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nbin朴元彬🎸x你】郁春终章


《郁春终章》

那天中午那扇银色的门被关上之后,整个别墅瞬间变得空荡。
沙发上的毯子和吃到一半被夹起来的零食是过去式,门的居家拖鞋和床边的情侣睡衣是过去式。我和朴元彬是过去式。

我那天回了自己的出租屋,手机早已不知所踪,于是我只能用家里的备用机给小咪打了个电话。
那边嘟嘟两声,小咪接了电话。
她先是很震惊焦急地问我为什么人间蒸发了这么久,说完之后就忍不住开始吐槽,我的父母和妹妹不让她报警,说太丢人了,他们宁愿相信我是死了。
之后又开始哭。
我解释说我只是去旅行了,手机弄丢了想着干脆就不要了,想体验一下脱离社交的生活。
这是我一早就想好的借,我撒起谎来一点都不脸红。
小咪依旧哭得很伤心,说起码需要跟她说一声。
我只能不停地道歉,安慰她说我没事。

需要处理的事情很多,但是意外的都很顺利。
比如工作方面,家人方面,还有房东那边的事情。
处理完之后我仰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一直到天暗下来,门没有传来朴元彬的做饭声时我才反应过来,我现在已经逃离了朴元彬了,我不再是朴元彬的金丝雀了。
我好像应该开心,而不是此刻躺在这里,觉得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反而心脏一阵阵酸胀。
原来是这样的,被朴元彬关起来之前的我原来一直过的是这种生活。原来我一直追求的自由,也不怎么样。
我闭上了眼,选择用睡眠来阻隔孤独情绪的蔓延。

我梦到朴元彬了。梦里是小时候,朴元彬和我并排坐在一起,像往常一样寻常的聊天。
不一样的是,在我倾诉完自己的烦恼说没有人爱我之后,朴元彬没有选择保持沉默,而是把他那个幸福却又痛苦的烦恼说了出来。
他青涩却真诚,“有人爱你的,有我会爱你。”
我没有回答他,不是因为我不想。
而是我梦中的画面倏地切换到断裂的手链,满地的珠子,朴元彬离去的背影和爬满常春藤的银色大门。
最后闪过的是朴元彬听到我平静地说想走之后,那带着泪的眼睛。
一切回忆都如有实质地扎在我心上,我在那一刻被惊醒,眼角带着泪。
身上没有朴元彬盖的毯子,我手脚冰凉。

隔天晚上,我准备出门找小咪时在玄关接到了朴元彬的电话。
其实我不知道是他的电话,没有备注,我以为是快递就顺手接了。
接通之后对面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直到我开问了一句“你好?”
电话那边忽然传来急促的喘气声,持续了两三秒钟之后电话被挂断了。
电话又回拨过来,那时候我已经猜到是朴元彬了。
我故意挂断了电话,心里想,如果他再打一次就接。
其实我是在猜测朴元彬不会接着打,因为他就是这样的人。
坚强又脆弱,勇敢又敏感。
一切都是因为我而已。
果然,被挂断之后我等了几分钟,电话都没有再响起。
我了然,开始对着镜子收拾自己,在又一次准备打开门走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
那一秒,门外响起了同样的铃声,隔着一扇木门,清晰却失真。
我心脏忽然猛地跳动,手颤抖地挂断电话,门外也传来电话被切断的声音。
是朴元彬。
我把手机关了机扔在一边,缓慢走上前,拧开了门。
走廊的声控灯没有亮,我却能看见朴元彬穿着白色的衬衫,打着长长的黑色领带,穿得很正式,却只是垂着头看着我,像那晚离去时一样颓丧。
昨晚做的梦后劲再一次反上来,我眼眶一瞬间就湿了。
朴元彬忽然很慌张,他大概没想到我会哭。
但是他不知道此刻以他的身份应该有什么样的动作,毕竟他这次来只是想道歉和道别。
他站在原地手忙脚乱,甚至想把外套拉起来给我擦眼泪,直到我朝他张开双臂。
他犹豫了一秒,然后紧紧地把我拥在怀里。
我终于能够放肆的哭,因为这是朴元彬的肩膀。
十四岁时的我只敢在朴元彬身旁哭,因为只有他是我永远的支持者。
十年后的我也一样,没有任何长进。
但我也不需要长进。
我感受到,朴元彬颤抖地搭上我的背,轻轻拍了两下。
是饱含陌生感的,我明白我的话伤他多深。

我把眼泪都抹在他衬衫上,偏头在他脸颊上亲了一。
朴元彬原先轻轻拍我肩膀的手瞬间顿住,他猛地很用力地把我抱紧,我们两个的内脏仿佛要隔着皮肤交融。
我喜欢这种感觉。
他把我抱在怀里,让我用脚勾住他,我于是牢牢地被圈在他的怀里了。
鼻尖布满熟悉的味道时,昨天晚上的梦又出现在我脑海里。
那伤心又漫上来,我忍不住贴在他上亲了好几下。
“要做吗?”我开才发现自己声音在颤抖。
朴元彬没有回答,他只是关上了客厅的门,抱着我往房子里走。
他推开一个门之后,我想到什么之后猛地又把头埋起来,小声地说“这不是我房间。”
他打开灯,看到的是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床铺。
“那是谁房间?”他声音发哑,在问的同时还颠了两下怀里的我,像哄小孩。
“好久之前翻日记的时候,想着哪天你回来可以来我家住……就收拾了一下。”我记忆也是忽然才漫上来,毕竟这个房间经常关着,我想不起来很正常。
朴元彬好像忽然爽了,他轻笑了一声,把灯关上,走进了隔壁我的房间。

朴元彬一进门就把唇贴上来和我接,仿佛进了自己的舒适区。
在的间隙间还轻轻地将我往床上放,然后欺身压了上来深入这个。
他并不急着进入正题,只是把手伸进了我的衣服一直摸我。
感受到他触碰到的每个地方都变得炽热之后,他扯了一下自己的领带,问我“有那么喜欢吗?”
“……不喜欢。”我喘着气硬道。
“不喜欢?”他又轻笑了一声,把那领带给摘了下来,很熟练地将我的手捆住,我于是动弹不得。
我哑言,“没想到你还喜欢玩sm。”
“误会了,只是喜欢支配你而已。”他边解衬衫的扣子边顺着我的往下亲,一路到了小腹。
在他身下微微颤抖,心脏狂跳的我此刻才意识到,在别墅那段日子朴元彬是有多纯爱。
怀念了。
……

“朴元彬……嘶……你是狗吗?再咬…”
“宝宝好爽多骂几句。”

“我手好痛…给我…”
“叫声老公听听。”
“死不要脸…”

“老公…”
“真乖。”

最后朴元彬操我的时候用手抓住了我的大腿,这时我才模糊地看到那天断裂的那手链又回到了他手腕上。
和断掉之前一模一样,就好像从来没有坏过。
可那略显廉价的手链旁,是一很正式很漂亮的护身手链,此刻随着它新主人动作轻轻摇晃着。
上面的四叶草轻轻颤抖,我的眼泪也落下来。
一秒,两秒。
朴元彬留意到,适时地在我眼尾落下了一个,我的眼泪被掉。
今后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一定会待在朴元彬的身边,这次不是他囚禁我了,而是我困住他。
我十年前的愿望已经实现了,十年后的今天,我要许下新的愿望了。
当然,这次朴元彬也会替我实现的。
我要他永远爱我。
 

Comments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comment
No comments yet