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 初雪

Description

冬天里的纯爱流水账

Foreword

这本该是个很好的周六,如果没有被组长临时通知改方案的话。出公司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只穿着单薄西装的你先是不自觉哆嗦了一下,然后抬头看到了空中飘落的细碎的雪,“啊——原来初雪了啊。”你以仰头的姿势伫立良久,几乎忘却了寒冷。路口车水马龙,车鸣跟人声嘈杂,你的耳朵里却响起不属于此的声音,那声音带着笑意,以毋庸置疑的坚定包裹住你:“初雪是什么时候来的我一点都不关心,我所看到的初雪就是今天。”

你去美国念书时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脑子里的世界美好无比,除了功课没有什么做不到的。你跟朋友组舞团,一起在街头路演,也做志愿。在幼儿园带着小朋友跳舞的时候认识了当时还在当幼教的尹净汉。他虽然是名老师,领着孩子们时也确实有足够的耐心与温柔,但在课间倒水递给你时手指却贴着你手心滑过,你怀着别的心思,差点没端稳玻璃杯,幸好被对方扶了一把,于是手更紧密地贴合,一杯水下去气火反而更旺了。

你煞费苦心跟志愿者协会提交申请延长志愿时长,几次下来连班里的孩子都与你混熟。终于在志愿期结束前鼓起勇气约尹净汉一起去看电影,在漆黑的影厅里第一次牵手,没有人告白,你们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事后听尹净汉说,他原本也就打算在那天约你,只不过你支支吾吾的样子太有趣才决定作壁上观。

尹净汉很喜欢看你跳舞,他花很多时间陪你泡在练习室,拍摄或干脆注视着你练舞,直到你涨红着耳朵凑过去请他不要再这样盯着你,他便“盒盒盒”地笑,揉你的肩膀,“因为hoshing很帅啊。”

你们当然也做爱,在冬天开着暖气的房间里接吻,抚摸都变得缓慢,做完后抵着双足拥抱,被彼此的体温烘得暖洋洋。你歪着脑袋发呆,蓦然看到窗帘间亮堂堂的,光脚跑到窗边,果然在飘雪,于是惊喜地喊哥。尹净汉怕冷,裹着被子踱步过来,伸手把你包进去,昂起头说:“嗯,初雪。” 你说明明前两天下过雪了,肩膀突然被尹净汉的重量压上,对方的声音在耳边嗡嗡作响,“初雪是什么时候来的我一点都不关心,我所看到的初雪就是今天。”

你们穿好衣服下楼去,拜托路过的人帮你们拍照,在积雪上幼稚地写下名字,顺带歪歪扭扭的一颗爱心。趁你专注拍照的时候尹净汉捏雪偷袭你,你回之以更大的雪球。两个老大不小的成年人在街上打起雪仗来,手被冻得毫无知觉,回去时牵了很久的手才勉强回暖。

“顺荣xi?”同事拍了拍你的肩膀,“怎么站在门口,不冷吗?”你回过神来,对他笑了笑,这才后知后觉地感觉到双手冰冷。“哇,下雪了欸。”同事感叹道,你也跟着抬起头来,一片雪落到你的眼尾,在那瞬间化成了水。“这么冷的天还得加班,真是……怎么样,要不要一起去喝一杯?”你抚下那滴水,对同事点了点头。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