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岁

Description

 

 
我有时候会想,到底是谁的问题。于是我问严浩翔,你觉不觉得我们的十七岁真的很操蛋。我的问题不分场合的,可能在知道舞台都会被剪光后,可能在吃完饭都不想刷碗随便把碗堆到一边的时候,可能在宿舍里躺着看太阳下山的时候,也可能在激烈的性事后。就像刚才。
 
我们喜欢亲吻,舌头轻轻舔对方的嘴唇,然后露出牙一口咬进嘴里。我爱亲吻,可是我不会换气,我的小男朋友就会把嘴移去别的地方,来让我调整呼吸。我们皮肤磨着皮肤,他的嘴在亲我的耳垂,脸贴着脸的时候,我把腿盘在他腰上,他上面动作温柔,下面却狠狠地撞进去,我推他一下,又不是不给你操,你怎么不撞死我。
 
我们都喘气,他的手从我的胸摸到腰,然后放在我的小东西上面,我喜欢他摸我,挺着腰往前送。你再亲亲我好不好,再亲亲我,给我点你的氧气。我的胳膊本来搂着他的背,在他身上乱划拉,后来没力气了就滑到他的脖子上。我死死按着他的脖子,你要亲着我,不能起来。结束的时候射的到处都是,我们草草收了床单换了新的,擦干净身上之后就又疲惫的躺在一起。
 
“严浩翔,你觉不觉得我们的十七岁真的很操蛋。”我又这么问他。
 
“有什么好操蛋的,我们还能喘气,还能做爱,天塌了有别人顶着,有什么不乐意的。"
 
“我烦死了,怎么偏偏都是我们,是不是十七岁真的会下雨。”
 
“瞎想什么,存在过的会完全消失吗,真的下雨也别打伞,淋淋我们,太阳出来一照,谁都得知道我爱你。”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