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idote

Description

深夜playlist系列

黑市杀手x自由职间谍

Foreword

 

#解药
#人生总有例外

 

古董按键式电话,废弃的老旧封闭线路。

杂讯贯穿对话留白,如砂纸挠刮皮肤生疼,李敏亨不耐地清了喉咙,另一头经变声器过滤略显诡异的话音立刻接续。

“那小子对我们药厂而言就跟一颗定时炸弹没两样,俗话说小心使得万年船……”
“——李东赫就是这回要委托先生的目标。”

李敏亨直白盯着手中那张相片。

拍摄者明显偷拍技术粗糙,光源不足且人像晃动模糊,男子墨色的发几乎与后方深不见底的黑影融为一体,视线微妙朝向没能囊括于镜头中的某处,街灯有幸照亮了那双浅咖的瞳。

他单音节应了声,并不打算多作探问。
委托人自然不愿透露过多细节,关于这人身份来历、究竟造成何种威胁,所幸这些一概不在他的考量范围内。

收钱办事为其至上营业准则,行事手段快狠准。
因此人人尊称他一声先生。

手机振动传来信息显示巨款入账,李敏亨干脆地切断通话。


/

所据地是位于都市边缘区一间咖啡厅。

几行资料言简意赅说明李东赫在此处兼差当服务生,再平凡不起眼都可能是个幌子,李敏亨掀起一抹隐约挟带兴致的浅笑,双扇玻璃门被使劲推开。

跃进视野的人与照片截然不同。

李东赫顶了头棕发添上俏皮随性的自然卷,获光线照射才看出这人肌肤是蓬勃小麦色,迎人笑得豁然开朗,藏蓝色围裙松垮地攀在单薄身板上头。

李敏亨只手撑起下颚,指腹巧妙遮住最容易下意识泄漏情绪的唇缘,微瞇双眸注视走来差点摔了一跤的李东赫——目标实际形象亲和,还有些初出茅庐的毛躁感,丝毫不像照片中那样疏离莫测。

“您好,请问要点什么呢?”

李敏亨礼貌性勾起嘴角,漫不经心地试探。

“听说你抓着制药厂的把柄,是吗。”
“什么?”

无语中眼神胶着,李东赫脱掉围裙扔进卡座后坐了下来,面上笑容转深。

“是啊,现在我也捉住您了。”

一声令下,空间内全数员工与客人同时持枪瞄准李敏亨一人。


咖啡厅人潮络绎不绝,此刻他们仅是众多顾客之一。

李敏亨迟疑片刻才拿起面前的果汁饮下一口,遂见李东赫嘴里嚼着的贝果还未吞下便口齿不清地询问:先生准备今天就杀我吗?

他轻轻摇了头。
——就算是,现在似乎也不太想了。

“看来制药公司是没打算付钱了。”

李东赫迳自道出结论,耸了肩一副不甚介意的模样。

李敏亨淡淡挑起眉,竟有一秒不禁闪过动摇,他从不好奇委托人与目标之间的利害关系,眼下这外表人畜无害的男孩轻而易举撩拨着自己埋葬心底早已腐锈的开关。

第一次刺探像作了场梦,李东赫甚至笑着道了别。

不想那句流淌甜腻气息的再见成为遗言,这等清脆好听的嗓音绝具资格传递更多蕴含世间美好的字句;更希望在杀了对方以前,李东赫能再对自己笑一次。

李敏亨放任思绪不着边际地奔驰,指节随意翻转着其中一张名片尺寸的碳黑色硬卡,中央印有单一烫金草书体英文字母M。

那天李东赫忽然向他讨了张calling card*。

“当作纪念,可以吗?”
李敏亨莫名卸下警戒,不疑有他掏出纯银制名片盒。

挂钟指针悄悄跨越午夜,终究是行动日。


/

搁下刺耳哔声不断的话筒,李敏亨望向正在插播最新消息的新闻频道。

“经长期卧底,警方成功获取该制药公司涉嫌行贿、恐吓、教唆杀人、杀人等明确罪证……”
“突袭行动于稍早落幕,警察厅后续将进行记者会……”
“鉴识组于药厂污水槽破获一具尸体,因长时间浸泡导致尸体严重浮肿难以辨认,国科搜借由齿模比对确认死者身份……”

“初步于死者口腔内发现一张黑色卡片,据知情人士指出常为黑市杀手所用。”

确认钱仍安好躺在流动户头,惯例庆祝干净了结的红酒没有开瓶。

李敏亨洗了个难得没有血迹晕染的热水澡,换上棉质运动衣裤,坐在小区便利店外大口喝着罐装啤酒,与任何一个享受周末闲暇的青年没有分别。

日头分明热络,来由不明的一丝黯淡挥之不去。

“嘿,帅哥——”

取人性命者向来不信鬼神。
然而李敏亨一瞬直觉眼前的若非天使,即是前来夺魂的恶魔。


李东赫倚在骑楼栏杆旁,穿了件洗旧皮衣外套说不出的野,一身黑倒突显几分当初照片中的冷冽气质,嘴边极不搭调地叼着一根棒棒糖,区区逆光不阻碍其笑容动人。

“大白天藉酒消愁啊?”

随便挑了张塑胶椅,李东赫捞过新的一罐啤酒,单手扳开拉环的动作一气呵成。

李敏亨心底的开关不费吹灰之力跟着被推向彼端。

他同样轻轻摇了头。

李东赫娇声抱怨着等了很久都没见到人,李敏亨瞠大眼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除去倍感陌生的一股躁动,脑中仅存狠狠撕咬男孩沾了白色泡沫的嘴唇这一念头。

“先生不会介意我借用你的名义吧?”
“是你的话,没关系。”

李敏亨并不认为这话有多么不合逻辑。

世上有太多事情比杀一个人还耗费时间,且压根不值得。
不知从哪里听说过人生定义于不自觉中等待例外,保不齐一辈子就一次的那种。

即便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顶级杀手也不过血肉之躯。


/

待桌上只剩空铝罐,两人默契好似地起身拍了拍裤管,李敏亨私自决定带上对方光顾离开家门前已设想好的餐厅。

恰巧五分钟前知道了李东赫最爱吃的是泡菜汤。

李敏亨将体悟了无生趣的俗世间吸引人的莫过于这人左边脸颊上斗胆于赤日下比拟浩瀚星辰的几颗细痣。

 

无人能预测下一秒钟。

 

后记:

a.

李东赫骄傲地大方承认自己就是个无良商人,长期合作协助伪造身份的罗渽民也十分认同。

当初会背地里向制药厂提议拿大把钱换取他花费数月潜伏窃取来的商业机密,纯粹是不满情报课那回开出小家子气的酬价,只可惜那些家伙没领情,他只好按照约定转交搜集成果。

尽管不得不承认没有比警方认证更具说服力的死亡,没人会再深究,着实省了许多麻烦和一笔可观的假死费用。

李东赫在社会上自始至终就是个幽灵人口,甭提有多方便。

李敏亨却半点听不得他说自个坏话,玩笑也不行。
至于是怎么知道的?

闲来无事想测试怎么样才会让与职业形象大相迳庭,脾气简直宛如圣人的李敏亨变脸——李东赫整天黏在对方屁股后面嚷嚷冷血杀手之类的称呼都不见那人眉头皱过一下,记忆中他似乎随口调侃了句:跟我这个黑心掮客正好绝配……

接着便被李敏亨扣在床上刻意全程不戴套操到半昏迷,事后李东赫果然大病了一场,让他彻底记住教训不敢忘。

“东赫是独一无二、最好的,嗯?”

李东赫小口喝下对方亲手熬煮的小米粥,李敏亨耐心地将每一匙粥仔细呼凉后才递喂,眸底尽是风吹不散的真挚。

“知道啦,敏亨哥最心疼我了。”

更顺带学到了杀手就连耍浪漫也不走寻常套路。
奇奇怪怪,还有点狠。


b.

李东赫调动大批人手埋伏李敏亨有好几个原因。

“不觉得很帅吗?”
“顺便满足一下我对英雄场面的幻想嘛。”

李东赫趴在李敏亨胸膛上掰着手指,眸里残留水气晶亮。

若想确保万无一失势必会雇用最顶尖的杀手,利用第三方轻松就能见上李敏亨一面,何况他再清楚不过那人的M.O.**。

李敏亨执行前倾好探查目标,亲眼确认即将面目全非的每一张惨白脸孔。

“死的是你什么人?”
“一起入门的朋友,当然技术不如我了。”

李东赫一开始是为了报仇。
死在李敏亨手里是种荣幸,代表自己够格让人砸重金偿命,他还是忍不住在朋友坟前揶揄了几句:学了点皮毛就急着出师,屁股想也知道弊大于利。

……李敏亨再次松开了桎梏,李东赫的嘴唇遭受反复蹂躏已红肿不堪,甚至隐隐作痛。
他不屈不挠继续说着没几句话又注定被啃噬下肚的故事。

当李敏亨推开门的一瞬间,李东赫晓得自己栽了。

深邃立体的五官线条削尖锐利,好似轻碰一下随即会溅血,视线同如利刃无形中伤人肺腑,用发蜡稳当固定住的浏海半掀,骨节分明的手不论执枪或拿刀似乎都很性感。

就是最俗不可耐的一见钟情。

李敏亨某种程度上倒是认同,李东赫对他而言终究是特别的。


“比起杀了你,我更想让你开口求我杀了你。”

李东赫跨坐在对方腿间尽力打直软绵的身子,掰开隐约可见淤痕的臀瓣让粗硬性器缓慢捅进后穴直至深顶,自发地上下扭动腰枝深入浅出地抽插着。

李敏亨奖励性地啄了下他喉结及胸骨上的痣。

“可、可我还不想死呢,哥哥……”
“那就一直待在我身边吧。”

“——直到需要我亲手杀了你的那天。”

 

心既栽了,分文不值的这条薄命只留给同一个人。

 


*calling card意为犯罪者留于犯案现场的象征物件
**M.O.意为犯罪的特定模式,即作案手法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