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讨厌和想死吗

Description

 授权翻译

- 东仁/灿俊/搜美

甜文/一发完

Foreword

 

 

我们学校有一对众所周知的情侣。罗密欧与朱丽叶吗?不是,是你讨厌和想死吗。

 

 

 

 

 

 

  都说不能跟朋友一起去江南,但是禁不住朋友的拜托,于是就跟他一起去了社团活动。这个社团里有两位奇怪的前辈。自从我认识他们之后,他们就每天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拌嘴,我以为他们关系超级不好。然而他们俩分别呆着的时候,没有比他们再好的前辈了。经常关照我,还会帮我找习题集,因为我是新生还会经常请我吃饭。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要他们俩一碰面,就会拌嘴;所以每当我夹在他们中间时,我就会非常想死。我真的有很多疑问,他们俩为什么关系这么差,为什么其他人都不劝架…他们是竞争对手吗?我就这样每天看着眼色过了一个月,就迎来了新生欢迎会。然而再过一段时间就是考试周了,这个时间点开什么新生欢迎会啊,估计就是部长自己馋酒喝了吧。’欢迎会就是为了让大家增进感情,拜托跟我一起去啦‘于是又承了朋友的拜托,跟着一起去了江南…不是,其实是到了个小酒馆。入座以后环顾四周,我看到了坐在另一张桌子的他俩。真是搞不懂了,他俩关系那么差,怎么还总呆在一块?

“那个…或许东赫前辈和仁俊前辈…他们关系是不是特别不好啊?”
“啊,原来你还不知道啊。他俩是有名的当代罗密欧与朱丽叶。”

  罗密欧与朱丽叶不是因为抵抗家族反对,双双殉情的爱情故事吗?所以是说他俩在交往的意思吗?他们俩跟哀怨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相比,家族之间应该能亲近点吧。每天争吵不休,一天不吵还心慌。但是大家竟然把他们称之为罗密欧与朱丽叶。

“罗密欧与朱丽叶吗?”
“呀呀,那样说的话他会误会的。准确来讲,应该是你讨厌和想死吗。”
“内?”
“一个家伙天天说着‘你讨厌人家要生气气啦’所以是你讨厌;另一个家伙天天说着‘你死定了我要杀了你’所以是想死吗。他们完全是‘幻想情侣’啊。快看那边,又吵起来了。”


  我随着前辈的视线望了过去,他们现在是在就着‘烧酒是初饮初乐还是真露’在争吵。上次吵架是因为‘面包是可颂还是贝果’。

“不是吧。烧酒当然要喝真露了。因为东赫赫是小精灵,只喝露水。”
“说啥呢。你根本不懂烧酒。烧酒当然是初饮初乐啊。”
“现在哪还有人喝初饮初乐啊!!”
“我!我喝!!你算什么!对我吆五喝六的?!”

  今天果然也是毫无意义的对话,一看就是双方都喝醉了,我好担心他们越吵越凶,那可怎么办才好啊。那两位前辈的音量还挺大的,但是也不是会影响到其他人的程度。他们俩要是发生肢体冲突的话,可怎么办啊,我惴惴不安地想着。然而除了我,其他人都是一副司空见惯好像是经常发生的事情一样,谁也没有给他们眼神。甚至连餐厅老板也是。他们俩好像是这家店的常客,所以餐厅老板也是一副很熟悉的模样。但是在一家餐厅里,某个座位特别吵的话,无论如何都得去问一问情况吧。但是他俩如果是在交往的话,那到底为什么总吵架呢。

“咱们真的不用去劝劝架吗?”
“随他们去吧~他俩吵着吵着就会突然消失不见的。”

  虽然我很担心,但是我也并不想夹在他们中间来回看眼色,所以我决定相信前辈的话。之后他俩加入了其他前辈之中,就好像忘了吵架那回事一样,玩得很开心。我刚刚成年,还不太适应喝酒;一有人跟我举杯我就喝,渐渐我开始感觉头晕想吐。于是我好不容易避开了一直拉着我喝酒的前辈,来到了室外;但是顾客等候区那里传来了声音。于是我看向那里,令人无语的是他俩正在那边接吻。刚才明明就着初饮初乐还是真露吵了100个来回。吵来吵去有什么用呢。结果还不都纠缠到嘴巴里面去了…

”你嘴里有真露的味道…”
”你怎么总是破坏气氛,我生气气啦。”

 

 

 

 

  今天我得知了一个新消息,原来他俩不是一个系的。东赫前辈跟我是同一个系的,仁俊前辈是其他系的。但是昨天仁俊前辈却跟我说如果需要习题集的话找他就行,他能帮我找…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啊。他是要从东赫前辈那里拿吗?

”不是。你为什么要跟他联系?不是有我吗!你干嘛让他帮你找习题集!”


  额…看来跟我想的好像不一样。


“朋友之间不能互相联络吗?再说了那一科的习题集你根本没有啊。”
“因为我不用习题集就能考得好所以才没有的。”
“总之你就是没有。”
“但是我可以帮他找人要啊,为什么你亲自跟他发消息主动说要帮他找习题集啊你又不是我们系的。”

  他俩好像是因为我在吵架,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我怎么就没想到仁俊前辈不是我们系的呢。他俩无论何时何地都贴在一起,我当然会以为他俩是同一个系的啊,结果竟然不是。更何况任谁都会以为仁俊前辈肯定是要和东赫前辈借资料吧,结果仁俊前辈却是跟其他前辈…不是。我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劝架。

“那个…前辈…”
“啊,我只是跟他说如果需要习题集的话就跟我说,其他就没有了!”
“不是,你不知道他对你很关心吗?”
“人家有对象的,有什么关系啊。”
“哦?你怎么知道他有对象?你私下和他联系了吧?”
“咱们学校哪还有人不知道他跟电影系的那个孩子在交往!”


  这么听来真的是很严重的问题。虽然如果是双方都有对象的情况好像就没关系,但是总觉得好像在这之前就有过这种事。不管怎么说是因为我才发生的事情,我必须得道个歉,然后表示习题集我会自行寻找。要是找不到的话我就自己努力学。


“前辈。仁俊前辈只是跟我说如果需要习题集就跟他说。对不起。白白因为我大吵一架…”

  我已经想到会迎来怎样的回答了,然而意外地,东赫前辈只是笑着跟我说需要习题集怎么没问他呢,明天立刻就能给我找来。刚才他俩那么吓人地大吵一架,看样子我又白害怕了半天。现在情况转换为也会帮我找习题集,也不是冲我发火,那我就老老实实地坐在旁边观赏他们吵架吧。听完我才知道,原来他俩秘密恋爱时期,东赫前辈的一个同学不知道他俩在恋爱,总是会顶撞仁俊前辈;仁俊前辈就觉得再怎么都是东赫前辈的朋友,所以就照单全收一再忍让;后来他俩就因为这件事大吵一架。东赫前辈很不爽,在众目睽睽之下,从背后拥抱了仁俊前辈,然后校园论坛就乱套了;于是就变成了公开恋爱。当然他俩肯定也因为公开恋爱吵过架。就连我一开始都以为他俩是竞争对手的那种关系,那位同学不知道也情有可原嘛。他俩天天那么吵架,有常识的人都不会觉得他俩是情侣吧。他俩之间的爱情表现并不像吵架这样高频率,所以才会更加嫉妒吃醋吧。

“反正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我和你交往这件事有什么重要的,只是帮他找个习题集而已。”
“哦哟,你现在是不是觉得你做得很好?”
“我都看见你扯着嘴角在偷笑了。”

  第二天就收到了东赫前辈帮我找的习题集,期间东赫前辈唠唠叨叨将近一个小时,内容就是如果仁俊前辈跟奇怪的人联系或者见面的话一定要立即跟他汇报。我当然是点头答应了,毕竟又帮我找了习题集,还请我喝了咖啡;而且我问能不能买一个马卡龙的时候,他说给我买两个诶,我当然要答应他了,我狠狠点头。也因此我彻底被排除在吃醋对象之外。东赫前辈还嘱咐我一定要对仁俊前辈保密,仁俊前辈跟谁见面都要跟他报告。还有!如果有什么需要,不要找仁俊前辈,一定要找他!

“志晟啊!一定要跟我报告哦!知道了吗?”


  今天我没课,闲得很就去了社团,一进屋今天果然也是一如既往,他俩坐在沙发上,在吵架。现在我都不会好奇他俩是因为什么而吵架了。桌子上放着一碗拉面,那估计就是‘煮面是先放面还是先放水’这种理由吧。我本来想补个觉,但是竟然忘带耳机了。

“你讨厌。”
“嗯~我也不喜欢你哟~”
“我说的是讨厌,我是么时候说不喜欢你了?”
“你真的很让人无语。你自己也知道吧,东赫啊。”
“不,我不知道。一点也不无语,超级有语好吗!你才令人无语好吗!接吻行但是恋爱不行~”
“你想死吗?那件事要说到什么时候啊!干嘛在这里说那个!”


哇,这俩人可真是…到底是怎么交往的呢?每次对话不是在吵架就是在即将吵架的路上,倒是从来没听他们说过一开始是怎么交往的。难道从暧昧时期就已经开始吵架了吗,应该不会吧。


“二位是怎么一边每天吵得不可开交一边决定交往的呢?”


  暧昧时期,他们俩在社团聚餐时,都喝得酩酊大醉,走路都费劲于是就在公园长椅上坐下了。仁俊前辈的脑袋靠在了东赫前辈的肩膀上。然后嘴里嘟嘟囔囔着什么,东赫前辈觉得那个样子真是可爱死了,于是就想着轻轻地亲一下就好,但是实际操作时不知道咋回事舌头不小心进去了然后就这样那样。其实我并不是很想知道这些细节。所以东赫前辈就认为终于结束了暧昧,是正式交往了。之后第二天再一问…

“所以我们是在交往对吧?”
“我为什么要和你交往?”
“哇…你现在是想占我便宜是吗?我们昨天不是接吻了吗!你不会是想不起来了吧?”
“接吻是接吻,你又没说要交往。”
“必须说出来你才知道吗?您是旧时代来的人吗?接吻是接吻,没提出交往怎么就不能是交往了?”
“什么?旧时代来的人?这种事就是要明确提出来才能算啊。所以现在你是要和我交往还是不要。你给我说清楚。”
“我…当然是要交往了。”


  果然是他俩的作风。也不是什么狗血小说,‘你要不要和我交往,给我说清楚’诶哟~ 喝了酒接了一次吻然后就交往了,太是他俩的作风了。对于我这种觉得在交往之前就接吻还是有点不妥的人来讲,真的很神奇。如果是不认识他俩的人,一定也会觉得他俩是古怪的人。当然了,连我这种了解他们的人都觉得他俩是怪人。


“但是仁俊呐。我当时是真的伤心了。”
“我知道。所以当时刚说完要交往你不就跟我闹别扭了吗。”
“哇。你都没哄我,我还以为你不知道。”
“觉得你可爱才由着你的。”
“呀昂~”

 

 

 

呵呵…我何必问这一嘴呢。早知道补我的觉。

 

 

 

 

“午饭吃什么?”
“我们去吃泡菜汤吧。”
“啊,真是。早上不是刚吃过吗!”
“不是吧。早上吃的是清淡的金枪鱼泡菜汤。现在我们可以吃油水多多的猪肉泡菜汤。二者是有区别的。”
“连着两顿都吃一样的这像话吗?本着人道主义,我们现在不要再吃泡菜汤了。”

“好吧,那我们吃什么呢?”
“火锅。”
“不是,火锅我们昨天晚上才吃过啊!”

 

在我看来,他们两个人完全一样。那个词怎么说来着“同质相斥”这种感觉。不是,那要这样的话你俩分开吃不就行了吗?俩人分别想吃的菜品也不一样,还总搭伙吃饭。总之,我经常被他俩拉着一起去吃饭所以这两个选项我都拒绝。我已经把我这辈子的泡菜汤和火锅都吃完了。甚至现在我都能分辨出这是哪家的泡菜汤,那是哪家的火锅。还有一次甚至是把我拉到了另一个小区,结果竟然还是吃泡菜汤。啊,早知道刚才别人说去吃饭的时候,我就应该跟着去的。我好后悔。学校后门新开了一家炸猪排,应该超好吃吧。


“那我们去这前面新开的炸猪排店怎么样?”


  我话音刚落,他俩就相视一笑。这是什么意思呢?极其希望能从泡菜汤和火锅的地狱之中解脱出来的我也跟着笑了一下。


“啊~因为那时候李东赫把我的炸猪排抢走吃了~”
“我真的非常需要摆脱炸猪排事件,看来今天的午餐我必须要买单了。”


  被命名为炸猪排事件。此事件的全貌是这样的。新生时期,刚进社团没多久,大家互相也还不太认识,在社团教室各自点了自己想吃的东西;很凑巧,他俩都点了同一家点的炸猪排。并不知情的仁俊前辈接到了配送员的电话说让他出来取外卖,但是一出来就看见东赫前辈正在吃。边想着吃了我炸猪排的这家伙是谁一边盯着他看。他说每次来社团的时候,俩人一碰上就会狠狠的瞪着。然而东赫前辈根本不知情,后来有一天仁俊前辈喝得烂醉抓着东赫前辈说了这件事,东赫前辈才回过味来。东赫前辈说之前每天盯着自己,感觉自己都快被他看穿了,还以为他对自己有意思…不是吧,瞪你怎么能算对你有意思呢、总结来说,也算是有其他方面的意思吧。知道这件事之后,东赫前辈觉得很不好意思,就跟仁俊前辈道了歉,说自己不是故意的。之后他们俩就会借着这件事互相开玩笑,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后来就发展成了这样。

”我吧~其实是想让你吃热呼呼的~”
“所以我才没长高的。”
“太过了那时候你的生长盘已经闭合了。”
“啊,对哦?”


  所以就是说他俩是一个人抢了另一个人的炸猪排,然后开始暧昧,然后发展成现在这样的吗?越听越觉得无语,我想尝试去理解,但是我失败了。开始交往的理由也很令人无语,不愧是他们。他俩想到那个时候,现在看起来也很开心。仁俊前辈边笑边说这次要是再敢抢我的,就真的杀了你。反正就着他俩追忆往事,我总算从泡菜汤和火锅的地狱之中脱身了。为了决定是泡菜汤还是火锅所花费的时间再加上听他俩追忆恋爱往事的时间,等我们到达猪排店都已经过了午饭时间了,但正好不用等,直接找了个位置坐下了。

  我们三个人都点了原味炸猪排。东赫前辈刚点完餐,就在卫生纸上摆好了筷子、勺子、叉子、刀子,甚至连水也倒好了;俨然一副上了立马就吃的气势。炸猪排上桌后,由于不太会切,所以我在苦苦孤军奋战中,我费劲巴力地切着切着,再一抬头一看,东赫前辈几乎全切好了,然而仁俊前辈却一动不动地托着下巴在观赏他。
仁俊前辈怎么不切呢?我正要问出口,就看到东赫前辈跟仁俊前辈交换了盘子。现在这是啥情况啊…?我以一副无语至极的表情看着他们,已经开始第二次切猪排的东赫前辈开口了。

“志晟啊,你知不知道苏子叶争论?苏子叶?我本来就是绝对看不下去我对象给别人揭苏子叶的。炸猪排也一样。所以你就理解一下吧。”

 

 

呵呵…早知道就去日式猪排店了。(日式猪排店是切好了上菜的)

 

 

  我强忍着想用剪刀来切猪排的心,费劲巴力地跟猪排战斗了好半天终于结束了这顿饭。久违的平静地聊了学校,聊了社团,仁俊前辈说要去洗手间。所以我趁机问了东赫前辈,他俩为什么总吵架。

“为什么总跟仁俊前辈吵架呢?不是因为喜欢才交往的吗?”
“他生气的时候太可爱了。”
“哈?”
“他生气的时候你不觉得很可爱吗?他因为生气变得暴躁的时候真的很可爱。当然也确实有真吵架的时候啦。”


  额,他竟然说是因为觉得可爱才吵架。我眼前浮现了之前他俩吵架的时候,东赫前辈很微妙地遮住嘴巴的场面。我还以为是怕被口水喷到才那样做的,原来是偷摸在笑啊。这时仁俊前辈从洗手间往这边走过来,东赫前辈噙着笑望着他。我看着这个场景,也明白过来:啊,所以他们才会交往。一百天一千天都在吵架的情侣原来也是情侣。

 

 

“笑什么笑,傻逼^^”

 

 

 

额,不是…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