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貂绒】小李老师假正经

Description

师生/年下/白切黑/预计1.5w/HE

Foreword

小李老师假正经

(上)

  金道英今天刚一进门就感觉气氛不太对,继而看见他那平时一个月都不回一次家的哥哥此刻正在沙发上守株待兔。

  “哇……哥!好久不见啊!你今天怎么有空回来了?”金道英马上咬着后槽牙挤出热情的笑意,一边扔着书包一边欢呼雀跃地向客厅扑了过来。

  “金东营……少跟我整嘘寒问暖的这一套啊………”金东炫见怪不怪地皱着眉头一挥手,“我为什么回来,你问问你的成绩单是不是更清楚?”

   聪明如金道英当然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迅速地收起了一些兄友弟恭的无效戏码,在金东炫蓄势待发的怒眼圆睁里低着头,灰溜溜地挨着他身边坐了下来。

   “……这次月考成绩,为什么下降了那么多?”

   “你看看,尤其是那个数学,比上次低了快三十分!最近的知识学到狗肚子里去了吗金东营!?”

   事业忙碌的金代理和夫人常年在外地工作,几乎是放任两兄弟野蛮生长。加之东炫上了大学,独霸一方的东营就彻底成了脱缰的野马,只有出现意外状况时老师给家长打电话谈心,远水救不了近火的爸爸妈妈才会勒令哥哥去管教无法无天的弟弟。

  “哥骂人的本领又长了不少嘛……”金道英小声抱怨,“学生会这段时间都快忙死了,要准备好多东西,没考好一次也情有可原不是吗……”

  “还真是把副会长当成职业了啊……你一个高中生要以学业为主,以后到了社会上你干工作的时候多得是!”

  “…哥脱离高中也就三年好吧?再说了,我就算考砸也是哥一贯分数的两倍吧……” 金东营微笑。

  金东炫马上被口无遮拦的弟弟气得出离愤怒,颜面大失地坐直身体反驳:“那是因为我是艺术生啊艺术生!爸爸都说了我们家不能再有第二个!所以金东营你只能好好学习文化课!所以必须给你小子加点砝码了!”

  金东营轻车熟路地忽略掉哥哥呛着声的废话,继而敏锐地捕捉到了关键点。

  “……所以爸妈是什么意思呢?”

  “…跟你提过的,那件事,必须提上日程了——家教,这周末开始。”金东炫语重心长地拍了拍金道英的肩膀。“自求多福吧东营啊,下次月考你的数学要是补不回去,我就要收拾收拾准备当独生子了。”

  金道英看着他变幻莫测的表情暗想,幸好表演系大三生金东炫受过专业的训练,一般不会笑,除非忍不住。

  “…可以不要是四五十岁的大叔大婶吗?在学校里已经够痛苦了,家教再视觉疲劳的话我会疯掉的。”金道英自知回天乏术,只得大力搓着头发再瘪着嘴挣扎着谈条件。

  “爸妈说,你这小子正在叛逆期,所以同龄人会更好沟通一点——说是大学生兼职家教也可以考虑——总之懂得比你多,能提高成绩就行了。”

  “不过——爸妈还一致要求,最好不要是女生,因为不放心你小子——”金东炫咬牙切齿的模样和金道英如出一辙,无能为力地对空气挥了一拳,“不知道哪个倒霉的小子要遭殃了……我真应该狠狠地把你的老底全都抖搂出来啊金东营!”

  “喔……看来哥对我的秘密真是守口如瓶呢……提前谢谢哥了,哥真是又善良又正直,完全就是我亲哥。”金东营脸上跳动着大快人心四个字,然后露出了一个深可见胃的卖力笑容,“那么哥……快帮我物色一个青春活力的男大学生吧!”

  “啊西……真应该让你的同学们看看, 学校里一表人才的风云人物,居然还有这副二流子嘴脸啊!?”

  “只是个高中生而已啊哥,只是活泼开朗而已啊哥?”金道英马上收了表情忿忿不平,乍一看真有几分大受冤屈的架势。

  已经转身走向书房的金东炫只消一个回头,轻轻一挑嘴角便使出了必杀技:

  “你电脑里的精彩小电影可完全是在高中生的Next level。” 

  “……哥,懂的都懂,留点面子。”金道英装模作样地假咳了一下,冲着金东炫眨了眨贼光闪烁的眼睛。

  啊……真的是令人头疼的坏弟弟啊……也不知道这小子在学校里是怎么维持不染尘俗的正派学生人设的,现在的高中生们都是一等一的好骗吗?

 

  

  “哥!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

  刚刚从游戏里分出半只耳朵的李泰容,一按下接听键就惨遭一通连环轰炸。

  “李楷灿!你打扰别人好会挑时间啊?”李泰容摔下耳麦冲着听筒狂吼。“…有事说事快点快点快点我现在生死关头命悬一线!”

  “…啊对不起哥,游戏也少打两局吧哥那么漂亮的大眼睛近视了可就不好啦~”李楷灿一如既往笑得乖乖巧巧黏黏腻腻,让人一团火气又被浇得七零八落。“我这里有一条让哥实现新装备购买自由,财大气粗挥金如土的致富之路,哥有没有兴趣听一下?”

  李泰容叹了口气,怜惜地向着三秒前挂在一片草丛里的自己默哀,继而点回个人页面翻了翻自己的惨淡的装备详情。

  “……说。”

  “我之前不是在兼职群接了家教吗,结果现在有事去不了…哥要是想去的话,我可以考虑把这个机会拱手相让……”

  “哦……”李泰容拉着长音若有所思,“具体呢?”

  “这周末开始,在咱们学校附近街区的一个小区里,高二,男生,补习数学,专业对口,非常好上手。”李楷灿条分缕析头头是道,抑扬顿挫的介绍极具感染力,不清楚的可能会以为他就读于市场营销专业。

  “时薪八十,一次俩小时,一周两次。保底是一个月,轻松不累,看着他写作业再讲讲题帮他巩固知识就行。那孩子好像还是个学生会主席呢,肯定很省心很配合的,总之真的是很可观的一份兼职…”

  “别以为我不知道啊李楷灿……实在走投无路才找我顶包的吧。” 李楷灿这小子有几根花花肠子,李泰容这个当堂哥的早就翻来覆去数到位了,戳穿他实在是易如反掌。虽然这小子鬼精鬼精的经常不靠谱,但出尔反尔倒也不是他的风格,左不过是答应了人家已经无法推辞,自己又想跑路才来紧急找下家拆东墙补西墙的。

  “给我好好交代,你到底为什么变卦?”

  “什么都瞒不过我泰容哥啊……”李楷灿仰天长啸了一声,终于认栽地老实答话道:“是我为了双保险才谈了两份…另一边是个留学生,跟我巧遇过一面了,根本没法顶包,我也不能影分身啊…那只能调换这边了,他家长只知道我姓李,所以还有机会暗箱操作……”

  前因后果都水落石出了,看来关键时刻还得是李家人能帮李家人,李泰容搓着手机边缘哼哼唧唧地盘算着该不该揽这个瓷器活。

  算了——反正最近手头比较紧周末比较闲,助人为乐当个接盘侠再顺便赚点外快,奋斗一个月然后美美冲个新装备,倒也不失为一件可行之事。

  “事成之后,请我吃韩牛,听见了吗李楷灿?”

  “就知道哥肯定会帮我!”李楷灿乐得拍着大腿的清脆声响回荡在李泰容的宿舍里,“放心!我负责烤肉,哥你只管吃!我一条龙服务直接给哥喂到嘴里!”

  那个程度,李泰容稍微设想了一下后胃里立刻泛起了酸水,“你是gay吗李楷灿?!”

  gay的话,一个家族里有一个也就够了。

  给老李家传宗接代的重任,还得指望我们楷灿呢。

 

 

  星期五晚上李泰容特意早睡了三个小时,难得在凌晨降临之前关掉了电脑。今天的奋斗是为了明天的装备,怀着这样坚定的信念睡了养精蓄锐的一觉。李楷灿推给他的家长联系人是学生的哥哥,似乎也还是个大学生,看了眼动态,很帅的形象隐约有点艺人感。

  这位的弟弟的话……估计也会很帅吧?

  啊……在想什么?!

  啊…不过是构想一下学生的形象罢了…反正马上就要见面了嘛!

  头脑风暴的时候李泰容正下了公交车,按图索骥地跟着导航走到了那个小区门口。这个中高档的住宅区取了一个浮夸奢华的名字叫做“天选之城”,让李泰容颇有一种前来拯救苍生的使命感。

  站在门口左右张望了一下,还没开始留意消息里说已经在等他的学生家长,下一秒这位家长就打了语音电话过来。李泰容惊慌地看着手机上跳跃的待接听,顿时觉得手机都烫了几分,一边清着嗓子一边深呼吸着调整最自然的状态。

  那一瞬间他忽然后悔来帮这个忙了——自己明明就是个死宅男还严重认生,结果现在还要和陌生人进行社会活动,简直就是自找不痛快!

  手指头浮在屏幕上迟迟没有按下那个绿标,过了快半分钟才一咬牙接起了电话。

  “喂?是李老师吗?您现在到哪里啦?”对面这哥声音年轻又活力,仿佛老友再会的熟稔口气缓解了李泰容迸发的社恐。

  “啊……是我,您好您好……我已经到小区门口了。”虽然家长也只是客气一句,但李泰容还是完全没法消化“老师”这一称谓,受宠若惊的瞬间忽然想起了李楷灿那小子谆谆教诲的“凡事脸皮要放厚”,这才又注入了一些子虚乌有的自信力,“您在哪里?”

  “我也到门口了,哎等等……您是一身黑白球鞋这位吗?”

  李泰容低头看了看脚后才确定道:“是我…”

  听筒里突然一片忙音的同时,李泰容的肩膀被人从身后拍了一下。紧张地转过头去,没认错的话应该就是笑得一脸灿烂的学生家长了。

  “李老师你好,我是金东炫,东营的哥哥。我们家呢父母常年在外,有什么事的话跟我联系就行。”金东炫不但脸蛋闪闪发光,还礼节周到地跟李泰容握了个手,“那咱们进去吧,路上我再跟您详说。”

  李泰容对于自己身份的转变依旧诚惶诚恐,努力适应着跟上了金东炫。因为近一个月会经常出入,所以需要在门卫室登记,写下“家教 李老师”这几个字样时,李泰容突然有一种花木兰替父从军的壮怀激烈。

  “东营这孩子,说实话,平时成绩一直是不错的。可能最近忙了其他事情,心思没有放到学习上,这才考砸了。您掌握一下他的情况,看看把这阶段的知识好好补一补,我对这孩子下次考好还是很有信心的。”乘着电梯抵达楼层时,金东炫最后叮嘱道。 “咱们年纪都差不多,沟通也没有什么障碍;总之工资我会周结,东营就真的拜托您啦。”

  李泰容一路一直点头如捣蒜,这时候连连应声着扶了一下还不太习惯的眼镜——为了看起来更靠谱点,他特意找了一副落灰很久的平光镜戴上,早晨出门前还受到了舍友徐英浩“你好似一个斯文败类”的赞许。

  李泰容长得本来就清秀,带上眼镜更显得文文气气,展露出几分大数学家的精神风貌。他想起临出门撩着刘海邪笑着问另一个舍友中本悠太,“有我这样的数学老师你几点来上课?”,得到了中本难得嘴甜的答案说“我住教室里”,然后三个人狂笑一气的场景。

  “让我们欢送李泰容出征去误人子弟——”

  “让我们祈祷李泰容可以马革裹尸还——”

  “如果老天开眼的话就该把127室炸了——”关门时李泰容往门缝里扔了这么一句,然后一甩头潇洒地用指尖抹了一下侧脸。

  啊——胡茬没有刮干净——魅力就这样星星点点闪烁在脸上呢——

 

  可能是太紧张了,一些自我沉浸式表演的桥段忽然在脑子里乱撞。实际上李泰容正亦步亦趋地跟着金东炫进了他家门,并努力掩盖着表面一脸正气下的暗流涌动。

  李泰容有点局促地说着谢谢换上准备好的拖鞋,抬头悄悄打量了一下屋里的陈设,窗明几净的现代简约风格装修,倒是个适合讲课的好场所。

  “东营啊,老师来了,快点过来打招呼!”金东炫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接着,伴随着长长的应声由远及近,他的学生就这样从走廊里来到了玄关。

  “…老师好。”清清脆脆,还带着高中生的稚气的声音,正恭敬地向他问着好。

  李泰容一抬头便和这位学生四目相对了。现在的孩子或许是营养太好,未曾谋面的金东营居然和金东炫一般高,虽然身板略有单薄,但身架却相当宽,让不得不抬头仰视他的李泰容颇有些压迫感。

  “喔…东营呀……你好你好。”李泰容赶紧回道。

  金东营,长得和东炫哥不是特别像,细长眼尾上挑嘴角也上翘,脸部轮廓更流畅也更幼态,有点像某种可爱的小动物。当然也因为是高中生吧,眼神特别特别清澈,看着真的特别特别乖,是那种老师叫人回答问题时会第一个举手的积极学生。

  “老师,叫我道英也行的,反正迟早要改成这个名字哦。”金东营很开朗很诚挚地笑了一下,露出一排白而整齐的牙齿。

  “爸说了成年后才会考虑!”金东炫棱了一眼弟弟,继而转头对李泰容客气道:“李老师,别看东营这样,他其实挺调皮的,还得老师多费心啊……”

  “哥!”金东营急躁地喊了一声金东炫,企图打断他先发制人的告状。现在的情况就是,要杜绝一切给李老师种下坏印象的可能性——

  因为面前这个李老师,长得真是西八帅啊!!!

  由于被震撼到,所以在脑子里狠狠骂着脏话的金道英,表面上依旧是用单纯可爱的目光人畜无害地盯着李泰容。他对自己带着三分友好三分热情四分尊敬的眼神拿捏得非常到位,以至于这个李老师并没有察觉到一丝异常,甚至有点认生地躲开了几次目光。

  又简单地寒暄了几句,金东炫就带着李老师去到书房了。布置一下再悄悄拉上房门后,书房里就只剩下了李泰容和金道英两个人。空气是一瞬间封闭一样安静下来的,相对狭小的陌生空间里和陌生人独处,这对李泰容来说有点手足无措的难熬。

  他们正一左一右坐在书桌前面,距离挨得相当近,几乎是一点点姿势转换都能被对方听到的程度。李泰容翻了几下书本制造出一点声音,借着这个嘈杂咽下囤在嘴里的口水。

  啊……第一次,第一次,紧张也是有情可原……

  默念着万事开头难,默念着我要新装备,默念着我可是老师,默念着这个学生很听话,李泰容这样打足气后推了推眼镜又搓了搓手,对上了金道英洗耳恭听的认真表情。

  “…你的试卷我已经看过了,现在我再来给你把错题都列一遍,把失分点的概念也都过一遍。”

  “好的老师。”金道英认真听着李泰容讲的每一个字,两只手横握着一支笔附在桌子边沿,非常配合地点着头。

  进入正轨后一切都轻松了起来。好歹也是正正经经的数专人,传道授业解惑当然难不倒李泰容,全神贯注面对知识的时候自然是会拿出专业态度。把错题从头到尾给金道英又巩固一遍,把概念和易错点也分别罗列下来,最后讲练结合地再检查了一下他的听课效果,两个小时居然就这样接近了尾声。

   这个过程中金道英听得非常仔细,练习也做得很好,倒是让李泰容体验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随着一问一答的交流,刚开始那种张不开嘴的尴尬也缓解了不少,气氛也轻松了许多。

  “…今天就到这里吧。”

  大脑高速运转后,一种被掏空的疲乏正迅速蔓延。钟表的时针已经完全指向最高点,李泰容放下笔,向后靠在椅背上舒展着发僵的身体。

  “老师…你讲得真的很好。”金道英合拢着草稿纸毫不吝惜地感叹,“感觉把那些错题彻底弄懂了。”

  “…谢谢。”结束工作状态的李泰容立刻又变得无比好脾气,轻轻一笑后小声道谢。本来想要不要立刻就走,又觉得还有一个月时间,应该和学生多聊两句,再深入了解一下总是好的。

  “老师…只顾着讲了,你怎么都没喝水?”金道英指了指李泰容面前凉掉的水,“我再去给您倒一杯。”

  “道英啊……不用麻烦了!”李泰容话还未完,金道英就已经起身去倒水了,过了半分钟又端了一杯热水进来。“喝点儿再走吧老师,我哥等一下会送你到小区门口的。”

  “…谢谢。”李泰容盛情难却地接了过来,发现金道英已经妥帖地掺得温热了。“也不用一直叫老师的,我也没比你大几岁…”

  “那不行,这跟年龄没关系。”金道英倒是很有原则性,立刻有几分较真地直起身子,眼睛睁得很大地望着李泰容。

  “啊……那不如,以后就叫我小李老师好了。”

  “好的小李老师。”金道英顺从地接上话,不着痕迹的目光短暂地停留在李泰容脸颊边缘。

  看来小李老师今天,没有好好剃须喔。

  低下头去整理资料的李泰容完全没有注意到金道英的目光,再抬头的时候,金道英仍是那副求知若渴的单纯神情。

 “道英啊,那我就要留一点作业给你喽……”李泰容把资料翻到现下课程进度的那个章节,“这两页的题要做一下,明天我会讲给你……会好好做的吧?”李泰容说着满怀期待地望向了金道英。

  金道英刚刚有点出神,因为小李老师说话时向外嘟起来的嘴唇非常可爱。幸好他在两人对上目光前回过了神,可是小李老师的眼神实在是太温柔了,金道英觉得自己以一种要化掉的语气承诺着“我会的……我会的。”

  小李老师虽然戴着眼镜显得有一些严肃,但本身的话,总觉得像洋娃娃一样漂亮呢。金道英从不否认自己的肤浅,最起码看着这样的脸,学习的劲头都比平时足了八个度。

  哥…我的亲哥…十七年了……你总算做了件合我心意的大善事——

  无人知晓金道英内心的惊涛骇浪,同时李泰容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出门了。金道英把他送到了电梯口,站在门外热情洋溢地笑着摆手:

 “明天见,小李老师。”

 “明天见喔道英。”李泰容此时正处于巨大的欣快和放松之中,微笑着同金道英说着再见,然后和东炫哥一起乘着电梯下楼了。

 “李老师,金东营这孩子表现怎么样?”交谈了一路后,金东炫还是忍不住悄悄问道。

  李泰容十分肯定地点着头:“特别好,听讲很认真,也一直好好配合我。”

 “那就好,哈哈。”金东炫这才放下心来,“那明天还是这个时间哈!”

  客客气气地道别后,李泰容独自走向了公交站。这时候感觉世界一片明媚,好像下一段路面上就会爆出来他的新装备。

  人生最初当家教的感觉……好像还不错!?

  确实是术业专攻不算太累,而这位学生,可爱的金东营也非常讨巧。最后还能通过劳动获取报酬,李泰容已经能想象到自己穿着新装备纵横游戏界面的春风得意马蹄疾了。

  这么想着,忍不住又带了满脸得意的笑容。李泰容打开手机,往“127 squad”群里发送了一条八百里加急语音:

 “哈哈哈哈哈哥我首战告捷了铁子们!”

 

 

  而金道英正在卧室里复习刚刚讲过的卷子,一种难以抑制的笑容正从五官各处偷跑出来。

  清瘦的小李老师,完全就是青春活力的男大学生。虽然在刻意虚张声势了,实际却还是没比自己长两岁的半大小子而已。明显就是很内向的性格,而且对周围环境也比较迟钝。这样的孩子就算成年了,出来当家教也是会有危险的啊……

  可是小李老师…好像一点都没感觉到危险呢。

  平心而论,小李老师的课讲得很有水准,但他那双大眼睛里清亮的瞳仁,高耸的鼻梁和又薄又软的嘴唇,似乎比知识更吸引人呢……

    好像现在就开始期待周日的第二次家教了。短短两个小时,金道英对于初次见面的李老师,已经有了大致的把握,当然,也对自己未来一个月的行动有了明确的规划。

  ——问就是,男儿志当存高远,学业爱情双丰收。

 

 

 

—tbc—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