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 讨厌的对象

Description

普通纯爱故事

Foreword

“呼——”崔胜澈把发带扯下来,郁闷地踢了操场草皮一脚,朋友递给他一瓶矿泉水,“别气,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全圆佑了,虽然他最后减速这事做得确实缺德。”崔胜澈吞一口水在嘴里嚼,磨到的只有自己的牙。

自这个讨人厌的学弟进队以来,崔胜澈再也没在训练里拿过第一,跑道上看到的总是对方的背影。而且全圆佑是个怪咖,性格冷冰冰的,聚餐的时候也不说话,在社交网站上只发些看不懂的书和照片,偏偏特别招女孩子喜欢,今天还在最后冲刺的时候减速回头。朋友在旁边笑嘻嘻地评价全圆佑装逼,崔胜澈没说话,用力咽下嘴里含到温热的水。

训练结束前教练点全圆佑名,训他下次要是还这样就留下来再做一套力量训练,全圆佑低下头老老实实说知道了。但仍没有丝毫悔改,隔天训练照样回头不误,这次崔胜澈看得清楚,他甚至还笑了一下。跑完崔胜澈连水都咽不下去,怒火翻涌着直燎到他嗓子眼。他问旁边大喘气的队友:“你看到了吗?”队友半天吐不出一口气,吃力地反问:“什么?你说他又减速?”

不是,是那个笑。崔胜澈最后摇头说没什么。

全圆佑还是被罚了,教练宣布今天他的加训项目时朋友暗暗用胳膊肘戳崔胜澈,笑得嘴唇包不住牙。崔胜澈心情微妙,用余光瞥全圆佑,发现他非但一脸不在意,垂在身侧的手甚至还在敲拍子。于是心里这种微妙感被他本人下定义为大仇得报的幸灾乐祸,相较之下连一向令人烦躁的清扫工作都变得愉悦起来。

一小时后,崔胜澈提着沥完水的拖把准备结束打扫工作,在水池转角碰到赤裸上半身正往脸上扑水的全圆佑。崔胜澈第一反应是快速打量了一下对方,在心里评价“弱鸡”,然后“啧”不受他控制地蹦出来,“你还在这里做什么?”全圆佑抹净脸上的水,没抬头就回答:“你不是知道吗,加训呀,”关掉水龙头他又补充,“因为我回头看你。”崔胜澈手里的东西差点甩出去,磨着牙忍了再忍,最后只说:“早点回去吧,讨厌的家伙。”崔胜澈摆好拖把转身,听到身后全圆佑突然的一句:“但是你知道的吧!”他转头回来,对方的脸埋在擦脸毛巾里,声音闷闷的,“我的目的并不是羞辱你。”崔胜澈这时候反而气笑了,没好气道那你倒是说说你目的是什么。“我说过了呀!”全圆佑的眼睛从毛巾上缘露出来,亮晶晶的,“为了看你而已。”

眼皮猛地跳了两下,崔胜澈扭头就走。

 

 

教练突然决定划开几个年级分开训练,崔胜澈于是终于摆脱跟全圆佑同组的定式。第一名的满足感再度回归,他却咂摸出一股不是味道来,装作不经意地从别人那里打听到全圆佑那天之后没再做过冲刺回头的蠢事。原来真的只捉弄我一个人啊?崔胜澈在心里骂,讨厌的家伙。

习惯了暗自跟全圆佑较劲,不同组后崔胜澈反倒不适应起来,冲刺的迈步动作都不甚迅猛。教练掐表,眉头紧锁说你现在这个状态怎么跑接力?崔胜澈这才得知今年的大赛又要开始,但他的关注点不在其上:“最后一棒定了谁?”听到全圆佑名字的瞬间不甘又涌上来。去年他既当队长又跑最后一棒,精神紧张得要衰竭,夜里都在做掉棒的噩梦,但他仍然做得很好。崔胜澈知道全圆佑是最好的人选,也许正因为此他才感到不甘。教练按住他肩膀说:“去年你压力太大,这次歇歇吧,队还是交给你带行吗?”崔胜澈看了一眼远处毫不知情仍在压腿的全圆佑,点点头说好。

四个成员被拎出来单独训练了一段时间。练压腕技巧的时候全圆佑又背着身子回头对他笑,崔胜澈登时升起一股不妙感,果不其然听见全圆佑说:“是不是很熟悉?”崔胜澈按棒的力气像是要把对方按在地上,他恶狠狠地说跑你的。“当然了,队长。”全圆佑接过棒冲出去。

又是这种熟悉的被戏弄感,崔胜澈盯着他的背影,不得不承认与此同时产生的情绪是安心。

可靠但讨厌的第四棒,崔胜澈如此评价。

 

 

正式比赛那天崔胜澈的兴奋肉眼可见,翻来覆去调整额头上的运动发带。感觉像好久没出笼的动物园狮子,全圆佑听见后排的人悄悄说,忍不住笑了一声。看崔胜澈仍然在跟那一小块布料打架,伸手帮他摆正说:“别紧张。”崔胜澈马上反驳我那是激动的。“好吧,那你别太激动。”

入围毫无悬念,广播宣读完崔胜澈回头跟队友挨个击掌,到全圆佑面前的时候发现他的手掌早就悬在空中。崔胜澈挑眉表示新奇,掌心突然被全圆佑主动触碰:“都说不用紧张了,队长。”“知道了。”崔胜澈撇嘴,讨厌的家伙。

决赛在当天下午,崔胜澈随引导员走向接力区的路上碰到站定的全圆佑,他们四目相对,崔胜澈看见对方用手捂着胸口,他会意,也跟着按上心口,此刻他们分享同样剧烈的心脏跳动,这股力量温柔地包裹住他所有压力。

发令枪响,崔胜澈脑里的那根弦悬起来。他看不清远处情况,只能靠观众席上爆发的一阵阵声浪判断赛事紧张。额头开始出汗,崔胜澈不由自主地去摸头上的发带,揣测全圆佑现在会是什么心情。

第二棒接手奔过来,崔胜澈长长吁一口气,做好接棒姿势。眼见距离拉近,隔壁退下来的交棒者却突然闯进跑道来,队友挨了这一下几乎栽倒在地上,凭本能反应弹起来把接力棒递到崔胜澈手里,崔胜澈觉得他甚至听到了骨骼作响。但他不能回头查看情况,接力棒到手的瞬间就注定了他只能向前,一种前所未有的无力感袭击了他,那根绷紧的弦震动着即将断裂。崔胜澈咬舌尖勉强保持清醒继续奔跑,远远望见全圆佑的背影,一排人里只有他肆无忌惮地回头凝视。风吹得眼球干涩,崔胜澈不知缘由地红了眼睛。交出接力棒的瞬间他情不自禁喊:“圆佑——”

没有回应,但他看到了,那个笑。

全圆佑,这个让人捉摸不透的怪咖,恶趣味十足的坏蛋,同时又是唯一一个让他放心交付后背的队友,打破他要强面具的人。

讨厌的家伙。

全圆佑跑得衣服飞扬,像一对翅膀。崔胜澈转身去接自己的队友,他知道不必担心。

 

 

 

 

 

崔胜澈后来在看台上抛奖牌玩的时候戏谑全圆佑怎么不在决赛冲刺的时候回头,“这不是嘲讽意味更足吗?”全圆佑偏过头盯着他,用很无奈的语气说:“你怎么不相信呢?我回头是为了看你。”崔胜澈的眼皮又开始跳,“你的反应比结果有意思。”全圆佑笑着说。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