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七)

Description

过期的牛奶与雨(七)

Foreword

 

五点多,马上就是饭点,

住在附近的年轻人都在物色今晚的晚饭,

朴志晟钟辰乐两人也为此来到了这清冷的旧超市。

 

“哇!一袋土豆只需要这个价??”

朴志晟被便宜的价格惊到,

好奇的东张西望的满超市的小跑,

钟辰乐在一旁快速的把需要的材料放进购物篮里,

 

“噗哈哈,你看起来好像一个刚进城市的乡巴佬”

走近在饮料柜的朴志晟笑眯着眼就是一顿调侃,

 

明明是个比自己还要高,声音比自己还要低的男人,

在钟辰乐的眼里却是一只一直在窝里的小鸡仔,

初闯人间世界的模样。

 

“唔,没啦…激动了”

脸上的兴奋被后知后觉的清醒压下, 

 

“哼~”

看向钟辰乐小猫唇是上扬的,

确认了自己并没有让他丢脸,

 

“还有什么要买的吗?”

跟上走在前面的钟辰乐,拉住他的手,

 

“偶对,忘记拿牛奶了”

看向旁边的一排整洁有序的牛奶的队列,

钟辰乐想起了自己只顾着拿今晚晚饭的材料,

忘记了家里平时要补填的东西。

 

钟辰乐很喜欢牛奶,

但是他从来没有喝过冰箱里的牛奶。

只是会一直买一瓶回家,等快过期的时候给黄仁俊。

 

我喜欢牛奶,因为我曾经爱喝,

因为是母亲每晚睡前都会给我倒一杯,

因为白璃喜欢我带着放了白糖的热牛奶,

给她讲睡前故事。

 

可是我不能喝,它已经不再是睡前母亲带来的祝福,

更不是我为了白璃所准备的美梦。

 

 它是爸爸淹没我的白色酱汁,

是爸爸用来染白我身体的染色液体,

是爸爸爱从我身上喝的白液。

 

带回家,是想念母亲,想念白璃,

是从前的寄托,只是看着就会想起母亲的声音,

想起白璃的睡颜。

 

送出去,是因为已经不是孩子,

是因为已经不是那可以跟白璃一起入睡的哥哥。

 

----

 

“你啊,都说了既然喝不了,就不要再买了”

“那行吧,以后不麻烦你了”

 

“也没有说麻烦,只是…你…算了”

“我会努力的,放心吧”

 

“辰乐啊,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跟东赫都爱你”

“干吗啊,忽然怪肉麻的哈哈哈”

 

“呀!要不是爱,谁会要没几天就要过期的牛奶!”

“还是每隔几天就一瓶!”

“好好好,爱,我也爱你们哈哈哈”

 

“你咋这么敷衍!我很认真的,好吧?”

 

----

 

看着朴志晟手里拿的牛奶瓶,

前几月的对话历历在目。

那一日的黄仁俊,罕见的煽情,

 

----

 

“不信是吧?”

“信的信的哈哈”

 

“真的啊,我们的友谊,

初遇在我们最痛苦的时候,

不管是你,还是东赫,

我不敢想象你们是如何挺到今天。

 

 东赫在高中的时候天天带着伤上学,

要么大早上跑我家里,要么就是大半夜跑来我家里,

唯一一样的是又是紫又是青的身体,

跟手腕上红的刺眼的伤疤。

 

而你,

那时候每天都要忍受着班级里女生跟男生的恶骂,

现在不也是如此?

 

东赫自从高中毕业跟我一起住,好了很多,

可是你呢?

你呢?

你没有啊,你人生何时有过上坡路,

只是一路向下,尽管那尽头是漆黑一片的洞穴。

 

 进了大学之后,

你每个周二的夜晚,我们再也不能跟你一起过,

身体总是会有不是一般情况会有的伤疤。

那么洪亮,通透,又清凉的声音,时不时的会沙哑。 

 

老师跟同学们都是怎么说你的,

我跟东赫都知道。

 

你笔袋里的纸条,我们都不知道扔了有多少。

 

你的父亲不让你交朋友,

不让你的任何照片被外人看到,

你的时间,你的成长,除了我们,又有谁知道?

 

所以现在我们的手机里都是你的照片,

以防万一都存在了SD卡里,

我们怎么可能不爱你?”

 

“…”

 

----

 

“算了,现在..仁俊跟东赫都不在这了”

 

如果望进钟辰乐的眼神里会是什么,

可能会是一缕如夕阳美丽的阳光,

对白天离别的悲伤,都化在那凄美的橙色。 

 

“嗯?”

朴志晟不认识“仁俊跟东赫”对陌生的名字,

疑问的问出声,

 

“我不喝牛奶,只是喜欢买回家,

然后在过期前几天送给我出了家人以外最爱的两个人”

 

现在想来,对爱的人,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是多么的奢侈。

 

不管是母亲对孩儿的爱,还是哥哥对妹妹的关心。

所以现在,要多多的做自己的喜欢的事,

 

多多的爱自己爱的人。 

 

“这样,那你以后可以送给我啊”

笑得好傻,又好好看。

 

“那”

 

“看在你这么想要我送你牛奶的份上还是买了吧”

抢过朴志晟手上的牛奶,走到了收银员面前,

 

“不用袋子,谢谢”

从背包里拿出两个帆布袋,

 

“看什么呢,快过来放东西呀!”

用手招呼着让朴志晟过去,

 

“啊,嗯!来了”

钟辰乐付钱,朴志晟在旁边把东西装进袋子,

拿着两袋的菜走出了超市,外面很热。

 

坐上自行车一路通畅,

回到钟辰乐的公寓,

开了门朴志晟在把菜放进冰箱,

钟辰乐在一旁把长裤脱了,

拿着放进洗衣篮子里的时候,

 

“哒”

 

的一声,有什么东西掉落的声音。

仔细一看,是一张纸头裹着什么。

 

“嗯?”

 

好奇的打开来,是一张SD卡。

纸张上写着,

 

{致 仁俊&东赫最爱的辰乐,

 

这是从认识你到昨日为止我们拍的所有照片。 

 

希望你以后的一切,

也有爱你的人为你记录下来。

如果还有见面的机会,

一定,一定还会给你拍很多很多照片!

 

By 最爱辰乐的仁俊&东赫}

 

 看得出第一段落是东赫写的,下一段是仁俊。

 

“辰乐?”

 

“辰乐?”

 朴志晟的喊声朦胧的靠近钟辰乐,

 

“志晟啊,你能帮我拍照吗?”

低着头用长刘海遮住自己的脸,

鼻子里好像是被滴了柠檬汁的酸痛。

 

“能啊,反过来,我可以拍吗?”

“可以啊,当然可以”

 

折叠好纸条,走出浴室,拿出了抽屉里的铁盒,

打开盒子里面有很多小东西,

 

 

 

有,有裂纹的蓝色玻璃珠。

是白璃从海滩的沙堆里挖出来的,

兴高采烈的说“是哥哥最喜欢的蓝色!”要送给他。

 

 

 

有,一对银戒指,女戒上是颗小小的钻石。

是钟月玫跟林荷的结婚戒指,

设计如同他们的爱情一样的简单。是母亲的遗物。

 

 

 

有,李东赫跟黄仁俊给他编的手绳,

听说一开始是李东赫想自己一个人做的,

但看教程看了大半天还是不会,

最后还是让黄仁俊帮他一起做,

结果发现黄仁俊也是想编手链给钟辰乐。

 

两人就各自做了一根,然后再把它们变成了一根,

说“多好,一次就能端平一碗水”

 

但钟辰乐舍不得,只有重要的日子才会戴。

 

 

“这是?”

朴志晟走来,看向铁盒,

指着,一条已经泛黄的白色丝带。

 

“这个?”

“嗯”

“这个,祖父给我的”

 

“听说是祖母年轻时候,

每次跟祖父约会都会带的发带”

 

“啊?那为什么要给你这个?”

“好像是说,想放祖母走了”

 

“嗯?”

 

“不大懂吧?”

“哈哈,不懂很正常,因为很复杂”

“以后告诉你,先做完饭吃吧”

 

“好”

 

跟钟辰乐一起走近厨房,

 

“你要做饭?你会吗?”

堵在厨房门口问,

 

 额。

 

“不会”

“那你?”

 

“但是我今天中午看视频记住了做土豆汤的方法!”

振振有词,很有自信的说出,

 

“噗”

 

这语气,还真是个顶天立地的好孩子,

 

“记住了方法,跟会做,是不一样的!”

看这傻子样,能有可爱,就有多可爱。

 

“啊,那,那你教我,可以吗?”

也,也是,还没做过来着,有点丢脸…。

 

但是会了不就可以了?

 

“这么喜欢?”

 

“嗯”

还好吧,就是想以后做给你吃。

 

 

 

“行,那你认真听课啊!”

 

“好的!”

 

教朴志晟做饭是一件多么需要时间的事情,

钟辰乐今天算是知道了。

 

从来没有人会问他,

 

“这肉就这么洗?不需要什么,那个,清洗的东西?”

 

 

 

也从来没见过有人往锅里放一块肉,

需要心理建设好几分钟,

最后还,还是被吓的躲到了他的身后。

 

做好的时候,已经是可以洗洗睡了的时间。

 

“哈,终于”

钟辰乐瘫坐在椅子上感叹,

 

“终于可以吃饭了!”

“对不起辰乐,一定饿坏了吧…”

表情一晴又一阴,底下头的道歉。

 

“你这人真喜欢道歉,虽说…饿是饿了”

说完想着什么,撅起了粉红的嘴唇,

看起来像是在撒娇索吻的小猫,

 

“…噗,但不至于饿到会坏掉的程度”

钟辰乐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

有些好笑的笑出声,

 

好笑啊,多好笑,

饿肚子不会坏掉,

 

但被爸爸爱,肚子会坏掉,

身体也会坏掉,

我也会坏掉。

 

这么想,爱是多么的具有攻击力的事情?

不觉得很好笑吗?

好吧,好像就只有我会觉得好笑。

 

可是,现在忘记吧。

在下周二的到来之前,我可以忘记吧?

 

 

 

朴志晟看不懂钟辰乐自嘲的笑,

 

“啊,是嘛,那好,我这就去盛饭!”

主动提出自己去厨房盛饭。

 

“嗯~”

 

爸爸,我可以忘记的吧?

我偶尔是其他人的也是可以的。

你曾经答应过我的啊?

 

那么我现在暂时不想归属于你,

我想飞进朴志晟的花园,当他园里的一颗幼苗,

有那么一天,我想开出漂亮的花朵,

坚定的告诉他,“我很漂亮”

 

钟辰乐在心里默默地暗示着自己的心,

不会有什么的,他只是暂时当了朴志晟的亲友,

并非恋人,他不爱自己,自己也不爱他,

那么他们之间,什么都不是。

 

 可是或许钟辰乐他忘记了,

 

爱的语言,爱的表白,爱的一切,

都可以被任何事情,行为,语言代替,

 

就像父亲喜欢把自己的白粉色,展示给合作商们。

 

就像是蒙住自己的那条白色的丝带。

与祖母的发带,母亲最爱的白裙上的蝴蝶结,

是那么的相似。

 

 就像是他对钟白璃的冷漠,

对白璃的厌恶,都是爱一样。

 

爱可以成为任何,也可以被任何取代。

 

 

他与朴志晟的感情,也被取代了。

被名为“不爱”的爱取代。

 

而他还未曾去看过,在那角落里躲着的爱,

是多么的纯白又脆弱,无助的等待着他的解救。

 

 

吃着饭,钟辰乐的胃有点在抽搐,

看着外面下起的毛毛细雨,

他感受到,有什么如那细雨般,

静悄悄地在不为人知的发生着。

 

像是回答他的疑问,手机的铃声响起,

朴志晟在自己的眼前,

那么就只有那么一个人类才能联系到他的世界。

 

接起电话,

 

“爸爸”

 

{乐乐啊,爸爸想你了,你今天回家住吧}

 

“好的,马上回家”

 

挂下电话,是死寂的沉默。

 

“我去换衣服,你今天就在这里睡吧”

起身,走向衣柜,换上与昨日相同的衣服,

 

“辰乐”

朴志晟走到他的背后,

 

“嗯?”

想往后看,却被他的疼痛裹住,

 

疼痛?

啊,疼啊,很痛。

 

被撕裂的疼,被剥夺的痛,被抛弃的疼痛。

你又要穿着那洁白的衣,去向哪儿里被染黑?

 

我又是什么,又是什么去阻止你,拯救你的坠落。

 

“没什么,路上小心”

不敢抱得太紧,

只是想用,这无去处的疼,让你不要太痛。

 

都说负负得正,

如果我的疼,跟你的痛,

在一起就能得幸福,

该多好。

 

 

无言的时间过去,走出门,

不管钟辰乐怎么说朴志晟都要送他下楼。

 

“快去,快回”

快点回来,快点。

 

朴志晟的心是被团成团的纸,很是糟乱。

 

“好,嗯嗯?”

钟辰乐对着朴志晟撅起嘴唇,

 

“嗯…”

回应他的索吻,咬着他的唇,

有些在颤抖,是在害怕吗?

为什么会害怕。

 

“那,我走了,明天见,拜”

进了出租车,手掌爬在车窗上,

嘴巴好像在呢喃着什么。

另一只手挥着跟他道别。

 

 

朴志晟,我们,今天为止了。

爸爸只会在他生气的时候,

才会破例的让我在周二除外的天回去,

而我最近没有做任何让他生气的事情,

除了,

除了跟你认识之外。

 

“啊?”

他看不清钟辰乐在说什么,

在车窗上敲了敲,

 

车窗被调下,看到的是已经红了眼的钟辰乐。

他伸出手,托住他的脸庞,再次落下吻,

 

“你问我,为什么想跟你交往,不是吗?”

“我仔细想了想,好像都是自私的理由”

“想跟你交往,是因为那时的我贪婪的,

想活在美丽的世界里,就算可能会很短暂”

 

“就算可能会让你难过,但是我害怕了,

所以我们,朋友就好”

 

“你不要爱我,也不要喜欢我,

但是,我爱你”

 

哭着说完,关上了窗,

坐着白色的出租车离开了。

 

朴志晟听不懂。

 

“…我,爱你…?”

 

那么,

我又该是什么样的感情来对你表白我的爱?

你不喜欢我说爱你,你不爱我说喜欢你,

又还有什么样的话语可以来代替我的感情?

 

又是什么?你要离开了?

在我平静的生活里,

你的声音,毫无预告的想起,

现在,你又毫无前奏的结束了

 

或许会有我不知道的事情,

但是我都知道了,

不管你是一个还未长大的小孩,

还是你是一个有着与经历不符的可爱的少年。

 

还没能看清你,你就剥夺了我的权利。

 

为什么是自私?

我这毫无波澜的人生里,如果有你想要的,

尽管拿去吧,作为代价,让我留在你的身边。

 

我做了绝悟,你知道吗?

可能永远只能看着你痛苦的在那深渊里挣扎,

我也想成为唯一见证你最后一刻的那个人。

 

交往,是自私?

但我连个恋人都不是,

现在唯一的身份也被你撤回。

这样的你,才是自私的。

啊,钟辰乐,

你好坏。 

 

站在原地,淋着逐渐变大的雨,

 

对钟辰乐的离开,

他感受到的是怒气,无处发泄的怒气,

 

多么的自私?

他不是又在逃?

他不想承受后果,

他害怕的是什么?

 

朴志晟现在知道了。

 

他怕的,不是会长,是朴志晟。

 

可是啊,我宁愿被欺凌,被辱骂。

而不是被你一言不语的抛弃在这。

 

“不允许…”

 

“钟辰乐”

 

“我不允许你这么擅自的离开”

 

人生里第一次这么大声的嘶吼,

却被雨声淹没在这空无一人的公寓下。

 

“师傅”

 

朴志晟打通了出租车师傅的电话,

十分钟后司机就到了公寓,快速的坐进出租车。

 

“小伙去哪儿?”

朴志晟拿出手里的便签,

“去这里”

“好嘞”

 

便签上的地址,

是趁钟辰乐睡着,偷看手机时知道的,

觉得以后会需要,记了下来。

没想到,这么快就会用上它。

 

家。

 

钟辰乐到了家门口,站着,

任由温热的雨打湿自己的身体。

只为父亲对他的惩罚能轻一点。

 

“哈”

 

吐掉出租车里让他恶心的塑料味,

吸进这让他更恶心,家院子里的白玫瑰香。

 

 

事到如今,已经不会再去欺骗自己,

什么狗屁话?爱上他?不可能。

 

我恨他,

 

但是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无奈。

 

只有爱着爸爸的“钟辰乐”才能守护住妹妹的哥哥。

 

那么刚刚对朴志晟的那些话又是什么?

真假参半,如朴志晟所说的那样,

我好像就是一个撒谎精。

 

撒着不着边际的谎,只为了保护自己。

 

明明这个空虚的心室里,

已经没有什么好去保护的心脏。

停不下来,也不能停下来,

他知道,当他不撒谎的那一刻,

 

就是朴志晟死亡的那一日。

 

他会像死于“车祸”的父亲一样,

而我就是妈妈,心爱的人被剥夺,

独自一人的我,只能属于爸爸。

 

 

妈妈曾经也是这么痛苦的吗?

 

当一个孤儿,真的好痛苦。

当一个胜利品,真的好痛苦。

当一个爸爸心爱的美术品,真的好痛苦。

当一个要去保护谁的保护盾,真的好痛苦。

 

 

 

但,至少,

至少我要让朴志晟继续活下去。

可能等会,会有一点痛,

我的痛能换得他的命,

那,那么一点痛又算是什么?

 

————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