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车*

Description

 

-

 

我说,你有过彻夜难眠的时候吗?

 

我蛮少的。在年龄再小点的时候,我的生活完全跟我小名相同,乐乐,每天早晨一睁眼就笑着,旅途前头有尝不完的甜味,怎么可能会失眠。那时黄仁俊还靠近我,歪着头问,钟辰乐,你怎么可以每分每秒都那么幸福?

 

同样的话我还给他,生活处处埋伏着惊喜炸弹,根本没有理由不幸福啊,对不对?哈哈,他是羡慕嫉妒恨,而我,永远是世界上最可爱,最快乐的小孩。

 

“好吧,我承认你是世界第一可爱的小孩。”

 

黄仁俊经常揉我的后脑勺,把我当作玩具小猫。他可喜欢小动物了,但我不喜欢他把我当小动物,因为我那时梦想变成rap star,全世界都能喊我一句欧巴。

 

不过我也想,真好,我能和黄仁俊一起在韩国出道诶,我们拥有彼此的独一无二,我知道无论什么时候,他永远会在背后挺我。

 

钟辰乐,你会是永远快乐的小孩。

 

但是,我还是有那么点烦恼的。

 

例如变声期嗓子卡成磁带啊,例如必须熬几天夜练习新舞台啊,例如语言不通啊,水土不服,吃错东西拉肚子,还有游戏不能连胜。例如黄仁俊拿欧巴调侃我。

 

不是我说,人人都有点黑历史,真以为我没见过黄仁俊演戏的时候啊,就那么一丁点的黄仁俊,背着小箩筐,手围在嘴边变成大喇叭,可怜哭着喊欧莫尼。我不仅循环看,我还要在镜头面前学!

 

不过黄仁俊喊我哥哥,我莫名有点满足感。

 

干,我不会是变态吧,特此声明,老子百分百喜欢女的!绝对不是我太夸张,因为后来李帝努神秘兮兮跟我说,他和我感觉是一样的。

 

我们都把这些奇怪症状,归为黄仁俊的罪过。

 

怪他眼神太亮太纯真了,比女孩子还让人心痒难耐。签售或者参加集体活动时,路旁那些粉丝都会尖叫黄仁俊漂亮,我和李帝努默契相视一眼,相信我们属于正常人类。

 

所以李帝努在练习室隔间偷亲黄仁俊,我就当没看见。

 

“钟辰乐,我在东北的时候,看过漫天的雪花!”

 

这个冬天,黄仁俊在韩国第一场初雪后,超夸张地对我讲,震着我耳膜疼——搞得我好像没看过一样。

 

我家上海外滩有次飘雪,白花花的棉絮,夹着黄浦江对面城市霓虹灯光,比这还好看几十倍,我想领着黄仁俊见识见识,但总找不着机会。

 

意外的是,黄仁俊虽然出生在吉林,居然比我还怕冷!他老是吐槽我房间像北极。我说我还年轻呢,血热,你常来转几圈就暖和了。

 

黄仁俊偶尔会来,但来的不勤,他也很多事情。但wayv的哥哥来韩后,他就来的多了,因为锟哥他们也会往这跑,黄仁俊爱缠着他哥。

 

有时候他扑空,就会顺便和我吃个饭。

 

我是想象力特丰富的那种人,你知道吧,所以不怎么敢看鬼片。不过今天突然心血来潮,我拉着总是吃完就跑的黄仁俊,说想看恐怖片,他听完一抖,全身都在拒绝。

 

嘿嘿,拒绝也没用。他被我摁着留住,虽然最后翻半天,我先揪着他衣袖发怂,还是没看成。

 

寒冷冬天,日照变短,天黑黄仁俊就留下来了。他得陪着我,我光看那些血腥海报就不敢睡觉。黄仁俊抿着唇,心情好像很好,特喜欢我疑神疑鬼的样子。

 

无语!明明是我想看他害怕得楚楚可怜,然后跳起来躲我怀里。结果是他抱着我,完了还说一句,“钟辰乐,你怎么害有奶味啊?”

 

我立马炸毛,牙齿往他锁骨怼,“别搞,你身上害有甜味呢,仁俊弟弟。”

 

咬他一下怎么了,黄仁俊也总爱挠我痒痒。可是我发誓,黄仁俊居然真的是甜的!他是不是往锁骨抹了蜜糖啊,我咬着咬着,忍不住想舔。

 

“钟辰乐你闹啥,很痒啊!”

 

我这个角度,可以清楚看到黄仁俊喉结,他在吞口水,搞得我脑袋也晕乎乎,直盯着他薄薄的嘴唇看——粉红色的,特诱惑人,我以往居然没发现。

 

难怪李帝努会喜欢。

 

电影里面的心跳背景音,是现在这个意思么?我没谈过恋爱,做偶像也得有职业操守啊,搞到现在,我好像还没正儿八经喜欢过什么人呢 ,居然先对黄仁俊春心萌动了。

 

我收回牙齿,双手撑在黄仁俊脖颈边。

 

我认真看着他,他也认真看我,眼里有点水雾,很漂亮。

 

然后我情难自禁,就跟他接吻了。

 

舌头刚伸进去的时候,黄仁俊忍不住肩膀往后缩,被我一把压在床上。发育过后,现在的他比我要小一个型号,可以被我完完全全笼罩住,这让我有点微妙的满足感。

 

他的唇和他的肌肤,都好软,容易上瘾。好吧,说实话,其实黄仁俊不是甜的。但对我来说,他是甜的。

 

没有矛盾,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是这样。我可以横冲直撞,笨拙咬他的唇,咬他的舌头,黄仁俊都被迫接受着,温柔到似乎没有底线,总保护我还剩下的孩子气。

 

当然,他脾气也够冲。

 

“我去,钟辰乐你够了哈!”

 

我还脑袋发蒙呢,刚开窍,黄仁俊就把压在他身上的我扒开了,有点生气,差点没爬过来揍我,然后自顾自低头整理凌乱衣领,耳根红红的。

 

喂喂,虽然恋爱没谈过,可黄片我看过啊!现在这个氛围,不就是那个意思吗?

 

可黄仁俊除了裹好被子睡觉,压根没鸟我。

 

为什么李帝努可以,我不可以啊?

 

我不明白,然后就失眠了。

 

虽然我还是很喜欢打游戏,但我想我是不是算长大了。以前我总想成为别人,例如我的偶像:无双里的周润发,或者斯蒂芬库里,yyds!再后来成年时,我决定要成为自己,成为钟辰乐,更好的钟辰乐。

 

黄仁俊喜欢的钟辰乐。

 

我躺黄仁俊边上,睡不着,睁眼闭眼都是刚刚的他。最神奇的是,第二天我吃饭时,眼前还是他,听歌时,他还在,跳舞时,他是真实的了——因为他捏我脸会疼!

 

我怀疑如果有失忆药,黄仁俊绝对出重金往我嘴里灌。那点心思被他发现后,我更没什么角落可以躲藏了。我只是想要在他心里,挤一个小小特殊的位置而已,不可以吗。

 

或者那个位置,早就被占满了。

 

我拿着爱的号码牌,回到韩国住的房子,空荡荡的,daegal还在窝里睡觉,我特想跑回宿舍缠着黄仁俊,最后只是像提线木偶在弹钢琴。

 

我不是那种把情绪写进歌里的人,哦莫,想想都很肉麻!我想黄仁俊的时候,我就直接打电话去问他在干嘛,要不要约饭。

 

黄仁俊总比我想象中忙,跟我聊多几句,就婉拒了,理由是练习,减肥。他总不能体会我给他打电话背后的含义,或者开始躲我。我想也没事,我还有很多人能找。

 

找了一圈,结果都是来看我的狗。

 

没有意思。

 

回想我能逮到黄仁俊的时候,十有八九他是和李帝努缠在一起。李帝努这人的下肢仿佛装了磁铁,硬要往黄仁俊身上贴着,搁哪都演十八禁呢,看了就不爽。

 

黄仁俊看到我会有点僵硬。他其实不太会装,还以为自己很擅长,所以特容易看出不自然。我学会弯着嘴角,上去打趣他俩,黄仁俊才肉眼可见放松了。

 

钟辰乐和黄仁俊,和解。

 

我想着,反正别不理我就好。

 

李帝努不知道我和黄仁俊的事,还是爱隔三差五跟我分享黄仁俊的点滴,让我出谋划策。我不在乎他们这个月吵了几次架,反正最后又会如胶似漆,而我只能眼巴巴看着他们你侬我侬,在阴暗的地方躲着练习亲吻。

 

后来我和他出去撸串的时候,黄仁俊说,冲动会让人混淆喜欢和爱,还说小孩特容易把小事升华,其实回头看看都不是事儿。搞得他很成熟很牛一样!

 

烦,我捂住单边耳朵不听,往他盘里丢烫牛肉。

 

黄仁俊和钟辰乐,这辈子怎么可能分开呢。

 

可黄仁俊和钟辰乐,不可能比爱人更亲密。

 

我追逐他的热量,像黑夜洞穴里的火车,跟着面前一点光的轨道跑。我很少坐火车的,但我知道的是,黄仁俊说决心要参加sm选秀时,和父母拜拜后坐的就是火车,还丢了一部手机。

 

我想感受他经历过的,想体会他的知觉。像想知道,我亲他的时候,他舒不舒服,会不会跟我一样,有快让人呼吸不过来的心跳。

 

这个世界上,漂亮美好的东西都有时限,我也清楚,很多东西看着很好,在身边很短暂,带不走留不下。

 

黄仁俊还是我的哥哥,漂亮的哥哥,虽然我从不愿意叫他哥哥。

 

我有很多哥哥,但是只有一个,在我还听不懂韩语的年龄,凑近耳朵给我逐字翻译。在我十五岁许愿闭上眼时,举起我的手给我投票。在我慌张的吻里,因为难以启口的冲动,成为我青涩的性启蒙对象。

 

他总在我所有不确定的瞬间,告诉我,钟辰乐,你都可以做好的,我会陪着你。

 

我有时想对黄仁俊说,你知不知道,我好爱好爱你。可还是算了,我会起鸡皮疙瘩,而且那一点都不酷,不是我的style,谁都不能当永远的小孩啊,我得慢慢学会自己飞起来。

 

其实我有点害怕,我希望他能牵着我。我在来福小镇时,跟朴志晟买了好几架玩具飞机,放飞时信心满满,可全都飘到我够不着的地方了。

 

对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电影的关系,昨天的我又做梦。梦里有很蓝的天,很绿的草坪,很白的大风车。不是滴溜溜转的五彩大风车,是纯白的,象牙白的大风车。

 

风吹很大,黄仁俊很瘦,穿着鼓风的白衬衫,在前面牵着我跑。他说钟辰乐,快点!我们要迟到了,等下会被舞蹈老师骂,都怪你这个小鬼要跑出去吃什么麻辣烫。

 

我说妈的,黄仁俊,不是你要死要活想吃的吗,现在怎么还怨我!

 

话是这样说的啦,可那个地方好漂亮,而且只有我们两个诶,黄仁俊牵我的手好暖好舒服。我其实很喜欢的,想着就算请病假翘课,和黄仁俊在这里呆久一点也没关系。

 

可是再一眨眼,风车消失了,他也不见了。

 

我说钟辰乐,你该长大了。

 

 

-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