,这样子的话,朴志晟应该认不出来我了吧。

  “你要不要跟我回家啊?”

  欸?跟朴志晟好像啊,就是看起来老了点,他把我抱在手里,扶着膝盖站起来。

  我看到他的头发也汗津津的,就是掺了些白发,还看到了他的眼睛,这次不用躲避刺眼的太阳了,我看到他的眼睛里也有我的黑色瞳仁。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